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路易斯前往礦山的路途中閒聊。

“你能說說你對他們有什麼印象嗎?”

“他們都是邪惡,殺人不眨眼的,做著各種下流的勾當,可恥,什至會吃人…全部都是罪無可恕。”

在路易斯心目中那班山賊完全是邪惡的代表,但LL清楚明白原因出於那一方。

他有這種印象,不是基於他們是山賊,更不是那一次的綁架案,而是山賊們的身份,灰堡人,應該說是前灰堡人。





還記得魔法世界前些年時間,是處於戰爭之中,最後被現時的帝國,即芬里斯帝國統一版圖

只要在歷史科上稍稍用腦讀一讀,都會發現朝代更替總是因為前朝出現問題,可能是君主荒淫無度,亂收重稅,政策朝令夕改等等…永遠沒有一次是前朝很好所以被推翻。

在這裡我們學到,出師需要名義,如同人需要榮譽一樣,總不能說成自己是貪圖權力或資源。

可想言之作為勝利方的芬里斯帝國會如何編寫敗方的灰堡人了吧。

雖然這段戰爭從發生到結束,路易斯還未出生,但從小受到的教育,尤其他是在騎士學院接受教育,很自然的把所有問題都推卸到灰堡人身上。





在耳濡目染的環境下,這些年接收而來的訊息一步一步變成對灰堡人的刻板印象。

在路途上,沒有立即指出對方吸引的訊息可能有誤,相反的讓他一口氣說出對灰堡人的行為印象。

二人終於來到礦山之中。

再次來到礦山,這裡規模比昔日改變了不少,更大更廣,礦工人數添加了不少。

很快就有礦工注意到老闆經過,這人就是野兔。





立即走到老闆面前道︰“大人,今天工作情況良好,不知道有什麼事呢?”

“沒事,你們繼續工作就好了。”

身旁的路易斯看得這群灰堡人一個個的用奇怪工具在敲打石頭,有的就用風刃代替奇怪的工具,有的就用土元素術式直接抽出石頭,忍不住問道︰“他們在做什麼?”

並沒有回答,因為要解釋不如直接讓他嘗試整個流程,遞上一把鋤頭,然後在他身邊示範一次。

經過幾番教導後,路易斯終於成功敲出鐵礦石,露出一臉滿足感。

當然這只是起步,只是整個流程的第一步。

然後就把剛才的石頭放到運輸車,再運到倉庫。

一路上路易斯都充滿著疑惑,但看見現場大多數人都在做同一樣事情,並無不妥,就照著其他人一樣的做下去,期間還和身邊的人有講有笑。





接下來,由敲打石頭,到運送過程,最後連打鐵的步驟都嘗試過。

終於完成整個過程。

“哈哈,這支棒是我打出來。”

這條鐵棒被打得東歪西倒,完全不是什麼好東西,不過這些原料只要加熱後便能再造不會浪費。

“時間差不多,去吃飯吧。”

到了飯堂,一個個看見老闆來視察,大家都禮貌的道︰“大人。”

“你們繼續便好,不用管我們。”





路易斯到處參觀,顯然從他的角度,認為這裡地方不大,但設備齊全,一桌一椅都是製造出來,就連擺放出來的食物都不只是粥水,還有肉吃。

“隨便吃吧。”

“隨便?”

“把你的碗裝滿吧。”

工作了一天後,吃了滿足的一餐,路易斯舒爽的道︰“不錯。”

“不錯?真不知道你們是如何吃得津津有味,鹽都沒有,若不是有肉類本身有一定味道否則我完全吃不慣這些食物。”LL想著。

晚餐過後,礦工們收執碗盤,用水元素術式清潔,然後風元素術式吹乾,他們動作熟練,明顯是連日來的習慣。

“今天如何呀?”問身旁的路易斯。





“嗯…若再多給我點時間,我一定做出一把和銀劍一樣的道具出來,但你不是說帶我去見那班山賊嗎?是明天去嗎?”

“不用了。”

“不用了?你反悔了嗎?”

“不,你已經看完了,什至和他們有講有笑。”

“那有?我何時…我和他們有講有笑?”這時路易斯終於意識到剛才一直在工作的那班人就是罪無可恕的灰堡人。

知道路易斯意識到後便道︰“對呀,你還和他們做一樣的事了。”然後做個鬼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