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得到書來說,是沒有任何意義,如上一次那本提到鍊金術的書藉一樣。

這個原因一來是大多數人都不識字。

二來即使識字,也不曾理解書內容中比較專業的字眼。

最重要的是那本書上面連圖畫都少得可憐。

這就好比一個中學生,手上卻拿著一本大學博士學位的論文,滿滿專業的獨有詞語,讓人摸不著頭腦。





沒有抱有一絲期待的打開這一本新書。

果不其然,這本書內裡的文字,每個字符都超個廿多個符號組成,好比英文一樣,每個字又廿多個字母組成。

比較好的是,這書圖像說明不多不少,有著一定比例說明,要是花時間了解或許能略知一二。

而在身旁的艾德拉看到此書的內容時便帶一點憤怒道︰“這本書內容根本是錯的!”

“哦?你明嗎?”LL驚訝的望向艾德拉。





一旁的艾達同樣用著LL相同的驚訝表情問道︰“為什麼你明白?”

“艾達姊妹,公子不理解是很正常,但你不明白就很不正常,這些內容聖典內都有提及過,只是…”

“有嗎?”艾達用了個鬼臉回應。

欲言又止的艾德拉不知如何說下去,剛才她發現這本書的內容與聖典內所序述的事物有著異曲同工之處,但解釋事物卻大相逕庭。

從有認知開始,就學習聖典內的內容,而當中內容自然說明一切萬物都是由神賜給人類。





而這本書內容並非如聖典所說,所以第一時很憤怒的指出這本書的內容是錯誤,但想了一想,這是別人的物品,聖典內同樣也教要寬恕別人。

此刻帶著矛盾心情不知道如何是好。

“只是什麼?”急切想知道答案內容的LL當然不會放過並追問道。

接下來艾德拉便為其解釋剛才自己的內心到底有何掙扎。

“原來如此,不用緊,你把你知道說給我就好。”

此刻的LL盡量不提及誰真誰假的問題,因為他十分清楚對於信徒來說,信仰是他們心靈支柱,若果聖典內容是真的還好,若是當事人發現原來一直受騙的是自己隨時崩潰。

當然這是不願意看到這個畫面,眼見伊莉絲已經解釋得七七八八了,很快的轉移話題。

“大家帶來了這段日子的成果,短時間內我沒法為大家都逐一檢驗,不如先從學習射擊開始吧。”





聽到射擊,大家都陷入開心的氛圍,當然只有力柏還是那個臭臉和修女們不清楚什麼回事。

一眾煉金術士的成員再次來到了上次試槍的空曠地方。

大家想著這一次終於可以有各自的威力無窮的道具而開心起來。

不過與想像中不同,此一次LL在地上用樹枝畫了一張弓,眾人都疑惑起來。

沒有為大家多作出任何解釋,先要求開羅利用鑄造術式,讓他根據地上所畫的圖樣做出一把弓來,而弓弦部分就隨意拿用樹藤所代替。

很快,一把極為簡陋的弓就完成在手中。

每個人都不知道這件物品的作用是什麼,就連知識比較豐富的修女都不明所以地問︰“這是什麼?”





“這叫弓吧!”

“弓?”

這裡所說的弓並不是魔法世界的文字,而是少年的母語,所以大家都不能明白就是了,不過照著發明者讀沒錯就是了。

解釋完名字後隨地檢起一樹枝,在樹枝尾端一分為二制成箭叉,方便扣住弓弦。

有弓有箭,終於可以進行射擊。

在大家面前展露一次弓箭的射擊。

弓箭的威力當然不及銀槍的威力所震撼,但簡單的制作過程,從他們看來,就是有手就能做,仍然是一個好好學習的機會。

很快大家都想爭相學習制造弓的過程,當中自然包括伊莉絲和艾達二人,只有艾德拉維持著修女應有的矜持,只是從旁幫忙艾達。





一個下午,每個人都靠著自己的手腳沒有依賴任何術式,終於完成各自的一張弓。

當然他們所做的弓,而現今的人眼光去看待的話,只能說是一條彎曲的木條配上一條藤。

但對於魔法世界不善生產的地方來說,這已經稱得上為一門手藝。

唯一比較像樣的反而是最不感興趣的力柏。

當大家完成了一張弓後,便是一輪試射。

在試射時,大家便愛上這把弓,好像把他們的一扇門打開了,原來不一定需要用到能量這種東西都能做出如同術式的效果。

很快第一輪試射終於結束,太陽已經下山,大家仍然意猶未盡。





有的弓已經損毀,需要重新制造新的弓。

有的不停收集地上的樹枝制成弓箭,並且慢慢的開始懂得專門挑選又幼又直的樹枝。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