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休息時間,眾人已經回到旅館的房間。

這裡的房間極為簡陋,而且潔淨程度略為欠佳,惹得艾達念念有詞。

即使擁有與經典修女性格的艾德拉,嘴上沒說什麼,不過在打開房門時那一刻,表情卻表露無遺。

“這比教會房間差很遠呀。”氣呼呼的艾達已經不知說了多少遍。

“現在才知道教會好了嗎?艾達姊妹。”整理著今晚床舖的艾德拉淡定的回答對方。





“不過還是出來比較好。”笑咪咪的回覆到。

聽到房門打開的聲音艾達便問道︰“去哪呀?”

“今晚約好了練習回復術式了,你來嗎?”

“不去不去,我又不回,很沒趣。”然後想起剩下自己在這個不滿的空間,還是跟上了艾德拉。

“不是說不跟來嗎?”





“嗯,我是來照顧你嘛,一會教會紅人出了什麼事,我如何向教會的聖女交代?”

走了幾步,到了LL房間。

咚咚。

兩下敲門聲。

“進來吧。”





房間內傳來男子的聲音,此聲音自然屬於LL。

打開房門後,眼前出現一間極為光鮮的房間,與自己的房間截然不同。

很快就注意到原因。

不是他們的房間比較高級,也不是他們抽了手籤,全因在房間內的一名頭冒汗珠的女僕,現在還手拿著布仔細的打掃房間。

“快點休息啦,我們只住一天而已,不用打掃得這樣仔細。”看著對方辛苦的打掃起來,LL痛心起來。

裝作沒聽見的伊莉絲,沒有停下手上的工作,好像還要起勁起來。

其實她內心想著,每次自己遇到危險時,不是要逃走就是暈倒了,完全沒有任何貢獻,唯有在自己擅長地方做得用心起來。

當然這些想法其他人是不清楚的。





“今天的治療開始了。”

雖然這次從臉上沒有露出想練練手的表情,不過語氣卻出賣了她。

只見艾德拉閉起雙眼,嘴裡默念著經文。

然後一如以往,在需要治療的地方露出了微弱的金光。

“啊!”

突然LL痛苦的大叫起來。

叫聲嚇得在場人士把目光都集中過來。





艾德拉也被嚇得停下了手中的術式。

“甚麼事?”

聽到慘叫聲的伊莉絲急忙的走了過來。

“怎會這樣,明明昨日還沒有事。”艾德拉失去自信的苦惱起來。

終於從痛苦中回過氣起來,強忍著痛苦道︰“沒事。”

這句並不是安慰說話,要知道本來已經失去了知覺的左手,突然有了知覺,這絕對是一件好事。

只是不知道為何這一次在艾德拉回復術式下得以回復知覺。

還記得當日在走馬燈狀態下,他自己勉強的為自己左手左腳做了一定程度的急救,不過手法極為粗暴,很多骨頭沒有回復到最精準位置。





所以回復了知覺的瞬間,劇痛隨之而一併擁入腦海。

幸運的是,在上一次機緣巧合下主動進入了走馬燈狀態。

雖然並不完整,卻掌握了主動進入的方法。

“繼續吧。”

艾德拉還是有點擔心。

“不用怕,我沒事。”

此時眾人看到LL的雙眼茫然,彷彿再沒有任何焦點,連氣息都好像變了另一個人。





聽到對方安慰的說話,艾德拉再次施展回復術式。

進入了走馬燈的狀態,身體每一個部位彷彿都能看穿一樣,如同內視自己身體般能夠感受到每節肌肉的收縮和膨脹,亦能感受到身體內血液流動的情況,連左手手骨那一個部分受傷都能清楚感受得到。

回復術式再次施展。

在走馬燈狀態下,痛覺被壓制自然沒有了劇痛的感覺。

此時在觀察自己身體那個地方雖然駁骨的同時,竟然順道了解回復術式到底是回事,這是意外驚喜。

在內視其間,很快就能察覺,所謂回復術式其實是向細胞傳送一個訊號,目的是給細胞進行分裂的指令。

“哦!原來如此,難怪感冒不能醫治,因為感冒是病毒或者細菌引發,若對細菌施展,發現幫助了細菌的滋生。”

換句說話,這種回復術式適用於快速修復傷口,對病毒或者細菌所引發的疾病,完全沒有任何作用,甚至有可能出現負作用。

再向著受傷的地方進行內視,發現原本壞死的神經竟然開始進行修復工作。

“這些理應不能依靠自我修復,為何現在能夠呢?”

在這裡提個小小醫學知識,要知道神經壞死基本是不能夠再恢復,因為神經沒有再生能力,所以一旦神經細胞壞死,就是永久、不可逆轉、不能恢復。

“這些理應不能依靠自我修復,為何現在能夠修復呢?是因為回復術式嗎?不可能呀,否則早已經回復了吧,是為什麼呢?因為走馬燈狀態?”

思考了不同可能,可惜的是身為普通人的LL,既沒有完善醫學設備,更沒有專業醫學知識,只有從網絡得到相關知識,只談得上是一知半解,所以根本找不出什麼大發現,這事只好暫且作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