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看向力柏。



然後理所當然的什麼都沒有。

最後看向最令人期待的莉莎小姐。

一如既往的自信,那雙眼眸中總是散發著玩味性的氣質,彷彿沒事能難到她一樣。





手中沒有特別的物件,卻有著幾塊寫滿字的布條。

“看來要花點時間理解一下。”

然後就在多人扶持下坐了下來。

很明顯這個舉動,令眾人驚訝。

進入小屋時,原以為只是普通的受傷,誰知道連坐下都要這麼誇張呢。





現在他們心裡想著同一回事,只不見一段時間,腳都沒有了?這就是鍊金術師嗎?

“出了點情況,不過能好的。”沒有特意提到受傷的原因。

聽到沒大礙後眾人便開始淡定回來。

閒話就沒再多提,先著重莉莎送上來的布條,看著一串串文字,頭就開始痛起來。

現在雖然能聽能說,但認字方面仍有著一定的困難,很快的遞給身後的伊莉絲。





不過就被旁邊的艾達搶先一步沒規矩的從LL手中搶去,並為其翻譯。

拿起其中一條道︰“這是關於小小兔的事件始末,詳細地分析了小小兔為何會變異,然後由誰解決了這件事,幕後凶手是誰等等的資料,不過你是當事人,應該不用再為你解釋下去了吧。”

“你是當事人?”眾人異口同聲的道。

就連一向冷靜的莉莎,眉頭不自覺的向上揚。

不想忙於解釋,此時做了個很不人道的決定。

“她也是,可以問她,而我先為你們處理一下你們這段日子帶來的成果吧。”無恥的指著伊莉絲道。

這件事傳遍七地,火紅火熱,沒人想到其中的當事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大家竟然先放下手中的成果,一個個的向伊莉絲問道當日的故事。





接下來,兩位修女就變成秘書一樣,為LL詳細翻譯。

“一本古書從某區被農民種植時發掘出來。”

“三名擁有鉑金級的冒險家在萊人領地前往百獅谷後再沒有回來。”

“從鴨之城外的鴨子河,發現一條屍體,該屍體被人認出是七天前失蹤的農民小姐,有傳言此女子與貴族有染,受盡鄰居白眼,最後選擇投河自盡。”

“紫色的菇價格上升兩倍。”

“鵝之城城外小道發生山泥倒塌。”艾德拉棒讀的極為精妙。

艾達聽到這些情報後眼神內充滿著不屑道︰“想不到這種事都能當成情報…我也可以成為一個情報販了。”





LL笑了一笑為其解釋︰“別小看這一條情報,單憑這些情報可以找到很多有用的東西。”

被反駁的艾達不滿意的道︰“若你說古書,還可能有新的知識,冒險家還可以說有寶物,那你說說這條有什麼作用。”然後手中指著農民小姐屍首的情報。

“我們先看看地圖吧。”這張地圖是屬於烏斯,而這張地圖就放在小屋內某處。

“看地圖?”艾達疑惑的問道,旁邊的艾德拉都不禁疑惑起來。

早已經看了千篇萬篇自己陰錯陽差下所得的地圖,而且是一張精準無誤地圖,可以說對魔法世界的版圖地形了解甚高,很快就指出地圖中屬於鴨之城的地區。

“你們看看這裡,這一點就是鴨之城,而鴨之城外的鴨子河是在這個地方,仔細留意這裡是上游地區,七天前失蹤的小姐竟然在上游被發現,這明顯是不合理。”

艾達和艾德拉聽得點了點頭。

“還有一點一條屍體在水中一兩天時間,早已經發脹得不似人型,誰還能認出她呢?。”





這時艾達就不服氣道︰“不會看衣服嗎?假如修女死了,她穿著修女的服飾很容易就能便認。”

“呵,我們一路走過來,農民所穿的是什麼?只是用布包裹身子,與你們天壤之別,一天死這麼多人,為何會認為是那個農民小姐?”

兩位修女仔細聽了整段內容,細思極恐,然後道︰“你為什麼能夠單憑這一點點事情就能想到這麼多。”

“因為我看柯南長大的。”

“柯南?”兩位修女異口同聲的說“他是你師父嗎?”

尷尬的笑了一笑心裡想著︰“忘記了她們聽不明這個笑話…”然後順水推舟地說︰“是。”

接著到︰“其實我只是說出其中的可能性,且不論情報來源是否屬實,所以事實是否如我推斷般,我也無從得知。”





“剛才都是胡說的?”兩名修女如同被玩弄一番,最後雙雙反出白眼給LL看。

“要不然呢?”

“那這一條呢?”艾達還是不服氣拿走了艾德拉手中的那條情報,鵝之城城外小道發生山泥倒塌。

“這一條就很簡單了。”

再次使用地圖,指出鵝之城城外小道的位置,這一條道路是某四地通往鵝之城的入口。

“假如你是鵝之城的商人,你賣的貨品正正是從這四個外地進口,碰到這種事時,你會怎樣?”

“…我想一定很麻煩,不知道接下來在道路打通前要如何糊口。”艾達想了一想使回答。

在旁的艾德拉都點了點頭,認同艾達的答案。

“這的確有其中一部分,但你會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

“這很簡單,我提高價格便可以了。”艾達這一次自信的回答。

在旁的艾德拉還是點了點頭。

“很好,其實道理很簡單,誰都會。但是若沒有這一條情報的話,你價格自然不會提升,什至早早賣光了你的貨品,接下來你如何是好呢?”給了個停頓讓兩位修女一個時間思考,然後接著道︰“相反,若你早早知道這件事情,預早提升了價格,你便能從中得益,若是成功的商家什至會買遍所有需要經過這條路進口的貨品,到時候就能壟斷整個市場發家致富。”

“原來這麼深奧的嗎?”艾達看著那條布條上的目光明顯改變了不少。

艾德拉慶幸自己剛才沒有回答,因為她想不到自己想到的程度竟然和艾達相同。

這個過程當然沒有逃過莉莎雙眼。

“這人絕不簡單,單單從山泥倒塌一事中就可以思考到這個地步,這一點說超越國家大臣也絕對有可能,更加不用提河邊屍體一事,這個年紀輕輕的少年到底是什麼來頭,為什麼學識這麼淵博卻不懂文字?還有那個叫柯南的人同樣要調查一番,絕對和鍊金術有關,這個迷團真是相當有趣。”

在思考的過程之中,嘴角微微向上揚,加上那帶有玩味性的雙眼,猶如看到獵物的小貓,既可愛又危險。
 
不過誰又想到,所謂超越國家大臣的思考層面,對於從現代穿越過來的LL而言,只不過是從小學常識科所吸收的小知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