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選好了,就這個吧。”

充滿自信的路易斯選了粉袋。

“想清楚了嗎?”

“我確定是這個,然後你真的不會用這個以外的東西攻擊我嗎?包括拳頭和腳。”

“我說了是就是啦。”





看到LL爽快答應,路易斯謹慎起快,經歷過多次被對方出奇不意的手法,還是上前拿起這個粉袋︰“裡頭的確是粉末,沒有任何硬物。”

為了再進一步慎防有詐,直接用粉袋大力敲敲自己頭顱心想︰“完全不痛。”

“可以了,就這個吧。”然後一手把粉袋拋給LL。

現場環境只見現在二人就對立而站。

“開始吧。”路易斯大喊。





以好鬥性格的路易斯果然率先發動攻勢,搶佔先機,隨即放出十多道風刃。

有別於第一次決鬥,這十多道風刃迎面而上,不管是準繩度和施法速度都有著明顯的提升。

不過面對著擁有反射神經遠超一般人速度的LL,這十來道的風刃在他眼前已經是小菜一碟,即使再來多一倍都不足為患。

輕輕挪移身體,十多道風刃被從容的避開了。

這一幕看得其他人目瞪口呆,有場人士中除了伊莉絲,烏斯和路易斯外,其他人從來沒有看過LL的戰鬥方式。





他們對LL的印象一直以來都只是透過伊莉絲口述來憑空想像出來,部分情節什至被認為是伊莉絲帶點吹噓,帶點幻想的成份。

誰知一看到LL面對十多道快速的風刃如潮水般密集的攻擊,竟然能從容不迫的完全避開,雙腳連地面都未曾離開過,看得大呼過癮,而伊莉絲不知為何好像忽然有了點自信,就好像在說看到了嗎。

“難怪他能從小小兔事件中成為幸存者,原來確是有著真本事。”艾達驚訝的說著。

“竟然這樣就能避開?”作為對手的路易斯同樣大吃一驚。

當然路易斯自然知道依靠這十多道風刃是絕不能成功擊敗他的對手,原本只是想藉風刃來分散對方的注意力,誰知對方好像看也不用看的就完全避開,視線沒有一秒離開過自己身上,計劃同時宣告失敗。

他眼見這方法不通,就改用第二種方式︰“既然風刃失敗就改用另一種術式吧。”隨即手腳都凝聚起綠光,明顯準備來場肉搏之戰。

只見路易斯已經埋身進行攻擊,拳腳並用,期間還邊出拳邊偷偷的放出風刃術式,希望打對方一個出其不意,可惜全都打了水漂,一一被對手輕鬆避開。

在這裡不得不提,這個凝聚綠光於手腳的術式,並沒有提升路易斯本身任何的身體能力,沒有任何武術底子加上沒有優秀的運動神經,所以比起風刃術式來說更容易避開。





和風刃相比,這個術式的優勢就是免去需要精準的瞄準時間和減少能量流失。

“想不到他竟然可以不依靠道具不依靠術式,甚至不依靠半點能量,就能與一名騎士對抗,到底我和他之間差了什麼東西呢?我能否和他一樣呢?”

這句話出自維迦的內心,原本因晉升者的打擊,導致希望破滅。

現在當看到LL的戰鬥,突然重拾信心,死灰復燃,再次燃起希望之火。

這時烏斯就開口︰“雖然這場決鬥看似是LL佔上風,但不要忘記,他除了路易斯選擇的那個道具外不能以其他方式攻擊,這要怎樣打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