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座山的魚尾猴排成一條大隊向著某個方向前進,隊伍的正中間有一張顯眼的石椅,而石椅上被抬舉的新大王滿面無奈又尷尬的笑著,並時不時對椅下的魚尾猴揮手。

“這位小姐你好,可不可以不要用你生孩子的地方對著我,我這人怕生的。”

椅上的雌性的魚尾猴沒有理會,還在不斷搖著屁股,並不斷一巴一巴的打在LL的面上。

椅下的魚尾猴都顯得興高彩烈,有的滿嘴歡笑,嘻嘻哈哈。

有的在行進隊伍的四周樹木上,用樹枝敲打樹木發出尖脆聲音。





情況好比現代某些傳統婚禮的習俗,四處都要歡笑,還要打鑼打鼓,又像什麼樂園的花車巡遊一樣。

好不容易終於捱到目的地了,抬椅魚尾猴終於放下手上的石椅,讓新的猴大王下來。

手背擦一擦額上的汗珠,發句牢騷道︰“呼!這種場面真不適合我這種為人低調的人,寧願再和猴老大大戰三百回合都不願再來一場巡遊。”

說話的同時無論是歡歌熱舞的魚尾猴,抬椅魚尾猴,生娃魚尾猴都逐漸散去,只剩下白毛魚尾猴,和LL一行人。

眼前出現的應該是魚尾猴山中的某個山洞,巧合的是,竟然與虛擬螢幕所指示的位置越來越接近,這也是為什麼LL不中途棄椅潛逃的原因之一。





本來已經是深夜時分,當眾人進入山洞環境更加漆黑。

在眼睛還未適應山洞內漆黑的環境時,就在這時,一直在後方的那隻全身白毛魚尾猴突然在寧靜的山洞內打了一個響指,使山洞周圍的發光石開始發光,這還未完,響指聲音之大在山洞內產生無數的回音,聲響所過之處的發光石便一排一排的慢慢發亮起來。

在最後背著仍然失去意識的路易斯,以緩慢步伐跟上的開羅,所以和白毛魚尾猴距離最近,他擦了擦眼睛道︰“是我看錯了嗎?你們剛才有看到那隻全身都是白毛在半空中飄浮嗎?這是不是術式的一種?還是和黑皮膚有關?喂你們等等我好不好。”

其他人這時被另一樣東西所吸引,完全沒有理會開羅的說話。

那吸引眾人的便是山洞中的石壁畫。





石壁上的畫被歲月的摧殘,已經變得模糊不清,使用的顏料沒怎麼褪,反倒是石壁因風化而剝落,害得一張張畫都七零八落。

根本無法透過畫像去了解到底以前發生過什麼一回事。

咔嚓!

聲音伴隨閃光。

同時幾位少女都突然擺出不同的姿態。

“這次我想這樣畫。”

“不,我到現在還沒試個單人的畫呀。”

“你們別當我還有很多雷好不好,我這個道具已經不能隨便浪費雷元素呀。”





上述的對話好像很奇怪,其目的當然是還魔法世界的人容易理解。

例如照片,他容易的解釋就是很快的畫畫,對魔法世界來說反而沒什麼稀奇。

而手機的電,為了更讓他們所理解,就用了雷元素。

“果然無論那個時代的女性都好,都是逃不過拍照的吸引力。”

“你別停下手好不好,一會我覺得不好看的話要再影十張。”艾達生氣的道。

在後方辛苦拖著路易斯的開羅,終於追上大隊喘著氣道︰“你們可以有點同情心,幫一幫手,不用多,真的不用多,用你們擺姿態的力氣,抬一抬我身後的重擔呢。”見無人理會他便再大喊前方獨自走最前的力柏︰“那個滿身都是肉的,幫幫手很難嗎?我不是下人好不好,喂,給點回應好嗎?”

“你有氣力說話,不如把氣力留來搬就好了。”維迦難得調皮道。





果然在照片的魅力下,即使平時個性較馴良的都會開始扭曲。

“我不想在畫身後這個石頭,那邊有個宮殿,和教堂都有那份莊嚴的氣氛,可以幫我畫那邊的嗎?”艾德拉溫柔的聲線,眼神卻在說,你試一下說不,我絕不讓你看到明天的太陽。

咔嚓!

又影了張相片。

“好了好了。”

“快給我看看。”仔細的看完整像相片後︰“這次還可以吧,記得下次把盒子抬高一點,把我的人拉長一點會更好。”然後開心的離去。

“你呢,選好那張壁畫了嗎?”

只見伊莉絲猶豫不定,想了一段時間,終於在一幅一個黑影面對眾多黑影的壁畫面前停下道︰“我選這張吧。”





雖然不知為什麼會選這種完全沒有藝術可言的畫面前留下,明明旁邊有馬有龍,又有精良的武器,更有之前艾德拉所影的宮殿這麼氣派的壁畫,不過既然是她喜歡的,就不太過問什麼,拍下來就好。

拍攝旅程終於在洞口的尾端結束。

眼前一張大大的壁畫,毫無疑問是保管得最好,這是一張猴子的畫像,身披戰甲,插著幾面旗子,威風八面,身上還有一串串直紋橫紋的圖案。

這時突然一陣熟悉感,好像在哪看過。

“哦?這不就是魚尾猴所用術式變出來金猴子的原形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