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LL一眼便看出這裡是教堂?

無非就是眼前這個顯眼的十字架,這個十字架上還釘上一個半裸上身男性。

“等等!是不是有什麼怪怪的地方?”

這個無比的熟悉的場景,不應該是現實世界屬於某個宗教的神嗎?

“正常在異世界的設定中不應該是祟拜什麼什麼女神,為什麼還是有十字架的呢?再者十字架是刑具不是神明…”





“LL?”

為此LL還以為自己回到現實世界之時,突然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叫喚自己。

眼前出現的依舊是那位金髮美人伊莉絲,手上拿著一個籃子,籃子內是從LL身上脫下來染滿血跡的衣服。

看她雙眼紅腫,而且黑眼圈甚重,若不知情,還以為受傷較重的是伊莉絲,不過仍然無礙她的美貌。

“你沒事了嗎?還痛不痛?”





“痛就不痛,但…”

一面苦笑著後用右手舉一舉起左手,然後收手。

失去了右手的支撐,左手隨之垂下。

目到這一幕,伊莉絲竟然痛哭了起來,就像失去知覺的是她一樣,不過有一說一,若是換成了她失去了知覺,心情反而比現在好。

“都怪我沒用,明明你自己能逃走。”





“不關你事,是我提議完成這個任務的,保你們安全是我的責任。”

意識到自己這樣,反而會讓身為病人的LL更容易絕望,立即收回了淚水並加以鼓勵︰“不要緊,多試幾次回復術式,或許有機會復原的,若果還不可以的話我們去首都,那裡有的大主教有最強的治療術式,一定可以回復到原來的。”

“回復術式?等等,其他人呢?”

聽到治療術式立即響起了好奇的心,剛一思考就發現,其他人還未出現。

“其他人沒事,我會回報你已經醒來的消息,你遲點就會見到他們,現在你先到病床休息先吧。”

心知自己現時已經是回復得完全,再休息下去也沒有任何意思,不過眼見伊莉絲盛情難卻便道︰“你扶我走一走這個地方吧,走完過後我再休息。”

“那好吧。”

在教堂內伊莉絲邊走邊介紹教堂,發現這裡並不簡單。





這裡並非是作為傳教的單一用途,還有著教院和醫療室。

“竟然有教學和醫療體系,據我所知原本的世界裡,中世紀時期的教會同樣有著這兩大民生體系,難怪去到哪裡宗教的影響力都這麼高。”看到不同設施後心裡想著。

剛好走過醫療室,看到所謂聖女正為一般平民醫冶。

“別心急,記得要排隊,被發現插隊的,必須重新排到隊尾。”一名年幼長著粉紅色頭髮的小修女指揮著平民。

“唉,每日都這麼多人來教會,真麻煩。”粉紅色頭髮的小修女不滿的向其他同袍埋怨。

“艾達姊妹,不能這樣說的,我們是受到神明指引,為百姓貢獻自己。”在名為艾達小修女身旁的另一名比較年長修女回答。

“艾德拉!早晚能成為聖女的你當然這樣說啦,我這種沒資質沒天賦的,不能用神聖術式,看來一輩子都要做這種工作。”





聽到二人說話的LL就向身邊的伊莉絲問道︰“一路上所有修女和修道士都叫大家兄弟姊妹?難道整個教會都是由同一個家族形成,還是某個家族的產業?”對於不太理解這邊的言語,奇怪的向伊莉絲請教。

“其實他們大多數都是孤兒,這是教會們對同袍的稱呼,他們認為所有人都是神的兒女,所以他們稱大家為兄弟姊妹。”

“這種既視感…我有合理懷疑相信。”

“反正經過這裡不如我們再被聖女救治一次吧。”鬼靈精怪的道。

看著那雙鬼靈精怪的眼神,不難看出伊莉絲是有意帶著LL來到這裡。

“好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