一直昏迷不醒的愛倫,被瘋子上前抱起。

看到那可愛的面容,忍不住用手溫柔的捏了愛倫臉頰一下。

不知道剛巧醒來,還是被瘋子這個無意的動作,竟然慢慢的睜開雙眼。

睜開雙眼的一刻,發現自己被一個陌生人以公主抱的形式抱著,顯得不知所措。

環顧四周,發現自己的熟人都倒在地上,意識到不對勁,並開始掙扎起來。





看到這個掙扎的樣子,瘋子開始大聲地笑了起來。


“沒錯了!就是要這個樣子才令討喜的。”

看到這個瘋子開始發起瘋來時,愛倫掙扎得更利害,並開始抽泣。

“快放開我呀!”

身為小孩的愛倫,即使用盡氣力,全身不停的扭動,仍然無法逃出瘋子的懷抱。





聽到愛倫的呼救聲音,某些受傷並不重的守衛開始站了起來。

“快放開小姐!不然有你好受。”說這話時底氣卻嚴重不足。

雖然口裡這樣說著,不過自知根本無法阻礙對方的行動。

先不論對手實力如此強大,現在還要手持人質,根本連一絲希望都看不出來。

看到這個畫面,瘋子非但沒有露出一絲不悅,相反更是瘋狂的大笑起來。





“你們來得正好。”然後向著愛倫說︰“給你看一點刺激的畫面。”

說後全身再次扳上那件隱隱約約的綠光盔甲,手指指著其中一名守衛。

風刃!

瘋子所施展的風刃與其他人不同。

別人的風刃招如其名都是像揮劍的軌跡然後再發射出去。

而瘋子的風刃竟然是集中一點。

不但速度感十足,而且還能聽到劃破空氣的聲音。

只是簡單的一擊就把眼前這名守衛的手輕鬆的切下來,整隻手臂斷得有夠誇張,竟然還得飛上天,再掉下來,整個過程血液四濺。





啊!

被割下手的守衛,痛得呱呱大叫,無助的望向身體的同伴。

可惜的是,在場人士無一能幫助他減輕任何痛苦,只能按實傷口,減少血液流失。

看到這一幕的愛倫,不忍心的閉著雙眼,希望一切都是在做夢。

瘋子總要做著瘋的事情才叫瘋子。

竟然用手指硬生生的撐開愛倫的眼睛,要她看著整個過程。

痛苦掙扎的愛倫不停哀鳴的叫著,而瘋子卻在旁邊的大笑。





“你開心嗎?他們是因為你而受到傷害的呀?”

瘋子利用各種的手法,令愛倫先從心理開始崩潰。

原本已經失去了意識的LL,被愛倫的哭叫聲,拉回了現實,右手的手指抖動了一下。

這一點動作,瘋子竟然能夠察覺得到︰“呵,又有玩具能夠繼續玩了。”然後對愛倫說︰“抱歉!雖然你是一個好玩具,但我對挑戰性高的玩具比較有興趣,所以接下來可能要為難你一點了。”

愛倫的哭叫聲再次變得更大。

趴在地上的LL,終於清醒過來。

剛清醒過來,左邊身的痛楚又傳到大腦,無盡的痛苦不停刺激全身。

“喂喂喂!看看這邊,雖然不認識你,但這個人應該對你很重要吧?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這時忍著痛楚的LL,模仿對方的笑聲。

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裡的瘋子,想像過無數畫面。

有想像過對方可能會在跪地求饒,亦有想像過對方可能會咬牙切齒的看著他,再有想像過對方可能會涕淚滿面的不捨,卻從沒想過對方會傳來和自己一樣的笑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