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很脆弱的人呀!”

從遠處聽到有嘈雜的聲音,卻因痛楚太超過,掩蓋了聽覺,根本聽不到對方的說話。

痛苦的趴在地上,右手盡全力的抓緊地上的泥土,更是把地上的泥土抓成五條大坑,透過施力分散注意力。

雙眼慢慢閉合,意識開始離開了身軀一樣,身心疲倦的想著︰“很累了。只要暈了就不會感覺到痛了。”然後雙眼終於閉合了。

瘋子蹲在LL身上,看著對方的表情說道︰“噫!受了這麼重傷,竟然是目無表情,給點痛苦的表情都沒有,看來是不怕死的人。”然後接著說道︰“不過呢,每個人都有痛處,只不過你的痛處不在你身上而已。”





站了起身,拍拍手上的灰塵,轉了一圈︰“哈哈哈哈,你好像是來救他們的說。”

路易斯的沒有遲疑,風刃隨即用上,兩道綠芒隨即而發。

兩道綠芒比起初次見面是不僅大了起來,速度也長了不少。

可惜的是眼前這個對手太強了,這種攻擊根本毫無威脅,一兩個動作即把風刃攻擊避得一乾二淨。

自知自己實力的路易斯當然不會以為這道攻擊能有什麼作用,然後全身上下披上薄薄的綠光。





“哈哈哈哈,這種程度竟然想著和我鬥?”

話後自身同樣全身上下披上綠光,不過這人的綠光不單高強不少,而且還要隱約的看出有盔甲的外型。

要知道在這個魔法世界,生產力極低,人民生活都是依靠自己的術式,連耕作也是用元素操控。

所以騎士們都不是身穿盔甲,只穿上簡單的布裝,很多百姓連見都沒有見過金屬制品,是極為落後的社會。

若是有人提劍或身穿盔甲,這人絕對是不可惹少,非富則貴,其地位不亞於將領的身份。





同樣的有這種術式的瘋子,顯然不是個小角色。

二人交戰連一會合都沒有,就已經倒在地上,口吐鮮血,再也站不起來。

“唉,真的很無聊哦!被那兩隻小小兔還要差。”失望的瘋子雙手叉著腰,彎下身地看著倒在地上的路易斯。

與以往的做法一樣,永遠不下死手,只是打殘對方,看著對方不甘的表情,是他最大滿足感的來源。

“你們一排排的圍著她,她是誰呀?。”用輕佻的態度,指著愛倫問著某個守衛。

“你……你別亂來…她…她是伊高領主的孫女。”被問道的守衛吞吞吐吐的道出,瘋子走的越近,口吃情況越嚴重。

“呵,伊高,曾經七大領地之一,現在土地都被其他人所佔領著,真不明白為何還能稱為侯爵,應該早早降為男爵,不不不,說錯了,應該是準男爵,反正再過幾年,你們都會在奧術會被搶光土地了,哈哈哈哈。”

那個守衛聽到對方的侮辱,氣得咬牙切齒,和剛才怕死的樣子完全不同,像個熱血青年喊出。





“士可殺,不可辱!”

果然在這個世界來看,榮譽比自己的性命是為更高,是這地的價值觀。

“哈哈哈哈,我就愛看你們這種表情了,恨得想把我碎屍萬段,卻不敢動一隻手指,我太愛你了。”

說完後,便當著眾人面前,慢慢的走向愛倫身旁。

眾人很自然的圍成一個圈,保護著愛倫。

不過他們根本沒有任何作為,才一瞬間,就被瘋子精準的用風元素各個擊飛。

原地只剩下愛倫一個。





“哈哈哈哈,可愛的小人兒呀,最喜歡就是虐待你們這種小生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