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LL走到鑄造爐的附近,便聽到噹噹聲響。

這明顯是打鐵的聲音。

從噹噹數聲,已經能夠聽得出均勻的節奏,力度的大小,都控制得相當好。

應該是連日來打鐵之人中水準最好,但到底會是誰呢?

「誰人竟然在這個時間節打鐵呀?等等這沒道理,在沒有愛倫的加熱術式下,應該是無法打鐵的。」





滿腦子疑惑著到底是何人有著高超的打鐵技巧以及在這個時間偷偷的打鐵。

只見LL放輕腳步,怕自己阻礙了對方,安靜的走近打鐵爐室。

現在的打鐵爐今非昔比,整個設施開始成形。

不再只是隨意地在空地放置一個所謂的打鐵爐,已經把它放到室內。

當然這個室的外牆都是由魔法石板建造出來,所以牆身都是粗糙無比,還帶有些碎石和雜草。





室外的四周擺放了幾紮柴枝,作為火爐的輔助燃料。

走近了打鐵爐室的LL好奇地從氣窗看向室內,這一看完全出乎意料。

打鐵者竟然是力柏!

力柏一直在他的心目中,一直都是對所有事情都不感興趣,即使鍊金術他都提不起勁,至今連他為什麼要加入到鍊金術公會都不太理解。

有著置若罔聞的這個形象的力柏,今日竟然私自練習打鐵?





回想起連日來即使有打鐵的環節,力柏都沒有怎樣參與,只有從旁觀察。

不知是不是需要金錢的原因,這些天他本人提出在鐵礦山掘鐵,而LL會根據他的產量給予應有酬勞。

力柏憑著自己滿身肌肉,他一天的產量幾乎和半批礦工相約,所以礦工們都會叫他一聲大哥。

不過到底為什麼今日突然生了打鐵的興趣呢?

「大哥真的不是我燒你們糧倉,求求你放過我吧。」打鐵室內傳出某名男子哀求的聲音。

那人正被五花大綁,他身旁還有原為山賊後的監守者。

「別說這麼多廢話,好好的加熱。」回應他的正是那名監守者。

原來他一直在打鐵爐旁邊釋出火焰為打鐵過程加熱,他之所以面無血色,一看就知道這是魔力被消耗得七七八八的疲勞跡象,只是他面色的情況比一較人來說更為嚴重。





仔細觀看之下,這人不是陌生的面孔,正是當日LL用手槍攻擊了某貴族後,貴族們向傑諾斯借黑衣人為自己討回公道。

最後竟然被LL利用山賊借刀殺人,把那群黑衣人一網打盡,最後當中一名自稱會用火元素術式的黑衣人更被捉到山賊窩裡去。

自那次事件之後,山賊們每天都恨不得殺了他,以報深仇大恨。

但火元素術士比其他的水土風稀少,其功用又是絕佳,既可煮食,又可在過冬時保暖,所以才留他一命。

不過要知道在魔法世界綁是沒有什麼用,因為隨便用風刃,火燒等等的方式,就能把繩子割斷燒毀等等,總之有千萬個方式。

所以唯一的做法就是放電,意思就是把所有魔力消耗完畢。

要知道消耗是否完畢,只要利用元素感應和發光石兩者即可知道對方有否留有一定量的魔力。





就是這樣,這名可憐的火元素術士每天都被放電,面色一天比一天蒼白,剛回復一點就要被消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