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結果無人預想得到,包括LL在內。

此時的他面上還冒著幾點汗珠,這是他因緊張而冒出的冷汗,其實就在剛才他已經準備好快要逃跑了,不過避的不是大家所想。

時間回到早一點。

就在猴老大不停做著那一連串會發光的準備動作時。

這一刻只知道要盡快結束這一場戰鬥,所以並沒有想太多,全神貫注的看著前方這隻體形巨大的猴子。





腦海不停在想,到底接下來的一擊必須要用手槍,並把子彈射到致命部位。

這時就出現很多不同的選項,肺部?心臟?頭部?

一個個的選項出現在眼前,由於不知道​黑皮膚的能耐到底有多高,所以答案基乎可以確定的就是絕不是攻擊那些被黑皮膚覆蓋的部分。

這時他精神異常集中,整個身體的肌肉都處於繃緊之下,在某一瞬間,他看到猴老大的注意力從他身上移到其他地方。

雖然不知道箇中原因,但這麼好的機會怎能放過?





就在這個情況他意外的完全進入了走馬燈的狀態,有別於他以往半啟動的狀態。

完全進入了走馬燈狀態的他,眼神突然變得冰冷,失去了焦點,面上毫無表情,冷漠得似機械人般。

這次有別於以往的新體驗,他發現自己的身體不是自己的。

這種感覺就像此刻他在駕駛艙控制著自己的身體,感覺新奇,並不陌生,反而更得心應手。

時間是不會等人,他此時根本無暇理會這種全新的感覺,只需要要最快的速度拔槍,並擊中目標。





說時遲那時快,槍已從腰間拔出來,槍口已經準確無誤的對準猴老大的頭部,手指已經按住了板機一半,子彈隨時射出。

就在這時,竟然傳來警報聲,而且還要是減至零的警報聲。

顯然這隻魚尾猴老大在這個山頭對整個世界的命運是很重要的事,它的生死應該會牽連整個命運。

但即使知道又如何,整套動作已經連貫的自動完成,想阻止也阻止不來。

在這個想像出來的駕駛艙中,無論如何控制身體不要按下去,轉身,換個動作等等都會有個延遲。

這個延遲不是因為身體變得慢,這個延遲其實就是反應速度。

換言之這具身體的現在優先在處理按下板機發射子彈的這個操作,現在輸入其他動作的資料根本未能在動作完成前覆蓋。

身在駕駛艙的自己,時間流動好像比外面肉身慢,這個按下板機發射子彈的時間,竟然還有多餘的時間嘗試這麼多無謂的東西。





眼看事而至此,準備迎來能量變成負值會遇上十面追殺之時,在這個想象出來的駕駛艙還多手多腳的按下按鈕。

這個位置控制的應該是手臂的位置,照這樣看的話這個按鈕對應的是肩骨吧?”駕駛艙內的LL自言自語的研究著。

這時他決定按下按鈕。

就在他按下按鈕的一刻,被控制的那隻手臂竟然立即脫臼,整個動作竟然比起按下半段板機還要快。

正因如此,手臂脫臼使原來瞄準的位置改變,變成擊中了猴老大的手臂,再引發接下來一連串事件。

其驚險的部分當然只有LL本人清楚,幸運的免去再一次被世界的追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