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地上,二人一攻一守,算是難分難解。

看路易斯在長時間的戰鬥之中,一邊凝聚綠光於手腳又不停施展風刃,能量消耗得飛快,從面色明顯能看出後繼不接。

另一方面體力上LL似是佔優,但因底牌盡露以致再無攻擊手段。

就在這個時間突然聽到嗶的一聲!

聽到嗶的短聲響,就表示屏息障能量條已經下降到一定程度。





“什麼回事,為什麼這麼突然?是誰呀?”

這一聲就嚇得LL不淡定了,無故下降了這麼多,絕非普通事情這般簡單,然後望向四周,希望找出問題的所在。

“為什麼我看到他有一瞬間表情突然很緊張了?”烏斯問道。

“難道之前想錯了?他再無下一步了嗎?”莉莎想著。

不過剛想找出問題的原因,那一剎那的分心,就導致路易斯有機可乘,被風刃割傷了一丁點。





這一下便看得伊莉絲心痛極了,就像是她沒了一邊肉的感覺。

看見有空子可鑽,路易斯當然不會放過這般機會,飛身衝向對手,試圖壓制對方。

“原本打算慢慢來,現在不跟你玩了,趕時間。”這個趕時間當然是找出能量條下降的原因。

在路易斯飛身衝過來時,LL立即張開嘴巴大口吸氣,然後一手把粉袋中的粉末潑向對方,隨即粉末被散發到空中四周。

不過這一點路易斯好像早已經預料得到這個畫面,然後嘴角上揚。





想著已經結束的LL看著眼前到處粉末的環境,隱約看得到綠光越發強大,然後一個全身覆蓋綠光的身影從粉末範圍似箭而出。

當綠光穿出來時,只見路易斯身體上下包裹著綠光,而綠光凝成一副盔甲一樣。

這一幕似曾相識,正正是當日那個半瘋半癲的高等冒險者所用技能。

與之相比路易斯的盔甲並不凝實,看來這一術式還未完全被開發成功,不過已經足以阻擋粉末吸入體內。

當日死裡逃生的他,在康復過來後,便發現自己能夠使用這一個術式。

他這麼確定他不怕粉末,正正因為那個瘋子同樣以這一招避開了紅髮的秘制香囊,所以他依樣畫葫蘆,就能避免吸入粉末。

這一下倒是讓LL意外萬分,竟然還有這個底牌未曾使用。

焦急的維迦問道︰“不是說那些粉末有毒嗎?為什麼身在粉末之中的路易斯沒有半點事。”





莉莎便道︰“你仔細看一下路易斯。”

擦一擦眼睛,再瞪大雙眼再道︰“他的術式改變了?全身變成綠光了。”

“若我沒有猜錯,這個術式覆蓋了他全身,所以他根本沒有接觸到任何粉未。”

聽到這裡維迦心裡一沉︰“果然沒有強大的術式,根本改變不了任何事實。”

“看來勝負已分了,他手上的粉末已經所剩無幾了,已經無法攻擊到路易斯,接下來只能被路易斯單方面攻擊了。”莉莎冷靜的分析著。

伊莉絲終於沉不住氣的向她道︰“不會,LL不會輸的。”

二人因意見不合而對望,現場頓時尷尬起來。





會讀空氣的艾德拉這時為了緩和氣氛,轉移眾人的視線回到決鬥中的二人︰“快看那邊,現在怎麼回事,又差一點了。”

聽到伊莉絲的打氣,雖然維迦心裡沒有底氣,但她仍然希望LL可以勝利,她想透過對方去證明沒能量的都能成為強者,更何況自己呢。

此時戰況明顯一面倒,原本在對戰中路易斯一直顧忌對手的粉末,現在對手手上唯一的武器都失去了了,可以大展拳腳,不用畏首畏尾。

不過這時很奇怪,剛開始時二人的距離始終保持約在兩隻手臂之間,現在竟然只有一隻手臂之間。

最奇怪的是,不是由作為攻擊方的路易斯走近對方,反而是作為迴避方的LL拉近距離,這一點讓人難以理解。

決鬥仍繼續進行。

綠光盔甲沒有令路易斯變快,只是薄薄的在他體表前形成一件戰衣,所以並沒有因此而佔了體術的優勢,這一點保持不變。

你一拳我一避,你風刃時我再避,場景不斷重覆又重覆。





時間又過了數分鐘。

作為攻擊方的路易斯已經再無氣力作出攻擊,反倒想與對方保持距離,不過LL並沒有讓他得呈,反而更緊貼雙方的距離。

“他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眾人在討論著。

大家不明所以,就連擅長分析的莉莎都不理解眼前所看到的事情。

又過了數輪你攻我守,開始發現路易斯面色不對勁,並雙手乏力,眼神散喚,看似快支持不住了。

在眾人疑惑之際,路易斯竟然解開了綠光盔甲,並貪婪的大口吸氣。

這個瞬間又怎會被他的對手放過呢,就像預料對手會解開綠光盔甲,立即把手中的粉末輕輕的倒在路易斯的口。





吸入了粉末的路易斯,感覺到身體不受控制,眼前發黑,終於暈倒在地上。

“發生了什麼事?”

“我是否錯過了什麼?”

眾人頭上就如長了問號一樣,一個個問題隨之而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