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在笑什麼,你瘋了嗎?”瘋子憤怒的向著LL咆哮。

為了笑出聲音,即使聲帶被震斷,仍然強硬用部份聲帶發出沙啞的笑聲,若非看到笑臉,其沙啞程度都已經分不出是否笑聲。

這是因為根據之前的觀察,只要有人當著瘋子面對發出笑聲,這個瘋子就會發怒。

巧妙的利用這一點,使對方發怒從而令對方想殺掉自己,然後使到自己感到殺意。

憑著這絲殺意,雖然並不直接,但能夠預知到對方會攻擊的位置,閃避起來還是比較容易。





這是一把雙刃劍,對手雖然產生殺意,但同一時間攻擊節奏頻率亦會變高。

憤怒中的瘋子攻擊手法開始變得單調起來,即使只有單腳的LL,每次都以極為驚險的身法避開攻擊,而且過程中還要面帶笑容,令瘋子更加氣憤。

“你別再笑!你別再笑!”這時他面部表情又再次變到如之前被紅髮跟班控制一樣,口水鼻涕都亂流。

看到這個面容內心不禁地想︰“真恐怖,不知他有什麼童年陰影,發瘋發到這樣。”

又過了數分鐘,LL身上又多出幾個小傷口。





若果在全盛時期加上走馬燈的加持,或許可以避開對方攻擊,但現在只能避開對方拳腳,魔法則極難閃避。

“你快被我虐死了!”

瘋子已經感覺到對方體力大不如前,速度變得越來越慢,已經準備最後一擊。

感覺到接下來的殺意極為巨大,而且直面心臟,LL亦同一時間準備好最後一招。

不知道是不是他喜歡手刃獵物,還是其他原因,瘋子沒有用自己的風刃,而是選擇以綠色的盔甲包裹全身並沖向對方。





速度雖快,但相比LL現在的反應來說,略遜一籌。

利用紅髮青年留下來的香囊,在對方到達前拿出內裡的材料,然後撤向對方。

香囊內的材料都飛到瘋子面前,遍佈整個人。

沒了聲帶的他,已經連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只見其口形︰“我的天呀!終於…嬴了。”

眼看勝利已經到手,同一時間整個人滿足的軟攤在地上。

不過剛攤在地上就聽到一把聲音︰“你以為這就奈得我何嗎。”

原來瘋子身外的那面盔甲就是一層由風元素制成的,換句話說就是體表外有一層流動的空氣,所以瘋子根本沒有吸入香囊內的囊膽。

對於LL而言自然是沒搞清楚,但聽到瘋子還能說話就知道出大事了,這絕對不是被控制的人能做的事。





已經倒在地上的他,雙眼回復到正常狀態,這表示脫離了走馬燈的狀態。

脫離了走馬燈的狀態,痛覺已經回來,除了左邊身的重傷外,還有啟動走馬燈的後遺症,雙倍感覺帶出雙倍的(享受)…

現在任何一絲移動都會感到劇痛,不亞於左邊身的痛楚,加上身體已經傷痕累累,想動都無法動。

另一邊瘋子的耐性完全喪失,希望盡快消滅眼前這個人,著急的程度已經蓋過了自己的本性,竟然選擇遠距離擊殺對手。

隨即手指指尖對準LL心臟,使用他獨有的風刃。

眼見綠光聚集於手指指尖越發凝實,絲毫無發動彈的LL平靜地想著︰“要死了嗎?”

然後安詳的閉起雙眼準備迎接死亡來臨。





正當綠光聚焦到指尖,發射在即,只在瘋子的一念之間。

“哈哈……。”

忽然聽到一把女聲,用驚慌的聲音斷斷續續的笑出聲來。

“誰!是誰還在笑。”

瘋子向四周暴怒起來,要找出笑聲的來源。

原來這把女聲是愛倫發出來,不忍心哥哥為了救自己而死,希望藉著此方法轉移瘋子的目標。

“不要呀,愛倫。”

可惜有口未能言,這句話只能在心中響起。





被轉移目標的瘋子把手中風刃對準愛倫,下一刻就準備發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