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他們…他們不會是灰堡人。”

很明顯每個人認知與現實出現了矛盾時,通常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否定。

某些人在這裡便會出現分歧,有的會選擇充耳不聞,選擇性失明,有的在這裡就會顯得理性,會嘗試接納新的事物。

按以往的表現來說,路易斯這人應該屬於前者。

但這時他做出了與以往的自己不一樣的選擇,看了一眼面前的老師,然後道︰“我想再多看一點。”





就在此時,LL這一瞬間就怕了,不是因為路易斯的選擇不似預期,而是聽到數下警報聲。

很明顯自己一個不小心的改變了路易斯的命運,而且是極大的改變,所以能量條一瞬間下降到只剩五分一,才會出現數聲警報聲。

顯然這件事發展遠超自己所料,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你確定嗎?不後悔?。”

在LL的角度來說,這一次改變命運不知是好是壞,他不像三不仙一樣,了解命運的去向,只知道命運改變了,改變後會發展如何,並非他能控制。





這句話聽得路易斯奇怪起來,就只是看一看,有什麼可後悔呢?便道︰“不後悔?有什麼可後悔的。”

看著對方的眼神如此堅定,就像曾經的自己,穿越前的那一刻,雖然局面變得多麼凶險,但完全沒有一刻後悔過。

“好吧。”

然後二人就到了山賊窩去。

剛到來,這裡已經不再是山賊窩,成了個小村莊。





這裡開始有木造的建築,應該是某些礦工們看見了倉庫的建築,然後模仿出來的製品。

有村莊外已經看見有孩子在附近草原玩耍,而婦人在附近看管孩子。

看見這個景象的路易斯,昔日的印象已經動搖不小,彷彿有什麼在大腦衝擊。

捉住內心最後一根稻草然後問道︰“他們為什麼要當山賊,他們不就是因為是邪惡才…。”

“他們只要食物而已。”

“食物?沒可…。”

就在這時,路易斯回憶起與山賊頭目迪爾的第一句話︰“我們只是來討點食的,不知大人可否給點食呢?”

然後回覆道︰“即使缺少食物,不一定要用這種手段。”





“什麼手段?”

“這種強搶的手段,這不就是因為他們本質是邪惡才會用這種方式解決問題?”

只見LL笑了一笑︰“你有否想過你今天吃的肉是如何得來?”

“肉?不就是某廚子煮出來了嗎?”

“廚子的肉是從那得來?”

“獵…殺動物呀。”

“看來你已經明白我想說什麼,沒錯,所有生命為了食物,同樣是以同一種手法去獲得而來,這根本難說對錯,正義或邪惡,分別只有對誰使用。”





經過這段話發現自己以往的知識竟然大部分都是錯誤,一時間腦袋開始生痛起來,思緒混亂,完全分辨不到什麼是對,什麼是錯,誰是誰非突然找不到一個標準,就如找不到方向的指南針一樣。

這反應雖然在別人看來是過份誇張,但想深一層,自己一直受吸收到的資訊都是錯誤,只是別人安排的一切,現在的路易斯自己在否定自己的價值觀,任誰都不能一時間接受。

“到底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我已經分辨不到了。”

“不用這麼辛苦,世間本來就無分對錯。”

聽完這句時,腦開竅般把腦海中的雜念通通拋諸腦,頭再沒有生痛,而且一切平靜起來。

就在這時,路易斯身上突然凝聚起綠光。

綠光慢慢凝聚出一件盔甲,這件盔甲就和早上二人決鬥時一般,虛而不實。

不過事情還未停止,這些綠光繼續凝聚並加厚整件盔甲。





原本虛而不實的盔甲,慢慢線條開始凝實起來,綠光越積發厚。

過了一段時間,現時路易斯身上的綠光盔甲比起那個瘋子身上的盔甲還要凝實,而且還連帶著披風,腰間還有一把綠光聚成的一把劍。

“…用不用這麼誇張呀,不過想一想用了這麼多能量,能改變的事本來就不少,假如這些能量都是因為改變了路易斯命運,那他變得和原本的命運安排的道路越是不同就越是合理,不過話是這樣說,魔法世界的人變強的原因真是奇怪,真的像是隨機,過程毫無徵兆,就像開羅和愛倫一樣。”

想到這裡,然後突然想起,就連命運都是看似隨機,實為被某種不明的力量所控制起來,那他們變強的原因真是隨機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