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LL已經回到病床處。

由於伊莉絲的強烈要求,所以便乖乖的順著對方意思。

不久後,收到LL已經醒來的休息,眾人已經前往探望。

“老師,我幫你帶回你的行囊。”

眼前的路易斯一改之前的頹氣,突然容光煥發起來,沒有再用布條包裹著面部的傷痕,性格都變得開朗起來。





“你…?”

對方早幾日明明還是鬱鬱寡歡,像死了爹娘般,垂頭喪氣。

現在性格一百八十度轉變,換回剛認識的那位陽光熱血青年,真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一時有點不太適應。

“哥哥,你沒事就好了。”看到在床休息的LL,愛倫走到對方面前依偎著。

此刻的她並不知道LL手腳已經變成廢人,這是LL要求隱瞞著她,反正多一人無謂的傷心,不如多一個人開心。





探望過後,眾人已經離開,只剩下伊莉絲一人。

“你不用回城堡做事的嗎?”

“我…今天放假。”只見伊莉絲紅著面,沒有再發話。

進入了伊莉絲的回憶片段。

回想起了當日,小小兔離開後,一直暈倒在地上的自己,被身旁的守衛叫醒,醒來發現愛倫只有小小擦傷沒有大礙。





走到愛倫面前發現其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某個方向,沿著愛倫視線看過去,只見路易斯半跪在地上,嘴角還流著血,胸口有些凹陷,應該已經失去了意識,手上仍不忘拿著匕首插著那個瘋子模樣的人乾。

這種畫面並不算太過可怕,尤其是伊高領地屬於較貧瘠的地方,每年過冬經常會有難民死在城外周邊,所以死屍對魔法世界的人來說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見怪不怪。

不過正當放下心來時,她忽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在路易斯旁不遠處,此人趴在地上,倒在血泊中。

視線慢慢向著那人靠攏,然後看到此人是黑髮。

那一刻時間好像停留在那一秒似的,周圍的空氣都凝固着,不知道心臟為什麼跳動個不停,越跳越快,越跳越快,就像節奏越來越快的鼓點,時而大聲,時而節奏不一。

內心出現了一把聲音︰“不會是他,不會,不會是他,只是剛好是黑髮而已。”

明明很想走過去知道那人是誰,身體卻不由自主的退後。

其他守衛自然內心沒有這麼多變化,很快的就把路易斯救走了。





其中一名守衛不抱有任何希望的順道檢查了一下LL,意想不到的是竟然還有微弱的心跳。

那名守衛便大叫起來︰“他還沒死。”

聽到這一句話的伊莉絲,跑得比誰也快並走到LL面前,與眾人一起抬走。

由於擔心延誤搶救,沿途竟然完全沒有休息,旁邊另外兩名守衛已經叫苦連天。

不知道什麼東西支持著這個小女子,雙手手指都已經麻痺到沒有感覺,還要用盡全力抓緊,深怕不小心掉到地上,造成二次傷害。

黃天不負有心人,透支的所有體力的她,冒著冷汗,唇青臉白,終於走到教會內。

可惜,多名聖子聖女試了數次回復術式,都並無起色,整個教會內的聖子聖女都說不可能救起他。





然後她走到神父的修道室門口,跪在門前苦苦衷求神父幫幫她一個忙。

人緣在城內不錯的伊莉絲,打盡人情牌才請動得起神父的幫忙。

已經體力透支加上精神緊張,在神父答應幫忙後,放下了心頭大石,竟然直接暈倒在修道室門口。

接下來,神父看到LL全身的傷,本認為回天乏術,不過既然答應了別人的要求,加上作為神父,救助生命都在自己的職責,便死馬當活馬醫。

這是其他人不知道的事實,身體質素早已經和常人有著明顯的差距,不但力量比一般人高,生命力,回復能力都比正常人高,所以即使在這個瀕死狀態使用回復術式仍然能起到作用。

醒來後的伊莉絲,即使知道LL已無大礙在病床休養,但總是不放心。

思前想後,決定主動向伊高領主提出要照顧LL。

當日在宿舍內,反復練習向領主提出要求。





這件事在一般人看來好像很簡單,但對於身為下人的伊莉絲卻不是這麼看,記得以往的她連主動向LL提出意見都不太敢,現在要向身為主人的領主提出這個要求,思想上要多麼的跳脫。

在宿舍內反覆練習請求多次後,找準了機會,走到領主面前提出這個要求。

聽到伊莉絲的要求,領主慈祥的笑了一笑。

雖然兩者是主人與下僕的關係,不過還有另一層的親戚關係。

由小養大的這個姪女,早已經被世道磨平了貴族的棱角,變成伊高家的女僕。

今日的她雙眼所帶著決意的眼神,和剛剛投靠自己的時候一模一樣。

“伊莉絲,你長大了。”





然後揮了揮手,示意同意。

伊莉絲趕快謝過領主,然後就去了醫療室一直照顧LL。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