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過招後,二人意猶未盡,第二招緊隨其後。

這次由紅橫紋魚尾猴率先進行,手上的金棒消失然後閉上雙眼再次雙手合十,面上橫紋紅光再現。

此時魚尾猴身上慢慢浮現出金光,一條一條像蛇一樣靈活的金光游走於全身,每條金光最後化成金箍分別在雙手雙腳。

再次張開雙眼,就是發動攻擊的一刻。

只見紅橫紋魚尾猴速度明顯比先前快了一截,雙腳一蹬地面,直飛向路易斯面前。





在跳躍的同時不忘從手上變出金棒,並扭身準備揮捧動作。

路易斯反應慢了一點,僅僅能在身體表面凝聚出自己的綠光戰甲然後下一瞬間就被對方盡全力的一棒擊中身軀,接著整個人被這一抽擊打至倒飛。

被擊飛的路易斯像個棒球一樣一直向後飛出,並且足足飛出十來米才停下來,地上還留下了一個小坑。

幸好他在被攻擊的一瞬間能完全的凝聚出自己的綠光戰甲,否則這一下足以讓他無法再見明天的陽光。

不過即便有著綠光戰甲的保護,他所受到的傷害還是不輕,最直面受到攻擊的肋骨應該都斷了好幾條,現在只要他每呼吸一下都會產生劇痛。





當看見自己佔有上風時,紅橫紋魚尾猴隨即做出挑釁的動作,四周的潑猴立即發出一陣陣帶有嘲笑的聲音,就好像說,這就是無毛族的實力?

苦苦爬了起身,口吐鮮血,按著心口,忍著痛道︰“想不到竟然被這些畜生看低。”

雖然口是這樣說,但卻找不出如何再戰的方式,論術式兩者不相上下,論身手卻是天與地,比無可比。

有著強大術式的同時,竟然被身體的質素有所局限發揮,早在面對LL時已經感覺到行動的重要性,現在比對身手更為敏捷的魚尾猴,差異更為突出。

眼見路易斯已經陷入困境,LL已經把手放到腰間的銀槍手柄,為射擊做好準備。





看到有此動作的路易斯不甘的道︰“我還可以。”

然而這句話只是一句氣話,他現在根本沒任何策略可言,自己最利害的術式和對方相似,同樣是凝聚在自身體表之外,屬於半加成的狀態,正因如此自己卻受制於肉身。

他不是頭腦派,現在他腦海之中唯一想得到的就是遠距離攻擊,用回自己最根本的優勢。

所謂思考不如行動,隨即他再一次發動密集式風刃,不顧自身的能量消耗,盡全力的不停發射而出。

看見對手不顧一切的狂風掃落葉的攻擊,即使身手敏捷的魚尾猴,也不得不暫避風頭。

可是魚尾猴想躲避也躲不得,因為整個場地的四周根本沒有掩護物,眼前卻一波又一波攻擊,面對基乎避無可避的攻擊,魚尾猴只能採用剛開始的方式,用金棒把有機會攻擊到自己的風刃擊毀。

雖經常提到魚尾猴的身手如何敏捷,但仍然只是猴子的程度,並非是絕對防禦,在面對這種攻擊下仍然會有走漏的機會。

慢慢的被擊中一下,兩下,五下,十下,二十下,身上的傷口一個接一個。





起初的傷口都只是刷傷皮膚,或一些無關痛癢的地方,例如手臂,背門等等。

不過慢慢的體力開始跟不上,又有失誤的情況,出現傷口的位置開始嚴重起來,有的傷至筋骨,有的什至割到大動脈附近,這時反到是魚尾猴變成下風。

然而源源不絕的攻擊就需要源源不絕的能量,這是世界的法則,無人可改變。

所以即使有著多次能量蛻變的路易斯仍然無法經得起如此的消耗,接下來的風刃攻擊,無論從密集程度方面,施放速度方面,威力方面等等都大不如前。

眼前有著如斯美好的機會,誰會白白放過呢,更不用提有著智慧的魚尾猴。

由於風刃威力大不如前加上數目變得越來越小,讓魚尾猴有機會慢慢的舉步上前,一邊擋著風刃,一邊拉近雙方距離。

這時又到路易斯那邊陷入困境,再這樣下去,只要被魚尾猴近身的話,便是自己落敗之時。





奈何自己的攻擊不能再依靠數量取勝,又沒有足夠的威力可以擊破對方防禦的手法,只能看著對方一步步的走近。

就在雙方在只有數步之遙,路易斯不知道為什麼會想起這一句話。

“雖然直線是兩點最近的距離,但你做人可不可以不要直頭直腦,試試轉彎一點,可以嗎?”

“轉彎?如何轉?”

這裡又要科普一下,魔法世界沒有婉轉一詞,所以用了轉彎。

沒錯,這句話就是某次生活點滴之間所發生的趣事,某次LL終於忍不住路易斯那剛直不阿的性格,不是說剛直不阿性格不好,只是經常他的想法太直,沒有灰色地帶,然後解決的方式只會想到用暴力,使LL感到十分困擾。

想起了這句話的路易斯嘴巴微微張開自言自語道︰“轉彎…,轉彎真的比較好嗎?”

一股靈光就像在腦中爆炸而出,想止也止不住。





整個過程他一邊想著手中仍然沒有停下手,不停使用那些微弱的風刃,稍稍拖延魚尾猴的腳步。

現在雙方只有一步之遙,路易斯已經面無血色,身上能量已經消耗完畢,剩餘的風刃都被打出。

魚尾猴已經雙手緊握金棒的末端,整個腰扭了一半,這一擊看來比剛才的還要強烈。

就在此時,飛到魚尾猴身後的風刃突然停止了前進的方向,竟然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轉彎,攻擊魚尾猴的背後。

被眼前利欲所薰陶,不知道身後的風刃正向著自己攻擊。

就在快要用金棒擊中路易斯的一刻,風刃剛好率先擊中魚尾猴的後背,以致那一棒打不中,並失去了平衡,擊倒在地上。

緊隨其後的數十道風刃,如海中的魚兒一樣找到目標的一擁而上。





風刃攻擊揚起了地上的泥土和灰塵,導致四周觀眾看不清到底內部最後如何。

過了數刻後,灰塵終於散落,視野開始清晰。

入目處,只見一人一猴倒在地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