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雙方首次過招的情況,兩者都沒有成功佔到便宜,一人傷了手臂,一猴傷了腳丫,算是打成平手。

認出盾牌上的機關,維迦便走到LL附近,用期待的眼神問道︰“這把盾牌上的機關是你設計的嗎?和你之前設計用來放首飾的木盒內的暗格一樣的原理哦。”

看著那雙充滿期待的眼神很不好意思的道︰“這…這…不是我的設計。”看見維迦失落的樣子再補一句︰“不過的確如你所說,這和木盒內的暗格是一樣的原理。”

聽到自己的推論部分正確後,失落的表情轉瞬即逝,開心的回應︰“我就說是,要不是當日烏斯否決了這個點子,說要用最搶眼的方式擺放首飾,不能放在烏黑的地方,我們的木盒都有暗格了。”正想離開戰鬥場地但突然想起了問題,回頭問道︰“不是你,難道是力柏自己發明的嗎?”

“可能吧。”





畫面回到被刺傷的直紋護法,只見它一臉怒氣沖沖,並且突然像發了狂般的向天怒吼,面上的直紋綠光越發光亮,體內的詭異氣流隨而增加。

這個過程中直紋護法體表外層無故長出一層黑色的皮膚,並且像有生命的蔓延起來,慢慢地蔓延到包裹整支受傷的左腳。

這層黑色皮膚非常緊貼原來的皮膚,就像超級英雄穿上了緊身衣一樣。

包裹左腳後,直紋護法像回復了傷勢一樣,瞬間還原了生龍活虎的性格,不停在原地跳上跳下,顯示自己並無大礙。

在它跳上跳下的同時,便發出金屬撞擊的聲音,顯然這黑色的皮膚有使他變硬的能力,光較聽力就能了解其堅硬程度與金屬堅硬程度不相上下,這還只是靠用聽力的情況,真實情況如何可能只有直紋護法知道。





然而上述的是大家都想得到的地方,但LL還想到更加深入之處,堅硬還不是黑皮膚最利害的地方,還有一點要留意,就是這個黑色皮膚技能不單只是硬,還是輕便,因為直紋護法完全沒有因為黑皮膚單獨在左腳而令左右不平衡。

分析再多也無補於是,一切都只能在猜想的層面。

接下來它腳挑還在地上的黑棒,一個輕巧的動作,便執起黑棒。

當執起黑棒同時,直紋護法便發起攻勢。

力柏不是假人,看見對方有所動作,自然有所回應,他單手舉鎚,如同打鐵般,準備全力敲下去。





直紋護法不傻,當然不會正面與之交鋒,幾個敏捷的身法,就完全迴避了力柏的打擊,後者連毛都摸不到前者。

相反,在幾個身法後,看準對方的破綻,用黑棒的末端刺向力柏身上。

這時力柏反應不及,一下子無法用盾牌防禦對方的攻擊,就被對方的黑棒刺到手臂處。

回顧一下,黑棒並非是單純的圓柱體,之前已經提及過,是不規則的形狀,所以末端並非為平坦,而是呈尖狀。

這一刺直紋護法感到勝利來臨,卻很快又露出失望的表情。

因為刺擊並沒有刺進肉質的感覺,反而發出乾脆的金屬聲音。

果然力柏不愧為鑄造大師,他不單只打造了巨鎚作為武器,還打造了一身護甲保護身體。

接下來的打鬥就好比遊戲內點滿力量的坦克和點滿敏捷的刺客一樣。





作為坦克的一方僅需要一擊就能打殘對方,但就是一擊都打不中。

作為刺客的一方如蚊子的不停打帶跑,看準機會偷打一下,然後立即遠離。

由於打鬥過程不停走動,慢慢的二人的戰況已經偏離了戰圈,一眾吃瓜的觀眾都要不停四處找好位置觀看這場精彩又緊湊的位置,劇情最後到底會是一擊秒殺,還是被蚊子活活咬死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