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紛紛請教開羅到底做過了什麼事,得到這個變化。

但開羅說了連篇大論的感想,但完全沒有任何參考價值。

“對了,你到底改變了什麼屬性?”問話的自然是LL。

他現在特別的擔心,由於計劃中武器從他的鑄造術式造出來,若果因為這次晉升,其後很多東西都沒有了這個免費勞工做出來。

“從顏色來說,應該是雷…”





接著說了無數原因和分析,去解釋為什麼應該是雷等等,不過LL都沒放在心上,因為他已經找出為什麼小鐵片沒有反應。

拿出當日開羅秘制而成的弓箭,最完美的弓箭。

然後指揮對方在箭頭處再次施展術式。

果然箭頭部分慢慢發出微弱的紫光。

“紫色的雷電?”對於這雷電的顏色過於奇怪,明明電雷理應是白光,為什麼卻偏偏變成紫色呢?





旁邊的開羅當然不會像LL這麼深究這種問題,他反而想知道為什麼剛才施術會失敗。

所謂的電不過是正電子與負電子之間的電勢差影響而出現的現象,說白了開羅的術式就是把負電子與正電子分開了。

如果沒有想錯的話,因為整天不停負責分解的開羅不小心領悟出這種方式從而產生電流。

而為什麼剛開始術式失敗,其實道理十分簡單,就是因為接地。

與地線有著相同原理,當把負電子和正電子分開時,產生了電,而接地時負電子有了流通方向全部都走向地面,自然就沒有電出現。





但要如何解釋給開羅明白卻是難中之難。

“LL,這是不是和你所說,物體都是由小球做成的關係呢?但其實我都現在都不明為什麼那些小球不會散落一地,不過我卻感覺得到好像有點道理。”

由於之前要開羅負責從鐵礦石之中取得鐵,不停灌輸一個又一個概念,最後開羅根據字面的意思,再依靠LL的圖文並茂,終於一知半解的完成了分解這個動作。

“我很難解釋你聽,我只能說你要先為自己做金屬制品先,其他我再慢慢解釋你聽吧。”

眾人都用十分羨慕眼光看著開羅。

而這份開心的時光,烏斯更舉辦一場小型宴會。

“哈哈,宴會?好野,又可以玩了。”艾達高興的道。

開羅身為主角卻早早離開了宴會,因為他想趕快的為自己打造一件金屬製品作為道具。





當然在魔法世界,能打造的只有鑄造家族,其他沒有此術式的人是不會的,沒有工匠這等職業。

不單如此,即使是鑄造家族也不會從鐵礦石中抽取鐵,所以鐵製品是多麼的珍貴。

而宴會中女子組自然圍成一圈,艾德拉好奇的問道︰“伊莉絲姊妹,我想問一下,為什麼剛才看你對晉升態度好像沒有激動。”

自小在教會見慣上中下流社會,眾生百態的表情自然見識得多,早已學懂觀人於微,正因為如此,在教會中艾德拉特別惹人喜好,這是會讀氣氛的人的優點。

“因為我已經見過一次了。”伊莉絲用平靜的語氣回答一件使人激動的答案。

“嘩!你這不就已經見過兩次了嗎?很利害呀。”艾達插嘴道。

當然維迦自然不會放過機會問道︰“是誰呀?可不可以讓我見識見識。”





“她是我家小主人。”

…現場環境安靜了一片。

這是因為知道維迦的願望無法實現,不知如何安慰。

不過接下來的另一句,卻讓全場人士都驚訝不已。

“不過我認為背後的原因是LL,因為我見過兩名晉升者都是因他而晉升。”

此話一出,連同男子組的那邊都嚇得吃手手。

而伊莉絲故意提到LL,當然想把這些功勞都傳到他身上。

當然這都是想為對方爭取更多榮譽,對魔法世界的人來說這一點永遠最重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