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休息一下嗎?”LL向著路易斯問道。

“…”路易斯不敢答覆。

他雖然早已急不可耐的想和這名對手再次切磋。

但在自己心目中,對方有著不可動搖的身影,他雖然好鬥,但理智不停告訴著他,對手很危險。

只要站在對方身旁都感到無形的壓力,這個身影在自己友方時無比的可靠,當成為對手時就變成山一樣大的壓力。





未等
路易斯回覆,LL再次說道︰“既然不需要休息,那不如我改一個方法。”

然後開始把身上的物品放到他的面前。

這些物品有著,手槍,戰術手套,萬用刀,鐵弓,斧頭和粉袋。

當然路易斯並不清楚這些物品的名稱,但大致用途還是理解。

他看著地上的物品不明所以。






“你剛才已經出戰了一次,若果我還全力的和你決鬥,好像不能說服你,有見及此為了你不讓你有任何藉口,現在你可以從地上為我挑選一個道具,接下來在決鬥的期間我只能使用你為我選擇的那一件道具攻擊你,道具以外的一切都不能攻擊你。”

聽到對方的意思後心裡想著︰“剛剛那場算是有戰鬥過嗎?我只是隨意打出一拳而已,他是在看小我嗎?”

但是他並沒有因為對方小看自己,沒有用盡全力而感到被侮辱,反而感到一點安慰。

雖然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想法可恥,但這一次有機會戰勝這個遙不可及的對手,希望藉此擺脫心理陰影。

不但沒有推卻對方,反而努力盤算地上的物品,到底選哪個更有利於自己。





此時女子組的成員已經議論紛紛。

他們在剛開始時還在討論,LL為什麼要這樣便宜路易斯,然後不知何時慢慢的開始討論到底選那個嬴面最大。

艾達便開始說︰“選那個銀色的呀,那個不是裝飾品來的嗎?絕對選那個吧。”

女子組說話聲音不大不小,但在場人士都聽得到,當中自然包括路易斯。

路易斯心道︰“銀色? 這不就是老師所說這是叫槍的道具嗎?”

他便開始想像假如選擇銀槍的話。

砰!

完。





然後很快的搖搖頭︰“…到底剛才是誰在提議這個蠢答案,選這個我會死得很慘。”

看過多次銀槍的威力,路易斯自然不會選這個,他甚至有理由懷疑,若果當初不是沒了一種叫子彈的東西,對付從彼亞領地來的高級冒險者只需要遠遠砰的一聲就能輕鬆擊殺對方,自己連出場的機會都沒有。

然後又聽到不知那個女生的提議︰“我會選那個手套,那個我們平時打鐵時用來保護雙手的,雖然我們用的沒這麼高級就是了。”

然後路易斯心道︰“手套? 我記得應該是這個覆蓋手的道具吧。”

他便開始回憶第一次看見這個道具時的情況。

“風刃。”

“終於打中了,在這個距離用風刃攻擊中了掛在遠遠的手套。”





然後執起手套時。

“嗯? 怎麼還是完好無缺呢?”

然後很快的搖搖頭︰“…到底剛才是誰在提議這個蠢答案,雖然這個好像沒有任何攻擊力,但我的風刃就完全沒用了,加上選擇這個的話,同時間接解放了對方的拳頭吧。”

然後又聽到不知那個女生的提議︰“不,我會選萬用刀,那個工具雖然很多用途,但距離很短。”

路易斯心道︰“萬用刀? 嗯…好像聽過,但又不記得是那個,等等用排除法的話,應該是這個最短的吧。”

還未進入回憶的畫面,路易斯就已經搖搖頭︰“…到底剛才是誰在提議這個蠢答案,這麼多種道具,樣子十足古時刑罰的工具。”

接下來路易斯都沒有再聽從那班女子的建議,開始慢慢的打量其他物品。

他看著鐵弓︰“這是什麼來的,形狀這麼奇怪?會不會是什麼道具呢?算了,選這個風險太大了,不如選手套更好吧。”





然後再把視線移到斧頭處︰“這又是什麼來的,看著這麼鋒利的沿邊,根本和伊高的傳承鷹之喙一樣鋒利(銀劍的名稱),絕對是可怕的道具,不可選。”

趕快的把視線移到其他地方,深怕再看多一眼會引起LL誤會認為自己在選這個,然後把視線急急的放到最後一件物品身上。

“等等,這不就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