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座山的魚尾猴還在驚嚇之中,唯獨只有一隻有著不同的看法。

它就是滿身白毛的魚尾猴。

只見它即使看到槍的威力,神情仍舊平淡,並用手指指著LL,然後說了句話,現場氣氛就突然轉變起來。

整座山的猴子再次發出叫聲,與其叫作叫聲,倒不如說成歌聲比較恰當。

雖然這聲音沒有什麼旋律可言,或許因為它們並不整齊的原因,不過硬要說句讚美的話,可以用節奏感較重去形容。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在歌唱,但起碼不是迎來一場惡鬥,這對LL一行人來說是最好的結果。

接下來幾隻身形較大的雄性的魚尾猴,搬出一張石椅出來,上面有著各式各樣的水果,還有幾隻打扮過的雌性小猴子,顯然這就是猴王的寶座。

這時LL內心只有一句說話,為何我覺得這班魚尾猴的文明水平比魔法世界的人類還要高?

砰!

一聲沉悶的聲音發出。





一張與外表看起來相當沉重的石椅已經放到LL的面前,同一時間魚尾猴的歌聲停止,全場肅靜,希望全神貫注地凝望著新老大坐上寶座的一刻。

只見當事人十分不好意思的,看著石椅上的幾隻雌性小猴子,並用肢體語言說著,大慨的意思就是,你們的好意心領了,寶座還是給回你們的猴老大吧。

然而不知道是魚尾猴們不理解肢體語言,還是想強迫眼前這人要坐上寶座的原因,整座山成千上萬的眼睛都瞪著當事人,就像威脅要他上寶座一樣。

其實以魚尾猴們的智慧水平,怎會不了解那簡單的肢體語言,它們之所以裝作不知其原因不過就是它們這次行動早已得罪了那隻猴老大,自然不希望猴老大重回寶座,但它們又不想與直橫紋符號達致登峰造極的猴老大來一場戰鬥,這導致現場每隻魚尾猴巧合的同出一徹裝作不知情並用更期待的神眼看著新猴王。

情況持續了整整一分鐘,這時就顯得異常尷尬。





有句話說得好,只要你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而這個你正正是指整座山數量的魚尾猴,而別人就是LL。

面對著如此景象,露出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並執起石椅上某個像提子的水果其中一部分,表示意思意思就好了。

誰知當吃了一口那提子後,全場開始歡呼起來,然後一擁而上的推LL到石椅去。

經不起數百隻魚尾猴的推撞,最後還是被迫的坐上了那張石椅,然後負責抬起石椅的那幾隻魚尾猴再一次抬起石椅,朝著某個方向離開。

“他真好,我也想坐坐那張石椅哦,被人抬著的滋味很像貴族。”

會說這話的在LL一行人之中只有貪玩的艾達,不過還有一猴露出羨慕的眼神,那自然是寶座的原有者猴老大,它沒有仇恨只有不甘心,算是隻上道的猴子吧。

然後眾人都在後方跟著大隊前進。

行進間某人開始發牢騷︰“這一定不好坐啦,有一堆猴子的臭味,滿椅都是猴毛,不但如此,還有負責抬椅的那幾隻高矮不一的猴子,沿路上下顛簸,這比在山路坐馬車還要慘,完全不值得稀罕。”





一向觀人於微的艾德拉忍不住心中的說話︰“開羅先生,你在…妒忌嗎?。”然後甜笑了一下。

“我沒有…半點都沒有好不好…”

就在開羅為自己的言行解釋時,維迦從旁道︰“面都紅了,哈哈。”

談話間充滿著輕鬆無比的話題,完全不像剛剛經歷過一場危險的處境,或者可以這樣說,他們對某人的信賴程度遠遠高處剛才的危險處境,以致即使身陷險境而不自知,這到底是好是壞就以後才有分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