噹!

噹!噹!噹!

噹!

圓月下本應寂靜的晚上,卻傳激烈的金屬碰撞聲音。

這些聲音源頭來自戰鬥中的一人一猴。





雙方不知打了多少回合,各自疲態盡現,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額角冒汗,四肢比起剛開始時有明顯的放軟感覺,看來兩者體力差不多消耗完全。

力柏一直處於被捱打的狀態,不難明白他已經勉強支撐著身體,而直紋護法那邊雖然未受過任何一擊,但它同樣需要消耗極為專注的精神,每次看準時機攻擊破綻,加上大部分的氣力都要用在迴避和逃走,體力同樣吃不消。

這時力柏身上的鐵護具已經變形,上面有著無數被黑棒敲打出來的形狀。

正因為鐵護具變得如此,讓他感到不適,所以乾脆卸下鐵具。

只見力柏突然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全身肌肉繃緊,全身的肌肉瞬間膨脹起來。





這股力量並不簡單,竟然硬生生把身上的鐵甲爆開,雖說鐵甲已經變了形,但仍然不可看小其硬度,能單靠脹起的肌肉力破開鐵甲,這力量非同小可。

鐵護具爆開後,力柏露出了上半身,這不看還好,一看真的嚇壞人。

他身上每一寸肌膚下都有著大大小小的肌肉,本應該有肌肉的地方就比別人的要大得多,別人無法產生肌肉的地方卻長出小塊肌肉。

這身肌肉量遠遠高於正常人水平,就連身體質素比常人高出不小的LL都自愧不如。

平日從不鍛鍊身體的力柏到底哪來一身肌肉?單靠打鐵嗎?這答案暫時不太清楚,但平日的飯菜量到了哪裡就很清楚。





現在終於明白,為何他能輕而易舉的揮舞巨鎚,還要負著沈重的鐵甲,看完這身板後一切迷團終於解開。

不過同時從側面印證了LL的猜想,就是他真的和魔法世界甚至和LL原來世界的人種都不一樣。

直紋護法被對方激起了鬥志一樣,不愛輸的它面上綠光再現,鼓動起體內詭異的氣息。

這一次黑皮膚分別佈在四肢處,雙手雙腳都有黑皮膚包裹,不過最明顯的是它身上毛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褪色,啡金毛髮逐漸變成灰白色,看來這股力量同樣有代價,應該是為生命力。

直紋護法速度提升了一個層次,不停上下左右走動,看得觀眾眼睛都花白,更不用提與之對戰的力柏,拖著那沉重的巨鎚,連揮動機會都找不到。

場面又再熱血起來,只見直紋護法發了瘋一樣不停攻擊力柏,令力柏毫無還手之力。

然後力柏改變了攻擊方式,一邊用強大的肌肉力量硬接對方攻擊的同時主動進攻,想著損敵一千自損八百,可惜即使以命相併仍然無法擊中身手敏捷的直紋護法。

轟!





硬接了對方幾棒,自己卻敲中了地板。

轟!

又再次被對方有機可乘,自己再次敲中了地板。

“他還繼續用這個方式,遲早被打死了。”開羅看著如此畫面害怕的道︰“看!又被打了幾棒了,身上都一個個發紫的瘀傷了,光是從這個距離我都覺得痛了,他投降就好了堅持什麼呢?”

轟!

地面又敲出小坑來,情況極不樂觀。

直紋護法開始狂了起來,不停挑釁著對方,甚至有時還站在巨鎚的武器上,不停擺弄屁股。





接下來力柏再一次大力向著直紋護法敲下去,這時直紋護法已經摸清了力柏巨鎚的攻擊範圍,就是故意的站到邊緣位置,它與巨鎚的之間距離絕對不超過三厘米,就是那種看起來能擊中,實際上就是擊不中。

沒有氣餒的力柏再次向著直紋護法敲下去,難得有機會直紋護法當然不會放過,同樣的以差一丁點被打中的方式嘲諷對方,然而這一次它後悔了。

當巨鎚敲向地面後,突然轉動手腕,使得本該朝著地面的鎚頭轉換了方向,並對準了直紋護法,只見鎚頭由光滑的平面突然開啟出密集的洞口,並在同一時間,每一個洞口處發射箭矢。

原來巨鎚不只有一個盾牌這個機關,連鎚頭內都有絕妙的機關,可想而知這把巨鎚設計者的心思有多麼細密,能攻能守,能遠能近。

“這機關內部竟然是用弩的發射設計技巧?雖然沒了弩手把和射台失去了準繩度,卻以數量彌補回這方面的弱點,以巨鎚面作為發射器在中距離範圍內基乎必中,真是想當聰明。”當槌內機關發射出箭矢,LL一眼便能看出當中所用是什麼原理。

在這個近距離突然面對數十支突如其來的箭矢,恐怕直紋護法凶多吉少。

正當所有觀察都是這樣想的時候,直紋護法再次以全身黑皮膚之軀出現在眾人面前。

不知道是它的野獸直覺還是什麼原因,在鎚頭打開密集洞口那一瞬間,就感覺得到自己面臨十分危險的處境,所以不顧生命力的反噬,用盡生命力的力量換出全身黑皮膚,換來一絲的希望。





果然它賭對,若不是這個果斷的反應,它早已經落到黃泉之下,連苟延殘喘的機會都沒有。

然而對戰局面再一次僵持,此時雙方已經是強弩之末,剩下只餘最後一口氣。

力柏全身上下都盡是瘀血,一個個紫得快黑的傷口,連眉角流出血液阻礙視線都沒有力氣抹走,而直紋護法更是全身變成白毛,像個老者一樣,面上的皮膚都失去了應有的彈性,連黑皮膚都不能維持下去。

接下來將會是決勝負的一擊。

只見力柏搖搖欲墜的舉起了巨鎚,這個姿態就像昔日他打鐵收尾的動作。

而直紋護法那邊,只見它現時四足而立,像奧運選手一百米賽事的起跑模式,前後腳呈弓形,右手握緊黑棒,對準前方的方柏。

下一刻,直紋護法雙腳用盡全力伸出,以炮彈方式起跳,不躲不閃身,伸直黑棒直刺對方。





噹!

噹!

噹!

這是力柏心中默起的打鐵聲音,此刻的他心無雜念,根本沒有不像在戰鬥,更不像在使用最後一擊,此刻的他更像一名鑄治師,而直紋護法在他面前更像一塊頑鐵。

就在電光火石之間如炮彈般的直紋護法不知用了什麼法子,竟然能在空中瞬間變速,這一瞬間它已經飛到力柏身前,黑棒那個呈尖狀又不規則的末端已經刺入了力柏的心口。

勝負已分了?

剛產生了這個念頭之時,巨鎚那邊有所動靜。

只見被刺中的力柏沒有一絲猶豫,彷彿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然後巨鎚就敲下去直擊直紋護法。

原來被刺中的力柏竟然用兩塊強大的胸肌夾緊了那黑棒的刺擊,所以才沒有被貫穿,然後順勢以全力打擊直紋護法。

畫面到這,整個場面就吵起來,所有觀眾都熱烈的喊出來,就好像現實世界的精彩足球賽事般群情洶湧起來,看來所有人都認為這是一場世紀之戰。

場地中一人一猴就沒有任何動靜,如畫面般靜止了。

看來他們都已經全無氣力,沒法移動半分半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