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參與討論的人紛紛喊出自己的猜測,還引來了旅館外面的途人,場面變得混亂起來。

“我猜是那班用巫術的巫師,常常做出讓人不能理解的事情。”

“不,論做出奇怪的事,奇士們絕對是當中的佼佼者,再者巫師他們有時還會救助泥民於水深火熱之中,不會是他們。”

其實他們口中所說的雖然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詞彙,但其實他們所形容的卻是同一類人。

單單是人們用主觀角度把自己的感覺加上褒貶不一的修飾。





然而某人在眾人開始沉靜下來之時,脫穎而出的說道︰“會不會是妖術呢?”

這話一出,引起四周人士一番調侃。

“哈哈,還什麼妖術,這根本不存在呀。”

“你還小嗎?。”

接下來,發起人等到眾人把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安靜的等待答案。





“咳。”清一清喉嚨道。

“很可惜,當中沒有一個人猜中。”

“這是公會得到的認證,根據罪魁禍首身上有著一件辨認身份的物件,可以證明此人來自彼亞領地。”

很快沉靜片刻的群眾再一次嘩然起來。

“又是他們嗎?”





“他們真的很可恨呀,在戰爭時期已經吞併了我們不少土地,現在還要過來搞事?”

聽到那名瘋子來自彼亞領地,連伊莉絲也不自覺的露出了憎恨之情。

發起人把雙手放在胸前向下壓,叫大家先平靜一下心情。

眾人又再期待發起者的說法。

“這件事還沒完哦,剛才提到能辨認身份的物件,知不知道是什麼來呢?”

緊接著,眾人交頭接耳討論那件能辨認身份的物件到底是什麼,可惜當中沒有任何一人猜出這到底是什麼物件,然後搖了搖頭。

“大家都已經盡力了,給點提示是一個徵章。”

此話一出,立即有人大喊起來。





“是冒險者徵章。”

發起者拍了拍手。

“對,是冒險者徵章,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你們猜是什麼等級呢?”

眾人再次吵了起來。

“青銅級。”

“不,是白銀級。”

“不,是黃金級。”





“我認為是鉑金級了吧。”

等待眾人安靜下來。

“哈哈,果然大家都沒有想到,正確答案是鑽石級。”

“鑽石級?你意思是說我們領地的騎士竟然能手刃鑽石級的冒險家?”

“我們伊高領地這麼多年來都被壓著,看來這年的奧術會可以有點看頭了。”

此時鏡頭換向了LL一行人哪邊。

“呵呵,難怪昨日路易斯笑容變化這麼大啦,他一直想得到的名譽,現在夢想成真了,現在他必定聲名大噪了。”

“那個有風鷹之爪的騎士這麼利害的嗎?”艾達疑問提到。





此時回憶起那名瘋子恐怖如斯的實力心裡想著︰“若果他是正常人,在一開始使出盡全力的情況下,我們可能連呼吸機會都沒有,果然反派都死於話多。”

“他?有機會介紹你看看吧。”

“好哦。”

原本人聲鼎沸的現場,在得知消息後旅館人去留空,應該是把消息一傳十,十傳百吧,反正這個世界沒有報紙,消息傳遞只能靠著這個原始的方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