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焦點被莉莎搶了,當然不服氣。

立即回拿鐵棒,向眾人展示自己新的道具。

其實要說這應該是武器才對,不過魔法世界的人沒有武器一詞。

莉莎沒有因為開羅不禮貌的舉動而不悅,反而有種急不及待的心情,看著開羅晉升後的表現。

只見開羅手握著鐵條中間的木柄,輕輕用力的握著。





整條鐵條慢慢散發著紫光。

紫光不是定點發光,而是不像流是雨一樣由鐵棒頭端游離到底部,再由底部游離回到頭端。

雖然開羅外表並沒有帥氣面容,但拿著一條紫光鐵棒,拉風無比,帥氣程度長高了幾級,看得眾人盡是妒忌。

紫色代表著霸氣,在此等帥氣的畫面下,帥不過三秒,身為話癆的他一開口就破功。

“看到沒有呀,這就是我的實力哦,這是最罕見的基礎屬性,比火元素更加稀有,別以為我出盡全力,我只用了半成力就已經把整條鐵棒覆蓋滿滿的雷元素,大家是不是很妒忌呢?”





就完這句話後,原本大家妒忌又羨慕的眼神,只剩下鄙視和厭惡。

此時在一邊觀察的莉莎心裡想著︰“這就是晉升後的力量嗎?的確比起原來的他多出很百倍以上的能量,在這個偏遠的地區有一方之霸的實力,但比起學院內的學生只有一般的水平,不過雷屬性的確是稀有得很,暫時只有某個家族才會量產到雷元素的術士。”

“大家以後有什麼事,盡管找我,我不是見利忘義之人,以後我來保護大家,哈哈哈哈,趕快告訴家族裡的人,還不把我捧上天嗎?”

說完這句話後,立即看向LL,只見對方一面陰沉的看著自己。

“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而已,怎會這樣做呢?你不是不信我呀,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說到這裡,對方的面容終於開朗一些道︰“我也是跟你開個玩笑而已。”

其實開羅這句說話並不是開個玩笑這麼簡單,棒條顯示著漸漸下降,證明開羅這個句是試探自己口風,所以LL才一臉認真。

很多人都不理解,這等好事為什麼不能說出去,尤其此等是為晉升大事,絕對是一個榮譽。

不過大家都曾經以榮譽起誓,就只能服從對方,希望有著一天,能讓他們把這裡發生的事情告訴全世界。

這個時候艾達唯恐天下不亂的問道︰“為什麼呀,為什麼不可以說呀?我就說出去。”

只見LL皮笑肉不笑的看著艾達︰“好呀,我現在立即就叫艾德拉送你回教會,一輩子都別想出去。”

“我想起了,我是啞的,嗚嗚嗚嗚嗚。”裝著自己是個啞吧一樣嗚嗚的叫出來。

一旁的艾德拉會觀人於微,自然看出這內裡必然有著苦衷,接過LL的目光,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當然有著棒條的提示,很自然就知道對方有沒有說謊。

再三確認棒條沒有任何下降後,鬆了一口氣。

此時莉莎上前問道︰“接下來你有何打算?”

“我打算先收集更多的鐵?”

“為什麼呢?”

“我打算做更多的鐵製品,方便接下來的行動?”

“什麼行動?”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有著幾個目的地,我要探個究竟。”

得知接下來又可以去新地方的艾達偷偷的在一旁偷笑,艾德拉也沒好氣的看著她道︰“艾達姊妹,公子都已經康復了,我們是時候回去了。”

“不要,我要跟去,我不要回去那個鬼地方,笨蛋艾德拉。”艾達立即躲到伊莉絲和維迦身後向艾德拉做個鬼臉。

“唉…這是最後一次。”

“嗯。”艾達開心的點點頭。

而其他鍊金術成員都表示︰“我也去。”(“我也去。”)

他們當然想著只要跟隨著LL,早晚有晉升的一天,誓死跟隨LL。

奇怪的是,對晉升不感興趣的力柏同樣跟隨LL。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