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雙方看到自己其中一名成員已經倒地不起,有默契的先停下戰,趕緊上前看一看情況。

一人一猴躺在地上,看上去還有氣息。

單看路易斯身上的傷勢雖重但都沒有性命危險,加上有回復術式,只要沒有細菌感染就並無大礙。

然後各自帶著傷者離開,路易斯理所當然的到艾德拉處接受治療,而橫紋護法被抬到哪就不得而知。

雙方把傷者搬離場地後,很快就變回對峙的局面,現場環境再次陷入歡呼的猴叫聲中。





這次到直紋護法彈出場地。

不知何時它已經換了一身造型,這時直紋護法手執黑棒,身披殘甲。

注意上述所提及的都是實物,並非橫紋護法所使用術式造成的現象。

其實這不難發現,首先地上的發光石,並沒有因為直紋護法出現而變得閃閃發光,另一方面,這些實物會受到地心吸力所影響,雖然看不出這身裝備是什麼物質,但單靠觀察亦能看出並不輕巧。

“你看這些你用不用得上?”拿下背上的背包,並拿出自己身上所有的裝備,讓力柏選擇。





力柏一眼都看地上的裝備,或者根本沒放在眼裡,彷彿看不上這些道具,拿著自家製的巨大鐵鎚舉步上前。

留下LL一人尷尬的收回自己剛才拿出來的裝備並不滿的道︰“你們知不知道什麼叫體育精神?團隊合作?一個個只去一打一,很帥嗎?”

這次改為對方的直紋護法按捺不住,把手上的黑棒如標槍掉出,直向力柏身軀。

在黑棒在飛行過程中,被超越常人動態視力的LL看到,這棒頭尾都是不規則的形狀,如同是某部分的碎屑一樣,不過這些對戰鬥過程並不重要。

眼見黑棒向著自己刺過來,巨鎚的鎚頭打擊面這時突然崩塌了一塊下來。





這不是製造過程失誤所致,而是特意製成這樣。

原來那塊鎚面能夠變成一面盾牌,被力柏牢固的捉緊在身前。

噹的一聲。

黑棒直面撞擊盾牌。

除了在盾面留下一個細小的凹坑外,就沒做出什麼樣的損壞。

不過這一招並未完結,只見直紋護法面上的紋路發出綠光,然後一股氣流從它體內湧出,然後身體如同炮彈射出。

能感覺得到這股氣流的LL立即驚訝的問道︰“這是什麼?”

他的驚訝並不是毫無原因,以往別人施展任何的魔力(能量)或魔法(術式),沒有元素感應的他是一丁點都無法感覺得到。





不過這次不同,這股奇異的氣流竟然讓同樣在場地附近的LL都清楚感覺得到,所以他敢斷言這股氣流絕不是術式,魔法,這類型的產物。

氣流從它體內湧出,並沒有華麗十足的光芒,卻讓LL感到異常的危險。

力柏同樣沒有輕視,重心向下,紮穩馬步,準備萬全的抵擋這一擊。

只見直紋護法如炮彈般飛向力柏,單腳向前,應該是一記飛腳。

砰!

這一腳力度非同小可,把力柏連人帶盾一直向後退,使得地面留下兩條坑,連鞋底都快要磨穿。

不但如此,連捉緊盾牌的那一隻手虎口發麻生痛,而且鐵盾面都被留下一枚深深的血足印,還有一點已經被踩彎的鐵刺。





等等,血足印?

原來不知何時,原本光滑無比的盾面有著巧妙的機關,能夠在盾面生出刺來,每條尖刺都是由鐵製而成,無論機關和尖刺都能看出工匠花了多少心血製造。

然後當直紋護法再次落回地面時,不停單腳反覆的跳,眼還快要流出淚水,顯然不是普通的痛。

單腳而立,並觀察自己剛才那支飛腳腳底上的傷口,然後不停吹氣,緩減腳上的痛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