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我們這次真的被耍了。”等待了半天的野兔,很隨意的半躺在某塊巨石上說著。

其他人都失去了耐心,表現都鬆散起來,沒有一開始認真的看待這件事。

“等等,我們真的被耍了。”突然發覺了自己被坑了的迪爾面無血色,焦急的說起來。

手下們看到迪爾的面色,都知道事情嚴重性。

“趕快回去,希望我想多了。”





所有人前赴後繼的趕回山賊窩。

雖然外表看上去並沒有任何破壞的痕跡,但山賊窩異常寧靜,連個守門人都不見。

“這次我選錯了。”

趕快的走進山賊窩內。

原本這裡應該有著守門的山賊,以及他們的夫人和孩子,現在竟然空無一人。





大家都慌張起來向首領問道︰“怎會這樣?他們人呢?”

看到四處沒戰鬥過的痕跡略為安心,起碼知道他們不用擔心有性命次憂,然後道︰“他們應該已經被…”

“沒錯,他們已經被我捉了。”一把陌生的聲音從他們之中響起。

眾人立即警戒聲音的源頭。

“誰?”





“還可以是誰呢?我們還是先談談條件吧。”

“還有什麼好談?”

接著有幾個情緒比較激動的山賊已經向著來人不顧一切先來幾發術式攻擊。

有個瞬間覺得這名陌生人的氣質突然改變,然後用極為敏捷的身手,輕鬆的躲過了那幾發攻擊。

“住手。”遠處的迪爾見狀立即大喊道。

只見對方的氣質突然又回到本來的狀態並道︰“這做法的確明智,一來能試對方的身手,又能減去剛才攻擊的磨擦。”

被道出了想法的迪爾略為尷尬的道︰“你到底想要如何?”

“首領,別再和他廢話,趁著他只有一人,直接把他拿下吧。”





就在此時,來人拿出一枚奇怪的道具,這件道具雖然奇怪,但其作用山賊們都不會忘記,因為這件道具正正是當日的閃光彈。

山賊們都趕快用手掩著眼睛,避免再受當日之苦。

這枚閃光彈對山賊來說歷歷在目,應該這樣說,被閃光彈致盲過的人都不會忘記那種痛苦。

“你現在是來為伊高報復嗎?”

這裡迪爾已經知道來者是當日阻止了他們劫持伊高領主的人,自然把兩件事聯想起來。

“千萬別這樣說,我一直都說是來和你們談條件,談工作,談交易的。”

“你都把人捉走,還談什麼呢?”





“是你們一早的整裝待發的想把我拿下,若不是你們傾巢而出,我也不會出此下策。”

“你意思是你一早已經在監視著我們嗎?不可能,我們每天都在附近守備,而且都用元素感…”在他說話的同時,使用著元素感應,不過卻不能感應眼前的這人,彷彿他說不曾存在一樣然後難以置信的道︰“是你?”

這裡所指的是你,正是當日二人第一次打過照面的那一天。

記得當日在外面搶了一件後來被稱為邪物的東西,接下來就發生糧倉失火,然後在佈滿整個山賊窩的元素感應之下,竟然無故出現了一個身穿與大家相若的服裝並在自己的住所處出現的怪人,被稱為怪人的原因是這人是不能透過元素感應感知。

“沒錯,當日那人就是我。”

此話一出,迪爾隨即震怒起來,就是因為此人使他們失去了過冬的食物,還是此人阻止了他們劫持領主的計劃,這人三番四次把他們玩弄於股掌之中,現在還要拐走了他們的家人,任誰都不能冷靜下來。

“快把他們還回來!”

“不是我不想他們回來,是他們不願回來呀!”





“你少在那邊胡說!”

“隨便你們如何想,現在要跟我找回你們的家人嗎?”

“快帶路!”

“首領這個絕對是陷阱呀!”貓頭鷹在身邊提醒著。

“即使那個是龍潭虎穴我們都要去,他們的家人都在那,我們不能放棄。

看到迪爾下定了決心貓頭鷹都沒有再多說話去阻止,不如留下氣力去應付接下來的硬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