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被紅圈包圍著的中控台的表面沒有任何按鈕,就似是告訴別人虛擬鍵盤就是唯一使用方法。

接下來,視窗一個接一個彈出,而虛擬鍵盤自顧自的把程式輸入起來,多餘的竟是站在中控台面前的人。

稍事片刻後,視窗一個一個的關閉起來,剩下一個視窗。

眼前的視窗出現數個圓形,每一個圓形的外圍都有進度條慢慢延伸。

“終於有一個畫面我能理解,等就是了。”





才一會,其中一個圓圈進度條讀滿,突然聽到金屬開關聲音,觀察四周原來其中一格金屬質料的地板微微打開。

好奇的LL當然地被吸引過去,這時發現原來地板都有個類似安全鎖的東西已經被打開,然後一如既往的出現一個個分析視窗。

本來想著都看不明白,就不停撥走一個個視窗,不要檔著眼前的視線,直到畫面出現一個熟悉的畫面,才停下了手。

這個畫面就是打開過無數次的棒形圖。

根據棒形圖所示,某個棒形圖的棒條延伸了一條虛線。





如果沒有估計錯誤,這條虛線所指的就是將會回復的能量,而作為補充棒條能源的能量就是在這個金屬地板之下。

當走近到達金屬地板後,發現有個小把手突地而出。

把小把手拉出,一個若人等身的架出現在面前,而這個架內裝滿著一個個金屬鑵。

整個架內有數十多個同等的金屬鑵,但只剩數個發光,其餘都是暗淡無光,顯然當中的能量同樣所剩無幾。

進度條一個個讀滿,同樣的發出金屬聲音,原來整個區域都是放滿能量金屬鑵,或者應該這樣說,這裡根本上是這個建築物的能源室。





一般而言,在魔法世界要拿走任何一件東西,代表著屏息障棒形圖上的能量或多或少都會減少。

但奇怪的是,這一次即使他想把這個地方的能量搬空,竟然一點能量都沒有減少,所以接下腦袋想到的當然是要搬清這裡所有能源啦。

...

正當眾人發現山洞內少了一人時,開始焦急起來,就連暈倒的路易斯都醒來幫忙尋找。

這時金猴畫像突然轉了起來,內裡出了一個人︰“快過來幫忙。”

畫像走出來的人正是大家一直尋找的LL,他只有一人沒能把全部能源搬空,便從外面找人幫忙。

不過速度還是相當感人,人手始終不夠,這時就想起了自己另一個身份。

接下來當然是要濫用一下新任猴老大身份所帶來的權力,不用一會,整座山的魚尾猴就被召集而來,很快的就把整個能源室能搬空的東西都搬走。





然而問題卻多了一個,就是這些魚尾猴就是不下山,不是它們不想下山,而是出不了這座山奇怪的山,就像有道空氣牆阻隔著他們,這個情況和遊戲邊緣地區一樣。

“沒辦法了,找我的員工幫忙吧。”

接著就寫信召在望風山地的員工過來幫忙,不過訊息傳遞需時,這段日子唯有在魚尾猴山中遊歷各處。

...

貧民窟。

會出現在這裡的都是階級較低的人,例如奴隸,罪犯,窮人,一般平民基本上不會進入這種地方,更可況是貴族們。

在貴族們的眼中貧民窟那裡出身的人既骯髒又沒有文化就如同一班人形老鼠。





在沒有領主的治理下,這些地方就變成了法外之地,成為滋生罪惡的溫床。

雖然人人都不敢走進這個地方,但偏偏有一群眼光獨到的團體卻把這些地方佔據,他們就是奇士。

奇士這個稱呼不是什麼尊貴的地位,相反他們大多出身卑微,但每個人都有一定的能量(魔力)或術式(魔法)。

但在這個把榮譽看得重中之重的世界裡,他們出身成為了枷鎖,他們終身無法走出下等人的身份,縱使他們每個身懷絕技,天賦不比貴家子弟差,但外面的舞台沒有他們的位置,後來他們為了改變別人對自己的印象,改稱奇士。

他們有一定實力,卻缺少了學識,從小沒有受過教育,思想價值都源自父母和環境,而在貧民窟內只有一個法律,弱肉強食。

正因如此,有實力卻沒有做人的模樣,很容易就會被權力所腐化,如同森林的野獸一樣,最後變成一群無惡不作的黨派。

在他們的認知裡無論是殺人放火,強姦非禮,販賣人口,鼠竊狗偷,通通都是容許的,與同為魔法世界子民的價值觀格格不入。

久而久之,不少貧民窟慢慢演變成為奇士的根據地,其後更招攬各地的奇士聯合起來,成為了一個大幫派。





這番操作令各地領主又愛又恨,愛的是奇士們把原本雜亂無章的貧民窟打理得井井有條是一件好事,恨的是他們日益壯大甚至威脅到領主們的地位。

就在鍊金術士之家的成員在魚尾猴山中遊歷時。

在某城區的一個貧民窟內。

奇士們好像變成某人的出氣袋。

某個奇士的根據點內出現大量戰鬥過的痕跡,地上更有一個又一個倒地不起的奇士,每個都昏迷不醒。

鏡頭一轉,只見一名身穿白色西裝,西裝上扣著無數多的殊榮,腳下踩著一名身穿黑袍的奇士,他戰戰兢兢的跪在那人前。

傑諾斯問道︰“這個區域的奇士全都在這裡了嗎?”





那名跪著的人,此刻面色蒼白冒著冷汗,話語中斷斷續續的道︰“真的只剩數人而已,大人我沒有騙你。”

跪著的人是誰,名字就不太重要,不過他曾經有個尊貴的身份,那便是賢者學院的學生。

他本來可謂天驕之子,但是某日不知道什麼原因,性情開始出現變化,變得相同暴躁,看到誰都十分討厭。

然而在早段時間,某場決鬥賽事中竟然向已經投降的對手狠下毒手,把對手弄得半殘,這在決鬥賽事之中是不容許的。

正正這個原因,他被身邊所有人唾棄,包括原本以他為榮的父母,家族。

後來更被冠上毒雷的名聲。

接下來的日子可謂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他流落街頭,過著奴隸般的日子。

不過冥冥中有主宰,他去到了某個貧民窟,那裡正是奇士的聚集點之一,結果糊里糊塗地成為了奇士的一員。

然而成為了奇士一員後,他竟然覺得奇士的生活才是他想要的,在這裡只要有實力,可以玩的比以往好,可以食的比以往好,甚至女人都可以比以往好。

就在這時生出了既然自己回不了光的那一面,倒不如成為暗的一面,成為土皇帝並無不好。

有了這種想法後,原為賢者學院的學生,其實力在奇士之中自然是佼佼者,每次都能把任務完美地完成,受到同伴讚賞。

在短短一個月內就被奇士中的高層賞識,剛好是掌控雷元素,就分配到這個貧民窟,算某個意義上算是得到一塊領地。

這個貧民窟本來是由一名掌控雷元素的好手管治這個地方,不知道什麼原因那名奇士首領突然消失不見,連同其手下一起消失,聽聞是叛變,還有耳聞是被某仇家滅口,在奇士中這並不奇怪,甚至經常發生。

不過這些對他來說根本是無關痛癢,他只在乎找回自己應有地位。

正當一切步伐回到以往風光之時,正以為自己要過上幸福快活的日子時,竟然來了一個殺神。

身為前賢者學員出身的他,從沒見過哪個人類能同時操控火,雷,水,土,風,五種元素,即使在賢者學院被譽為接近賢者之位的那個人都沒能夠做到的事,眼前此人卻易如反掌。

而且這人術式十分奇怪,只要在他面前使出,他都會以同樣的術式攻擊回對方,而且所使出的術式都會比對方更加強大。

明明一個人能有兩三種術式都能把自己說成天之驕子,而眼前這人短短過招間已經使用了十多個術式,根本不能把他當是人。

那白色西裝點了點頭道︰“好吧,我信你。”然後便向外走。

跪著的人聽到後,面上出現歡喜之情,竟然法外開恩,感激地叩頭。

不過如果他知道接下來將會面對什麼時,他應該情願此刻被殺掉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