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之內。

某人坐在一塊石頭上正觸控著一個虛擬螢幕。

要知道魔法世界的人生產力極低,連椅子都不會有多,用來坐的大多都是找一缺不大不小形態圓潤的石頭。

虛擬螢幕正以投影方式出現一張地圖,地圖上仍然有著數個圈。

那人便摸著自己的接近痊癒的左腳︰“這幾天都好得七七八八了吧,應該是時候去這些位置了。”





突然小屋外傳來一陣陣嘈雜的聲音。

然後開羅一臉得意洋洋的走進小屋內。

“快跟我出來吧,哈哈我真是天才,我從沒想過我會變得如此利害,等著看吧。”

話還未完全說完,就一手就拉著LL到外面邊走邊說,整個情況如同之前LL拉開羅入小屋進行分解鐵礦石一樣。

不過對比以往的開羅來說,句子竟然如此簡短,嚇得LL當時第一個反應是,這人還是開羅嗎?還是有人用了變面魔法呢?





很快的開羅就召集眾人來到當日試槍的場地,正確來說這裡已經變成練弓場地,周邊還布置著一張張布匹製成的標靶。

“大家都來齊了吧,大家快來看看這一面,我有東西給你們看,你們沒眨眼,包你們長長眼界…。”

開羅當然知道眾人已經到齊,故意的發話,希望把焦點放到他身上連句子都比以往短得多,不過比別人長就是了。

其他人已經等得不耐煩,一大清早就被叫到外面來。

只見開羅雙手拿著一小塊金屬物。





其他人可能不清楚,不過LL自然知道此物正是小鐵片。

然後只見開羅把小鐵片放在地上,自己走遠一步距離,雙手隔空的對著小鐵片。

此舉無非是向小鐵片施展魔法的節奏。

然後表情略為奇怪的道︰“我想應該可以了吧,我硬是覺得怪怪的,好像和之前有點不同的,難道我今天狀態不好,明明昨天睡得好好的說,還是我發夢夢到自己晉升了?”

其他人被開羅自言自語的過程嚇倒人,還在想是不是因為被LL連日的消耗能量而變成白痴。

難以置信的開羅走到執起地上的小鐵片,感受了一下小鐵片,面上出現沮喪的表情︰“不會這樣,不會這樣,明明昨晚還可以做到,為什麼今天不能呢?沒可能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艾達看著他的表情,退後了一步,並與女子組成員道︰“搞不好他真的瘋了。”

連日來女子組如同姊妹一樣,走到哪都一起,吃睡玩都在一起。





女子組認識開羅最久的維迦道︰“他雖然話多,但平時不是這樣的。”

烏斯便上前關心問道︰“你到底怎麼了?”

“我…我…我昨晚明明感到自己晉升了!我明明能感覺到自己元素變換的感覺,我真的不是做夢,我真的晉升了,我真的晉升了,我真的…。”嘴中不停重覆著同一句說話,希望大家相信自己,但連自己都不相信昨晚到底是夢還是真實。

雖然開羅連珠噴發道出一句又一句的句子,但眾人只聽到二字。

晉升。

然後紛紛討論起來。

“你們信他嗎?”還是艾達說話敢於言行。





“艾達姊妹,你可不可以尊重一下別人呢?”這話當然由艾德拉說出來。

而艾達當然沒當回事,回個鬼臉。

“我都不敢相信,不過我不認為開羅欺騙我們,可能只是他感覺錯了吧,我經常幻想自己有晉升的一天。”維迦道。

“是嗎?我也是呀,哈哈哈,我經常都在想,晉升後在聖女面前耍耍威風,好讓他們知道我的利害。”

“艾達姊妹!”

艾達聳聳肩轉個話題問伊利絲道︰“你呢?”

只見伊利絲紅著面道︰“以前沒有。”話後遠遠看著LL。

此時LL便走到女子組問道︰“什麼是晉升?”





聽到這個問題,除了伊利絲外所有人都用一個奇怪的眼神看向LL。

“你也算是怪人的一種了吧,有時我覺得你什麼都會,有時我覺得你什麼都不會。”艾達繞著LL轉了一個圈,並仔細由上到下打量他。

當然伊利絲已經見怪不怪,從認識第一天開始就知道LL根本沒有一點這個世界的基本知識,拉開LL到一邊解釋道︰“記得你之前問過我關於屬性的問題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