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就要回到第三天。

這一天,大家還是興致勃勃的改良手頭上的弓。

當中自然包括開羅,他憑著獨有的鑄造術式,一步一步把弓改良得完善,甚至有段時間所改良的弓超越了力柏,得到眾人稱讚。

正享受人生為數不多被人認同的時刻,竟然被LL拉走。

開罹胡里胡塗的被拉到小屋內。





小屋內還有著大家這段時間的成果。

然後LL向自己遞上了一顆小石頭。

這顆小石頭與自己平日所見的略為不同,平日的石頭色澤暗淡無光,而眼前這塊石頭的表體散發斑斑的紅色。

出於好奇便把石頭拿上手,很容易就發現觸感與平日石頭不可相提並論,這石頭的堅硬程度,明顯比以往在路邊的石頭硬得多。

然後對方便道︰“你試試分開這塊石頭。”





其實這裡本應是用分解一詞,但由於魔法世界沒有這方面的知識,自然沒有這個詞語或這個詞早已經跟著那些古書被埋藏,所以只好用分開這一詞。

“分開?什麼叫分開,這樣嗎?若果不是這樣的話,我想我可以轉另一邊一分為二然後再這樣再那樣…”然後的把那顆淡紅的石頭一分為二。

完全沒想到士別三日開羅的術式運行起來高速了不少,不過看他本人完全沒有發現就是了。

“停。”差點忘記了他話癆設定,在他說下去時封住他那張嘴。

然後多番的解釋,以及不斷的嘗試。





起初只能抽出一小點粉末,就已經用盡魔力。

二人頭冒大汗並看著剛抽離出來的一點鐵粉末。

那一點粉末還冒著熱氣。

“到底這是什麼,為什麼分開得比以往困難得多呢?我之前明明很輕鬆的,為什麼現在這麼辛苦才能分出一點粉末呢?是不是我的魔力開始倒退,是你害了我呀…”痛苦的開羅,用剩最後一口氣仍然沒有忘記自己的話癆的設定道。

沒有為開罹科普,反正科普他都不會理解,任由對方說出最後一句話。

很明顯從鐵礦石提取鐵,是需要與碳共熱並且達致高溫,從而破壞原子之間的共價鍵。

而開羅的術式在沒有與碳共熱的情況下,硬生生的把當中的共價鍵扯斷。

要知道根據能量守恆定律,這部分需要的能量變相只有開羅所發出的能量抵消,自然消耗得多。





而二人都頭冒大汗的原因是室內氣溫被提升,其主要是共價鍵斷裂所釋放熱能導致。

回復魔力不久,再次被LL拉進小屋進行術式。

受時間洗禮,慢慢開始熟練,原本只能抽離出粉末大小,現在已經變成一粒西瓜籽的大小。

不過接下來即便如何熟能生巧,其抽出鐵的大小都只有西瓜籽大小,推測這應是開羅體內魔力總量所限。

最後經過日復日,不停的循環,積少成多,終於在多次分解後,開羅成功的把鐵礦石內所有鐵元素分離成功。

小屋內只見開羅和LL二人都頭冒大汗,一面興奮的LL看著剛被分解而成的鐵。

與之不同的開罹臉上的痛苦表情,千言萬語都數不清,辛苦的坐在椅子上,面色蒼白,看來消耗了不少魔力。





“終於成功了!果然我就是最棒,只是小小的數日,就已經有這麼大的進步,看來我已經快要成為鍊金術士,哈哈哈哈…”雖然辛苦,但當完成任務後,出現了一絲的喜悅,當然要連珠爆發地道。

“放心下次不會這麼難,你先休息一下吧。”

“還有下次嗎?我…我…我暈了…”剛掛上的一絲喜悅全無,變成充滿著恐懼,恐懼到話都不敢多說下去。

時間又到另一天,回復魔力的開羅又被叫到小屋內。

這時任務就簡單得多,就是把上次那枚鐵變成一個小三角形。

聽到這個任務,開羅變得一臉不屑,彷彿說這不是大材少用?

然後再把一支樹枝的外表變成幼圓柱狀。

不過有著鑄造術式的開羅,這些步驟根本不成問題。





最後要把兩者結合。

開羅此時就發現原來難度在這。

整個造箭過程中最有難度的是抽離鐵,其次便是把鐵箭頭與木箭身結合。

聽著LL說的不精準言語,再加上在地上畫的畫,一知半解的拿著木條多次嘗試。

終於在某一次試驗成果得到LL的讚賞。

“從沒想到可以利用中空木條頭部分,形成凹槽的,然後不借助外力拼合鐵箭頭,而且拼合起來非常堅固,這種設計簡直是天才才能想到,噢!不是這根本是奇績…。”開羅發現世界好像不再是自己當初所理解一樣,當中存在很多意想不到的規則,只是平日沒能注意到。

很快到了完工的一日。





這段日子當場不只制造一支弓箭,LL還動手動腳自己嘗試做一把新弓。

當然這把弓的構造嚴謹很多,而加工部分當然不能離開開羅就是了。

然後就到眾人認為沒法再改良的那日。

在眾多人面前射出那支頂級的箭。

當眾人看到眼前這一支箭時,彷彿觸電的醒覺。

原來還可以把木條制造到這個地步嗎?

雖然此箭威力還是沒有當日銀槍的威力如此深刻。

但兩者還有分別,一方是自己能做,能理解,而另一方完全不能理解。

所以大家都爭相問道開羅到底如何做到。

開羅只會做出來,不會當中有可原理,想把鍋掉回給LL,扭頭時已經發現他不在原地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