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稱為貓頭鷹的山賊正帶領手下在返回山賊窩的路線上。

一臉哀愁的他正為下一餐而煩惱。

旁邊的手下貓爪,身形比上一次追趕LL時明顯瘦削不少,同樣垂頭喪氣的在後方跟著。

當中最起眼的是那名叫野兔的山賊,有別於其他山賊,因為只有他面露笑容。

他行走的過程中還用快樂步的跟隨大家。





當中某名山賊宣洩不滿道:“該死,我們到底最近走了什麼運氣,先是糧倉被燒毀,然後打算背水一戰的搶劫最有機會成功的伊高領主卻被突然一個發強光的東西妨礙,最近還要碰上小小兔事件,那些胡夫領地的商人都不敢再往伊高領地做生意,導致我們少了一大收入來源。”

某山賊同伴呼應:“說起來好像一切都是從那個會發怪聲的古怪邪物開始,突然間被我們搶了回來,突然又被搶了回去,是不是我們得罪了某個神靈?”

“難道這次真的是天要亡我灰堡人嗎?”

這些對話正好都被他們身後偷偷跟著的人聽見了。

那人心裡想著:“怎麼說的好像都是我害的?”





那人自然是LL,他雙腳站立在某棵樹上,憑著身體質素的提高,聽力過人,站在遠遠都能清晰的聽到山賊們的對話。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時貓頭鷹突然往著空無一人的方向看過去並大喊:“誰?”

野貓一聽到貓頭鷹大喊立即躲到樹後,而其他人立即進入警戒狀態,戒備四周。

過了一會,四周並無異常。

某名山賊道:“隊長,你太神經質了吧,是不是因為最近睡得不夠好嗎?很少會有這種失誤。”





“每天都餓著肚子,能睡得好嗎?就算睡著都餓醒來。”

聽到餓字,一個個都疲態盡現,甚至有幾名山賊的肚子都打響了鼓聲,眾人互相對望只能苦笑起來。

謹慎的貓頭鷹還是不放心不認為是自己的錯覺,便向著深處獨自搜尋附近。

還是沒有任何發現,而同一時間自己的肚子都鬆懈起來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正在此時,忽然一把聲音不知從身邊響起。

“若果我能給你們金錢,能為我工作嗎?”

“別說工作,我命都能給你了。”回答對話的貓頭鷹以為是那話是身邊的山賊問道。

但回答問題後就察覺不對勁,原因是問話的人口音有些怪異,而且聲線從沒有聽過。

此時LL已經出現在貓頭鷹身後。





老練的貓頭鷹雖知道自己身處險境,但並未大失慌張,反而冷靜反問對方:“你有何目的?”

對於貓頭鷹的反應就如LL預料般,沒有立即大叫求救或跑路,反而詢問對方來意,這才是LL希望看到。

當然找貓頭鷹並不是隨機,而是透過前些日子觀察所得的最佳人選。

還記得此人拿著自己的背包聽到突如其來的聆聲不但沒有立即放手,竟然在仔細觀察背包那個位置在發聲,正正有這樣的反應,所以才成為LL的談判目標。

“我只想給你們錢,讓你們為我工作而已。”

“哼,這麼多人不找,偏偏找得著我們山賊?你不是傻的就是另有目的吧。”

“你能說慢一點嗎?我不太明白你在說什麼。”





這話打破了緊張氣氛,貓頭鷹笑了一笑慢慢的道:“我⋯說⋯你⋯不是⋯傻⋯就是⋯另有⋯目的。”

正常而言,在這魔法世界發布工作是不包括平民以下的階級,例如奴隸和囚犯等等,他們在其他人眼裡都不能稱為人,而是長有人類的外表的牲口。

所以一般而言都不會雇用他們,這就好比現代社會黑工一樣。

“你不用管我的目的,你不想讓大家都有得吃飽嗎?”

欲想拒絕的貓頭鷹遠遠看著自己手軟腳軟的手下默默的回應:“我不是首領給不了你答案。”

“當然,你可以先和首領溝通一下,一日後再來這邊,我會給你們好好考慮的時間。”

接下來便聽到踩碎樹葉的聲音而且逐漸遠去,當他回過頭時,對方就已經消失不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