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眾人疑惑LL下一步之際,他已經有所動作,輕輕的用手指沾上少量粉末,並迎面向路易斯彈射。

少量粉末並沒有如眾人所想的直飛到路易斯四周,慣性早已被空氣阻力所阻擋,然後隨風飄動,很快從眾人視線內消失不見。

眾人互相對望,內心同時想著,就這?

奇怪的是路易斯接下來的應付方式同樣令人匪夷所思,只見他急忙的後退,並用手掩蓋口鼻。

在眾人看來整套動作沒有任何的攻擊成分,為何路易斯嚇得面青,並連忙後退呢?





這是因為在場人士當中只有路易斯看過這包粉末的作用。

記得那次的小小兔事件中,他目睹過LL使用這種粉末,一瞬間把多隻成長起來的小小兔放倒的毒藥。

那些小小兔雖然未成長至最高級,但以當時的路易斯連那種級數的小小兔一對一都未能佔優,可想言之在他心目中這種毒藥的威力是多麼可怕。

即使如此,他同樣知道了這種毒藥的破解之決,就是不吸入這些毒藥即可。

記得當時口鼻都比對方掩蓋著,然後從毒粉範圍中突破而出,最後跳下水中,洗滌身體。





回憶之事就暫且結束,簡而言之他正是因為清楚知道這個毒藥的優缺點才選擇這個作為對手的道具。

開羅忍不住發問:“你們到底有沒有知道那包粉到底是什麼來頭,為什麼輕輕一揮可以把那個戰鬥狂魔嚇得退到十萬八千里,有什麼出奇之處,為什麼我們不知道呢?”

他的發問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不是沒人想回答他,而是沒有人知道答案,無法回答。

這時伊莉絲便準備嘗試解釋:“我猜,這是因為那包粉末是毒粉吧。”(我猜,這是因為那包粉末是毒粉吧。)

說話的明明是伊莉絲,但聲音來源卻有兩把。





多出來的一把聲音明顯不是來自伊莉絲,伊莉絲的聲線溫柔,另一把聲音盡是挑逗。

大家自然沿著另一把聲線看過去,一名身穿紫色女性服裝,雙目盡是露出玩味性的眼神,這人理所當然的是莉莎吧。

“莉莎小姐,今天有什麼風吹你過來。”烏斯立即變成一名下人,走到莉莎身邊恭維。

“今天正好閑著,這段日子從你的書信又再一次聽到很多不可思議的事,便過來看看你們最近的成果,誰知剛到就看到二人正在決鬥了。”

“莉莎小姐,正好可以看看二人的表現。”

“他們二人的決鬥的確是很頂尖的水平,應該和奧術會的決鬥不遑多讓,但是為什麼LL好像故意不攻擊對方呢?”

然後烏斯立即化身成小解說,由早上枕洗開始慢慢的詳盡的解說到現在。

“原來如此…就我看來,這名叫路易斯的騎士應該早已知道那包粉末的作用了。”





自從莉莎到來後,伊莉絲不知為何目光總帶著敵意,細細聲的道︰“這點我也想得到啦。”當然沒有其他人聽得到,不過卻逃不出心思細密的艾德拉。

“照你這樣說,不就無計可施,只可單方面被攻擊了嗎?”

“這一點我就不太清楚了,但看LL的從容的樣子,應該還有部署的。”

“不知道就不知道啦,就只會裝會。”還是伊莉絲細細聲的道。

旁邊的艾德拉感覺得到,伊莉絲並不知道自己心態改變得如此反常,看來她對這名叫莉莎的女人完全沒有一絲好感,而且有點…“酸溜溜?”

接下來更是注意我到,每當莉莎說話完後,就會用那玩味的眼神看一眼伊莉絲,而伊莉絲很自然的反瞪對方一眼。

艾達鬼靈精怪的問道︰“你在看什麼?”





“我好像看到另一場決鬥。”

“那裡那裡?”

“沒有呀,我隨口說一下吧。”

“哼,現在你都變得懷懷了,沒有以前這麼守舊。”

“是嗎?我都變了嗎?”然後便開始沉思了一下,自己何時改變了以往的態度。

在眾人的討論間,決鬥中的二人當然沒有停手,還是你一拳我一閃。

不過任何人都可以看出,路易斯體力欠奉,並不能支持他長時間的戰鬥,呼吸變得急速,動作開始變得緩慢下來,面色漸白。

另一邊他的對手面不紅氣不喘,還是那副從容不迫的面孔,完全不像長時間戰鬥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