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山賊跟著眼前這名陌生人。

在行程途中,不知有多少人有著衝動的想法,直接攻擊這名害他們捐失慘重的可恨之人。

不過都一一被迪爾與貓頭鷹二人所制止。

這是因為迪爾已經目睹兩者這名可恨之人的身手,根本不能用人類去形容的反應和速度。

若果能擊倒當然是好,若擊不中就多生變卦,這是迪爾不希望看到的。





走到半路中途,貓爪看見此路方向並不是伊高領地便憤怒地道︰“這條路根本不是去伊高領地,你到底是不是在耍我們呀?”

旁邊的貓頭鷹便阻止了他喝罵順著原話禮貌的道︰“公子可能你不太熟悉望風山地,這個方向確實如他所說,不是向伊高領地,接下來不如由我帶路到伊高領地附近再由你為我們帶路吧。”

薑果然是越老越,雖然十分不情願,但仍能在這個環境露出有善的態度。

“為何要這麼有善,若不是我母親被他捉去了,我現在就和他拼命。”

“現在還未是時候。”





而前方負責帶路之人,聽到貓爪的無禮之言並沒有因而發怒,面帶微笑的道︰“放心吧,我很熟這個地方,沒有帶錯路。”

如是者山賊們都一路無話,走了十數分鐘。

“差不多到了。”帶頭之人回頭向著山賊們微笑的道。

後方的山賊頓時打醒精神來,深怕有埋伏,每走一步都打量四周。

這一幕就似是帶旅行團的領隊帶著旅客去觀光一樣,只欠一部相機。





陌生人指著前方一處簡陋的住所道︰“你們的家人就在裡頭。”

剛說完,山賊便立即沖過去。

在他們的認知裡頭這個地點絕對有著埋伏或陷阱等著他們,但仍然不顧自己安危一舉沖去那座簡陋的住所內。

走左最前頭的貓爪一腳把那道門踢開,看到室內的畫面後卻令他呆在門前。

原本他以為看到的是一個個被綁起手腳的同伴們正被別人虐待著,不過眼前的事實卻是他的同伴正準備吃一餐豐富的晚飯。

他的同伴現在一個個都被他踢開門的舉動嚇得忘記了咀嚼口中的食物,並目光一致的看著踢門的人。

正是這個場景令到站在門外的貓爪感到難以置信,事實與預料的大不同,使他大腦一時間反應不及,在門前呆著,以他身後的同伴也出現同樣的情況。

很快,其中一名正在吃晚飯的夫人,她正是貓爪的母親,放下了手上的食物,立即走到一直為山賊們帶路的可恨之人道︰“大人,別怪他這麼粗魯,他平時很懂事的,這道門我們一會會修好的,別動氣。”





“沒問題,小意思。”

聽到大人不介意,隨後立即用力捉住還呆在門前的貓爪耳朵︰“你真沒禮儀,平時父親這樣教你的嗎?”一邊說著一邊把貓爪拉到原來她吃飯的位置旁。

其他人看到這個情況,都一樣的走到室內找個位置坐下來。

看到被捉走的同伴都沒事好奇的問道︰“媽,到底怎回事呀,你們為何都在這裡?”

不知道為何她的母親竟然害羞的面紅耳赤,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一句話來。

“別問這麼多問題吧,快點吃,明天為大人工作吧。”

然後山賊們都在這個新的居所先進餐,他們大塊朵頤,久違的飽肚感覺使他們重拾希望。





屋外的烏斯不明所以的問道︰“為什麼要搞這麼多事情來的?明明你都已經把他們的家人捉了,即使不給他們食物也可以使他們為你工作,還要為他們買食物又建這個宿舍…命他們自己建造就好了。”

“一群隨時會判變的人馬和一群甘心為我辦事的人馬,相較起來後者明顯對我來說更有利。”

“但也不用要搞這麼多回事,還要接他們的家人先到這裡來,又解釋要他們如何工作,說成什麼體驗一天的工作?”

“這是當然,若果他們本來就好好的談條件,本來真的不用這麼麻煩,不過他們選擇了捉拿我,所以我要告訴他們我隨時可以直擊他們的痛處,而且我選擇了寬懷大量,給他們食物,這是紅蘿蔔加巨棒。”

“紅蘿蔔加巨棒?”

“哦…就是獎勵和威脅吧,你也別問這麼多,我只是順勢而為,這種事情我也是第一次做的,我原本只是想和他們談判而已。”

“第一次做?”烏斯心想那來的大心臟做這種事情。

在LL原本的計劃當中,只是想和對方的首領好好的談,不過在早上已經看到對方傾巢而出,根本不像是來談判的,便立即改變原來計劃。





趁著山賊窩人丁單薄時,軟硬兼施,用大量食物引誘對方,並在他們之中建立威信,使他們放下戒心,到由石板所建造的簡陋居所。

這個簡陋居所本來是作為放置礦石的倉庫,在LL成為某花王的助手時,早早由身為晉升者的開羅所建造。

當他們來到倉庫便向他們解釋自己所需要的勞動力,並給他們體驗一下工作的內容,以及相關的報酬。

看到工作內容,以及親身體驗後,發現這是一份優差,雖然工作辛苦,但絕對有充足食物,而且還有酬金。

相對成為山賊來說,每天的收入並不穩定,市場好經濟好的時期還算可以,經過小小兔事件後商人都避而遠之,大減他們收入來源,使得他們每日連食物都不足。

顛覆了這班婦人的想像,她們原以為所謂的工作,其實是進行羞羞的事。

她們從山賊窩裡,聽到來人不停介紹的辛勞工作,其實是奉獻自己的身體,不過想到家人每天溫飽都成嚴重的問題,不想成為家中的負擔,勉為其難的答應這個像很富有的陌生人,所以當貓爪問道她的母親為什麼會來到這裡時,面紅耳赤的原因。





誰知道羞羞的事情竟然變成拿著一件奇怪的工具,然後敲鑿石子。

結束一天辛勞的工作後,還有濃郁的食物,不是平時的自己吃的稀糊食物,便大為興奮,認為這次是上天對她們的恩賜,給他們重括新生的機會。

大口大口的答案要求他們的家人為這個富有的“大人”工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