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間熟悉的房間,仔細的看,不就是當日LL從山賊手中奪回自己背包的那一間房間嗎?

房間中有二人,一人是貓頭鷹,而另一人就是山賊頭目迪爾。

“這個機會必須要拿下。”迪爾認真的道。

“可是我們連對方是誰不清楚,更別提值不值得信任。”

“當然,我不會拿兄弟們的性命開玩笑。”





“那你意思是?”

“既然對方只有一人,我們就先把他捉起來。”

“那對方同樣有埋伏呢?”

“那也不用怕,不管對方什麼原因反正他現在需要的就是我們,不會要我們的命,而且我們食物都快完了,若不是別無他法,我也不會冒這個險。”

貓頭鷹看出首領已經權衡當中的利弊,就連自己都想不出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只能順應那個怪人的邀請。





另一日天還未光,山賊們已經準備好大幹一場。

他們從首領處得知,這一次行動很可能因此改善接下來的生活,所以嚴肅起來,收起了往日的嬉皮笑臉。

“這次行動要捉的人是誰不知道,有什麼要搶的東西不知道,這次我們的老大老糊塗了嗎?”貓爪和向貓頭鷹道。

貓爪算是山賊們當中除了貓頭鷹和迪爾外,最有智慧的人。

他雖然不是有貴族的出身,但父親曾是貴族們的管家,只不過後來亡國後流離失所,其後輾轉的加入了迪爾一伙,然後在團中邂逅貓爪的母親。





貓爪作為他的孩子,自小就有小聰明,加上有父親的悉心栽培,所以無論見識和學識都比同齡人高出不少。

“有一點你搞錯了,他從來都是這樣糊塗…”

“那也不至…。”

未等貓爪說完,貓頭鷹繼續道︰“還記得當年我還是一名騎士,受盡領地人民崇拜,每天都有平民來討好我,沒想到一眨眼的時間,我已經變成受世人唾罵的山賊。”

“這只不過是因為我們亡國了,但你好像有點離題了。”

搖了搖頭道︰“你認為我們為何還留在望風山,寧願當個山賊,都不願去投誠呢?”

“雖然當時我還未出生,但對方是亡我國者,當然寧死不屈啦。”

“可能隊中有一部分的同伴是這樣想,但他卻不這麼想。”





“他想的是?”

“他希望…再次以灰堡之地成為自己的姓氏。”

“我們才這丁點的人,可來…”

“沒錯,他就是這種人,從一開始他就糊塗。就以上一次為例,他為了我們過冬的食糧寧願犧牲自己都不願看到我們受傷,他就是這種傻子,但正正因為他是這種人,我們才放心的在他手下辦事。他希望復國,他希望我們不會受傷,他所擁有的就是希望,正正因為他有希望才能把我們從亡國一事中帶出來,讓我們看到希望。而這一次他同樣的有著一個希望,你可以說他糊塗,天真,甚至笨,就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但正正就是這個他能成為我們支柱的原因。”

聽到這裡,就連貓爪內心都燃起了一絲暖意,就如同希望一樣。

在二人談話結束不久後,就到了昨天的地點。

眾人都準備就緒,火眼金晴的看著四周,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都立即圍捕。





野兔等了不久就開始不耐煩的道︰“唉,還是等,每天都在埋伏,你們不厭我也厭倦了。”

“靜一點。”

等了一個下午,還是沒有任何外人出現。

“難道我們被耍?還是對方知道我們在埋伏所以不敢現身?”貓頭鷹看著迪爾道。

只見迪爾閉著雙眼,他首擴大自己元素感應的範圍,四周的同伴沒多沒少,除非當中有人被頂替了,否則沒有任何外人。

然後迪爾再一次使用當日發現LL在山邊偷看的術式。

這次有別元素感應,而改為用元素操控,迪爾的術式很簡單,就是找出水源,而且範圍極廣。

沒有辨法控制任何元素的他,卻能精準的找出水份的位置,還包括人體內的水份。





別看小這個能力,要知道無論在那個年代,打仗最需要的是情報,連孫子兵法都強調這一點。

在魔法世界,沒有現代的衛星錄影,又沒有無人偵察機,要情報不外乎用雙眼和元素感應,可惜的是雙眼是你看到別人時,別人同樣也看到你,而元素感應同樣,當你在感應對方時候,對方比起直接望更容易感覺得到,除非對方沒有元素感應。

所以迪爾這個能力在情報方面卻起了大作用,使他能從平民被封為騎士的主要原因。

“的確,四周無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