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LL看莉莎所給出來的情報時,莉莎靜悄悄在旁觀察。

觀察一輪後便問道︰“你知道為什麼我要給你這些情報嗎?”

視線從密密麻麻字海情報中抽離,轉向眼前的莉莎︰“我怎會知道,可能是你認為這是有用吧。”敷衍一句了事。

得到這種答案的莉莎從沒有預想過,對方會這樣回答,以致腦海頓時空白了一片。

她原以為對方會滔滔不絕的解釋,像剛才分析那些情報一樣,長篇大論的回覆自己,然後再逐一分析自己的論點。





其實她自己都想不到可謂是研究有用的物品,所以改為收集有關鍊金術的情報,以這些便是收集得回來附帶的情報。

所以她本想著即使LL有著多麼合理的分析,她都能用自己準備好的論點去反駁對方,總想著挫挫對方的銳氣。

誰知幻想很美好而現實相當真實,好死不死,對方直接拋出一句敷衍到不行的句子,連反駁機會都沒有,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看到莉莎突然呆滯了幾秒,LL在她眼前揮動手臂。

“有事嗎?”





“我…我沒事了。”然後扭頭就走,面上露出少許不悅的表情心裡想著︰“哼!這人不可理喻。”

剛走出幾來步,不憤氣的又止了步回頭問道︰“請問,你何解這樣說呢?”

“女人心,海底針,誰知你們想什麼呢?”

當然這句說話本來就不是魔法世界言語所擁有,只是被LL強硬的直譯過來。

其實在魔法世界聽到這話的內容如下︰“要摸索女性的想法,與尋找海底下一條金屬製成的幼條困難程度一樣,誰知你們想什麼呢?”





原本這個說話應該是表明女性反覆無常讓人困惑,但在這裡鐵製品本來就極為稀少,加上要把金屬製品整成幼細物更是難上加難。

在莉莎想法中,這句說話反而是讚美女性的說話,女性想法好像奇珍異寶一樣,雖然很難找,卻如同貴寶一樣,難以評價。

明明是帶著眨義的性質,在莉莎眼中變成褒義詞。

雖然在魔法世界中男女平等問題並不嚴重,可能是因為這裡著重的不是性別,而是術式的能力。

使用術式的能力與男女之間沒有直接關係,所以這邊的女性地位與男性相差不大,若要用數字比喻的話,可以用男六女四。

當然這是整體而言,當中總會有些較為偏執的家族。

而莉莎就是生長在這些較為偏執的家族,聽到LL的說法,如獲至寶,笑逐顏開,與別以往的冷靜模樣,一洗之前的不悅,天真的開懷大笑起來。

有人歡喜有人愁,在遠處一直為其他人解釋當日發生小小兔事件的伊莉絲遠遠看到這一幕,心裡自然酸溜溜。





“好了不和你玩了,先把這本書交到你手中,我還有要事先行離開了。”雖然內心很想繼續待在這裡,不過有要事的莉莎只好笑著離開。

說完後,手中遞上一本書藉,而書面和夾層之間還有少量的泥土沙石。

很自然聯想到,這本書應該便從是情報第一條“一本古書從某區被農民種植時發掘出來。”中從取得了,心裡想著︰“這個莉莎真愛書籍,兩次見面都是帶書本出來,若在我世界,這人絕對是學神。”

原本還在聽伊莉絲說故事的烏斯看到莉莎要先行離去,便親自送對方離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