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醫療室,整個地方不小,並沒有什麼病床坐位,除了負責治療的聖女外,其他人都是站著,縱使如此醫療室內仍然水洩不通,一個個正等待聖女治療。

由於這裡有著多個當值的聖女聖子為大家治療,所以隊伍亦分成多條。

拖著半邊身子的LL,困難重重的終於從人群中穿過,剛好看到某名聖女使用回復術式的一幕,立即露出一臉認真研究術式的模樣。

“好痛哦!嗚嗚嗚…”

眼前一名小童手臂上只有一個小小的傷口。





只見聖女雙手合十,嘴裡唸著奇怪的語調,若沒有猜錯這應當是這個世界的經文。

當聖女唸經完成後,隨即小童傷口發出微弱的金光。

緊接著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起來。

“哦?這就是回復術式,到底當中又是什麼原理呢?還有是經文的力量?這算不算是詠唱?”

一路以來發現,這個魔法世界所有著的設定竟然和現實世界中的魔法故事,魔法動畫,魔法小說都有所重合。





難道只是有所巧合?還是當中有著無人發現的規則?就無從稽考。

在前方一名正接受治療的老傷者不停的喊痛。

“怎會這樣呀?”看到老傷者有劇痛的跡象,聖女變得慌張起來。

不敢停下手中的回復術式,什至還加大了回復術式的力量。

“救命呀!我更痛了。”





老傷者的痛楚叫聲引起在場其他人的注意,當中不乏前來吃花生的LL。

不一會,很快就聚集了多個聖女和聖子,聚首一堂。

一名看似經驗老到的年長聖女上前查看傷者。

只見那名傷者按著手臂,並喊著很痛。

當年長聖女按到劇痛的位置時老傷者大喊︰“呀!好痛。”

反覆觀看傷者按著的部位︰“外表沒有任何傷口,奇怪了,為什麼會一直痛呢,明明應該已經康復了。”然後問本來負責治療老傷者的聖女︰“這名傷者原本是什麼事?”

生怕被責罰的小聖女,慌慌張張的描述情況︰“根據這位傷者所說,只要移動手臂的關節,就會感到手腳出現燒灼或針刺、刺痛感,所以我對他感到痛楚的部位施放了回復術式。”

聽到小聖女的解釋後並沒有感到有何不妥便,因為回復術式並不是神術,不是能醫百病的術式便道︰“把相關事情紀錄在聖典,好讓大家將來研究。”





“知道。”

接下來繼續遊走於醫療室。

看見遠處出現一名帶著孩子不停咳嗽的婦人,並跪著聖女,苦苦衷求聖女救治,但聖女不如先前般進行救治,反而推開這名婦人。

被推開的婦人不甘心就此離開,仍然跪著走到聖女面前,希望對方為自己孩子救治。

目測這名小孩的症狀,即使不是醫生亦不是大夫的LL也能推斷出所患的疾病應該是感冒。

看著跪在地上的婦人,聖女勉為其難的為小孩的嘴巴施放回復術式。

施放後,小孩的咳嗽情況非但沒有減弱,反而加劇。





那名為小孩治療的聖女看到此情況沒有意外的道“看吧,我已經多次說明回復術式是不能治好這種情況,你硬要跪在地上強迫我為你的小孩施展,現在情況更加惡劣了。”

“媽咳咳咳咳…媽我很辛苦呀。”

那名婦人心有不甘憤怒的大罵四方︰“你是故意的,他快要咳死了。”

還是剛才那名經驗老到的聖女出現在婦人面前禮貌的道︰“這位婦人,這種病回復術式愛莫能助,這是聖典記載,請回吧。”

“我不回,我不回,我只有一個孩子,他不能死!”

在一旁的艾達看到這個情況︰“請些人不但沒有半點對神感恩的心,還要經常在這撤賴,一天一小賴,三天一大賴,我真的不想這樣子下去。”

“艾達姐妹,教了你很多次,我們身為神職人員不能這麼無禮。”艾德拉沒好氣的回覆對方。

聽到身旁艾德拉又教訓自己,便向她露出個鬼臉。





看到整個過程的LL在一邊思考著︰“的確,在古代醫學沒昌明的時期,加上營養缺乏,三餐不得溫飽的情況下,感冒可算是高危疾病,若不小心是流行性感冒的話…”想到這裡混身不自在︰“我呸!不要烏鴉口,不過沒想到回復術式會這麼不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