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女子組各人此時毫不客氣選擇自己心儀的飾物。

“我這個好看嗎?”

“不錯,我這個呢?”

“很襯搭你的風格。”





“這個呢?”

“還好,不如你試試這個。”

現場環境樂也融融,直至某位作死的進入了這個已經被劃分的區域。

“大家不如看看我帶得如何?雖然我是男性,但我認為這個我帶得也不錯,起碼這算是我的作品了,所以我決定⋯”

連話都沒法說完的開羅,放在頭的首飾瞬間已經被女子組奪走,過程之快連LL都看不清楚,只留下頭髮被扯得凌亂糟糟的開羅。





經過此事,沒有男性再敢踏入雷池半步。

不知過了多久,大家都選了自己心儀的飾物。

“我決了我選這個。”

“我可以拿這個嗎?”

“多謝公子相贈,願主祝福你。”





“我選這個。”“(我要這個。)”

果然事情往往不會太順利,竟然有二人選了同一個飾品,那二人所指的自然是伊莉絲和莉莎。

她們二人都是智慧較高的女性,同樣是大美女,又有著相同的眼光,理論上應該是好姊妹,再差都應該成為是好朋友,但卻偏偏結為冤家。

這時就尷尬了,她們完全沒有絲毫讓給對方的念頭。

看見勢色不對勁LL偷偷的對開羅道:“快!快鑄造一個和七號一模一樣的出來。”

開羅都明白這事不能拖延,立即觀看七號首飾的設計紙,然後崩潰的說道:“那個七號飾品不是我制造的,是力柏親手打造,他那雙巧手製作的和我用術式製造的不同,那些邊界刻線細緻度並不是我所能染指的。

“平時就叫你多多練控制能量的細緻度,現在如何是好呀。”

“我也不想呀,本來要很細緻就已經很難,加上晉升了以後,能量變多了,控制變得更加困難,單單控制能量的輸出量已經用盡我氣力,還要精細的控制,你當我是誰呀?再者…”





“算了,不想聽你的藉口,別管那麼多啦,你先製造一個差不多出來。”

果然,開羅僅花了十多秒時間的便製作了相若的首飾,但外表粗糙,與正版而言根本毫無可取代性,即使是LL本人都能看出兩者有著明顯差別,更何況是挑選了數小時的二人,絕對瞞不過她們的法眼。

“不如…”

這時LL希望讓二人化干戈為玉帛,正要開口就被二人同聲同氣打斷︰“沒有不如!”

二人氣勢迫人,嚇得LL連忙閉嘴。

開羅從旁分析道︰“現在怎樣辦呀?我看她們二人隨時大打出手,很久沒看女子動手,留在這裡看看都不錯,你猜她們二人到底誰勝誰負呢?”。

“還能如何辦?趕緊避避風頭吧,現在沒人能阻止她們二人了。”LL已經不想再理,趕緊走人。





眾人看見連一向氣定神閒的LL都露出這個慌張的樣子,趕快緊隨其後。

烏斯在臨出門前還想向伊莉絲說句話,卻被莉莎阻止說︰“別說多餘的話。”

連走在最後的烏斯都離開了小屋,現時屋內只剩下二人對峙。

沒有人再知道她們二人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

小屋外面路易斯已經甦醒過來,沒有剛開始般激動,反而默靜而坐在,露出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像個活死人,不知道是因為敗給LL而氣憤自己的無能還是失去了再向山賊迪爾一雪前恥的機會。

看到LL一行人從屋內出來,回過頭來,想問點什麼,卻又不知道要問什麼,更不知問題出在哪裡。

“醒來了?正好跟我走走吧。”

路易斯點了點頭就跟著走沒有探究到底要到哪裡去。





很快路易斯跟著眾人走路,這個方向正是礦工們工作的地方。

“你不怕他突然又…發瘋了嗎?”艾達整段說話越說越細,深怕對方聽到。

“你看看他現在這個模樣還能怎樣?”

艾達回頭看向路易斯,走路的過程都是垂著頭,別人不知還以為地上在金條。

“你們先去其他地方吧,我跟他到別處走走吧。”話後就帶著路易斯閒話家常。

“你認為平時山賊們都在幹什麼事?”

“我…我不知道。”沒有心情說話的路易斯,隨便敷衍一句。





“不用怕,有什麼就說出來,只要你認為是對的,根本沒有什麼可怕。”

聽到此話,好像幫了路易斯打了雞血一樣,頓時破防的道︰“我不明白,為什麼老師你竟然和那班山賊為非作歹,在我心目中你是我想追趕之人,你是我的榜樣,面臨一個個難關都能靠著不同方法去解決,既有實力又有想法,我想不明白那個完美的形象竟然和山賊混在一起,我真的很失望,我知道我鬥不過你,那我只解決另一方,希望你回到正途之上。”

“咳…咳咳,原來是這樣。”

說到這裡,自己原來都誤會了路易斯,他不是在乎那一戰之仇,而是在乎自己,原本打算開解別人,突然被對方誇得上天去,一時間接不上話。

“好吧,我先帶你去看看我和山賊暗地裡有什麼勾結,你到時再勸我一把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