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邊身已經累積多處瘀血,並且開始發紫。

手腳已經向外扭曲,其心理質素比較弱小的人都不忍直視。

拖著這個半壞的身驅,卻發出令人不寒而慄的氣息。

銳利的雙眼彷彿能發射帶著殺氣的紅光,其怒火撲向的不是別人,卻是自己。

眼前這個慘不忍睹的身驅竟然令目中無人的瘋子感到有威脅。





這種心情好比一隻成年的羚羊,看到一隻剛出生的幼獅一樣。

雖然羚羊在各方面都絕對比得上幼獅有餘,但是刻寫在基因裡的感覺卻揮之不去。

此刻瘋子連呼吸都忘記一樣,強制性的靜止般,站在原地。

​“前臂的橈骨和尺骨都斷裂,肱骨外翻,肩膀脫臼,並且多處有碎骨,還壓著幾處神經線路和血管,腳部與手部情況都略為相此。”只見LL看著自己的左手手臂和左腳,喃喃自語的道。

他就像能望穿皮肉,直接看到身體內部的情況一樣。





緊接著就是用右手,以最簡單直接方式,強硬的把向原本外翻的手臂扭回原狀,整個過程令人側目。

一連串的操作,連看著都會令人感覺得痛,但他本人竟然如沒有痛覺般進行。

若非是瘋子有強大的心理素質,早已經嘔到滿地都是。

手臂內的移位的骨頭回到原來的樣子,被壓著的神經線路和血管開始暢通起來,血液再次流通,發紫的部分得易緩和。

雖然外表看來好像康復,但內裡依然有著無數問題。





由輕微的微絲血管的爆裂,多處骨頭變成碎骨,肌肉壞死,到最嚴重的神經線壞死等等。

而現今醫療水平科技看來這支手臂和廢了沒有兩樣。

拿出搶過來的匕首,如飛刀般向著瘋子飛出。

對於瘋子來說,這根本不構成任何威脅,即使他才剛剛反應過來。

​“好好的上古神器,當成垃圾的掉。”瘋子雖然瘋,但戰鬥起來還能分析戰局。

準備避開的時候聽到對方大喊︰​“用火。”

​“用火?”疑惑的瘋子思考著對方用詞,並仔細留意守衛們和路易斯他們,但此時不是躺在地上,就是暈在地上,根本沒有誰能稱幫得上對方一手。

用疑惑的同時感到手上開始發熱起來,下意識的揮擺手臂,不小心甩了手上的人質。





原來用火的不是別人,而是手中所抱的小女娃。

當初每日練習的小小火焰,想不到今天竟然有用武之地,誰也意想不到有這種效果。

不過人體內有七成是水份,要加熱到出火所需要的能量比木杖所需要的能量是不可媲美,所以只能令瘋子感到熱了一熱。

由於身向一邊閃避,手向另一邊揮擺,愛倫和瘋子終於有了一點小小的距離。

身體微微向前傾,僅以單腳所爆發的力量,一下子跳到對方身前。

這對瘋子來說根本不足為懼,反而引起瘋子起了興趣,準備和LL來個近身肉搏。

“你還差點火候。”瘋子只避不攻,開心的愚弄對方。





很快LL處於下風,即使沒有痛覺,也不代表體力是有著無窮無盡,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體力消耗得飛快,後繼不接。

再者對方一直帶著玩弄對方的心,並沒有任何殺意,自然不能依靠對方的殺意來預判對方的動作。

最後加上所謂雙頭難敵四手,現在變成單拳難敵兩手,情況險峻猶如雪上加霜。

即使在完好無缺的情況下都會比對方碾壓,更何況現在呢。

處於下風的LL突然靈機一動。

“哈哈哈哈哈。”

正當瘋子生起玩弄對手的興趣時又再次聽到令他生氣的笑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