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伊莉絲的結論,眾人齊齊整整的看向LL。

“你們看我的眼神,可不可以有善一點呢,你們好像恨不得把我吃下去。”

烏斯第一個道︰“不公平,明明是我先邀請你成為鍊金術成員,為什麼是開羅不是我?”

維迦同樣不滿︰“對呀,我也要晉升。”

在一旁的艾達也不甘的道︰“我也要晉升,我也要晉升。”





眾人一擁而上,熱情四射的圍堵在LL身上。

“等一等,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我不管,下一個要先到我。”

“不,我才是。”

在眾人你一句我一句後,突然一把帶有玩味的聲音在宴會中響起,眾人都停下手上的推撞看過去。





“呵,沒想到我從離開數日,這裡已經變成另一個樣子。”來人自然是莉莎。

她所指的不同,自然是眾人的心情。

想起之前來到烏斯的這個小型的鍊金術公會,眾人基本上都是垂頭喪氣,沒半點朝氣。

自從這個名為LL的奇人來到這裡後,竟然把整個蚊子型的小公會分部,搞得天翻地覆,耳目一新,連自己也不禁的期待這人接下來所做的事。

“可惜了,不是因為有要事在身,我也可以親眼的看到這幾天的過程。”





原來這段日子,烏斯都會把這裡發生的一切如實稟告給莉莎,所以莉莎都有所了解。

“這就是谷(弓)?好像頗有趣的。”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只要莉莎出現,就會沈魚落雁閉月羞花,任何一個地方都是她的舞台一樣。

視線根本無法從莉莎身上離開,整個熱鬧的氣氛,突然清靜一片,都在欣賞其貌。

一個高個子打破寧靜的環境,走進宴會廳來。

“哈哈,我剛剛完成了,不要妒忌我,我只是比你們幸運了一點點。哦,莉莎?你也來到了嗎?快聽我說,你絕對沒法想像,我已經不是以往沒能量的小人物,現在我是擁有強大…”

優雅的莉莎都忍不住想阻止對方說下去的衝動,看到開羅手上的成品,轉移話題道︰“這又是什麼呢?”

當然這句話是向著LL問道。





“只是一條幼柱鐵而已。”

那個成品很簡單,就是一條大約五十厘米的幼鐵,整條幼條的中間有一少段用木製品包裹。

有了開羅的鑄造術式,切割,打磨,模具,通通都不用,加上能量變多了的他,現在就是一名神一般工匠。

別人需要不斷學習,以及用浪費很多材料才能有大師級的手藝,而他即使一個不留神的割斷,折壞都能靠著鑄造術式修複。

用纖纖的玉手從開羅手中拿過鐵條,然後敲了一敲地面,被回震震得虎口發麻。

“你從那裡得到這些材料?”

烏斯急著搶答︰“是我,那些材料都是我收集別人的石頭時,收集回來,他們把我收集回來的石頭都抽取了叫貼(鐵)的物質。”





“哦?抽取貼(鐵)?”

“就是你手上的那個東西。”

“我記得你有大量石頭,為什麼只剩下這麼小的一條貼(鐵)?”

“這我就不清楚了。”烏斯紅著面的道。

收集回來的石頭中應該有多種物質,不過在開發鑄造術式時LL就已經發現,原來鑄造術式並不是這麼簡單的控制份子,而是有著某種限制。

從一開始來說,開羅只能令木製品的份子移動。

後來被LL指導一番後,石頭變成可以控制了,但卻發現並不是每種石頭都可以控制,只是指定某種石頭才可以控制。

直到這一次抽取鐵後,就能明白,開羅是需要找出對應要訣才能切換所需要控制的份子。





簡單來說,就像萬能搖控器一樣,要控制某個電器時要找出對應的頻道。

而鑄造術式就是透過不同的頻率改變,找出對應物質的控制頻率,才能控制那種物質,所以現在開羅只會三種物質的控制。

其餘的石頭都當成雜貨擱置在小屋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