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爐流出來的鐵經過冷卻後,被開羅提上手。

“這些為什麼不同於我以往分解出來的鐵?明明我那些不是這樣,怎麼說呢,我利用術式好像感覺得到,兩者之間還有一定的分別,不過這種感覺我不知道如何說出來,這是我的錯覺嗎?又好像不是,總之我覺得兩者有不同的分別。”

LL伸出手,接過這種新方式取得的鐵,另一隻手拿著開羅透過術式的鐵。

“到底兩者有何分別呢?”然後瞬間LL雙眼失去焦點,氣質轉變到換了另一個人,並雙手一起用力。

這一下就得出了三個結果。





第一,新的鐵明顯比較硬,但同時脆,被LL的手握碎了其中的一小塊。

第二,而開羅透過術式的鐵就比較軟,只留下了小小的手指印。

第三,就是手已經受傷,雖然肉體質素已經比一般人強大,但要比鐵硬自然是沒可能,這裡是現實的世界。

細心的艾德拉自然注意到,就從旁施展回復術式,把手上的傷口回復原樣。

“果然,兩個的確有著一點區別,但為什麼呢?”





心裡想著想著,忽然回想起某些動漫的內容,就是有名鐵匠,會把鐵燒紅,然後不停的敲打,最後用水冷卻的這個情節。

“哦!我明白了,開羅你試試再把這些鐵分解。”

果然,開羅對新方式取得的鐵施展鑄造術式,新的鐵慢慢就會變成和開羅分解的鐵無異。

其實這個原因正正主要是提純不正,一來高爐的溫度不足,依靠愛倫加熱並且木炭作為燃料,並不足夠到鐵的熔點,所以當中殘留各種的雜質,這就是生鐵,而透過開羅術式是百分百的提取鐵,沒有任何雜質,是純鐵,同時稱為熟鐵。

不過沒有這方面知識的LL自然不太清楚當中原因,唯有從瑣碎記憶片段和部分知識去分析到底那個地方出錯。





“這樣一來,不就是還是要靠著開羅嗎?不行,唯有自己動動手,試打鐵。”

...

畫風一轉,突然多了一個似模似樣的鑄鐵爐。

為什麼說似呢,因為那個爐並沒有水泥那些物料建造,一來是麻煩,二來是LL不會,當然後者問題比較嚴重就是了。

加熱方式和之前相同,利用愛倫和木炭加熱鐵的材料,而這個爐的作用就是把熱空間困於爐中,減少流失。

然後就利用開羅所造的鐵鉗,試試打鐵。

人生的第一次打鐵,當然是手忙腳亂,整個操作即使是完全沒有打鐵概念的其他人都能看出他完全不懂。

在努力了好幾天後終於打出了一塊比較完整的鐵,動作亦變得像樣起來,但這個速度完全比開羅的分解速度慢上不小,更別提要造成各種製品推出市場販賣。





當然這些天不只有LL自己打鐵,其他人都想試試手,當然這裡試試手的人中不包括還是小孩的愛倫就是了。

某一天。

“唉,怎麼辦呢?還想造些武器出來,前些日子經常被倦入各種麻煩之中,若只有自己還好,但拖著他們就很麻煩了,但沒有他們同樣也很麻煩。”

想著想著再次來到鑄鐵爐外。

在鑄鐵爐外遠遠就聽到打鐵的聲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