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回逆到較早以前。

大概在LL一行人剛到魚尾猴的棲息範圍內。

帝國首都。

若果不說,無人會認為這裡是魔法世界。

因為首都內的設施文明程度要比以往所見的翻出好幾倍。





林林種種的建築物,當中有著不同的風格,就像數個不同世紀的建築風格混合在此個區域。

還有街道上的設施同樣驚人,居然有著不同的公共設施,公園,學院,醫院,甚至公廁都有,大大小小一應俱全,好比現代社會一樣。

不單如此,地面還有人為鋪設的路面,雖然不知道鋪設路面的物料,只需知道地面被劃分得井井有條,地線分明,完全沒有混亂機會,加上平平整整,這表示有考慮到交通,運輸等問題。

不過上面所述所指的,都是流於表面,要看一個地方的文明程度,不是看建築起得有多高,也不是看交通有多方便,而是看水利。

人類對水的依賴,不言而喻,所以只要看水利工程,就能清楚了解該地方的文明程度。





不遠處正好看見有人從某個水龍頭獲得一桶水,雖然不知道箇中原理,但有一點清楚知道,那人是不會使用水術式。

若只是有水龍頭,並不足以稱奇,地面上還有疏通雨水的渠道,要知道建造地下管道需要不只有建築師,還有數學家,設計師等等,是一門高深學問,要在數個領域下統籌,相輔相成密不可分,才可能建造而成。

這與我們所認知的伊高領地文化水平完全不同,顯然有所衝突,明顯不符合邏輯,但事實卻是擺在眼前。

畫面轉變,到達一個室內,這裡雍容華貴得帶點俗氣。

一名身披斗蓬的男子,用著優雅的姿態,動也不動的乘坐著整個帝國最高規格的交通工具,浮空船。





這種船其實名過於實,雖說浮空,但其實僅僅離地不足十厘米的距離,並沒有如名字般達到預想中的飛行程度。

在帝國境內浮空船種類繁多,有大有小,就像有大貨車和私家車之別,而那名男子現時坐著的是整個帝國中最大最華麗的那一款。

這種船當然不是人人能坐,只有是那些皇親國戚,富可敵國,硬實力派等等社會地位顯赫之人才會有一席位,就連最低層的工作人員,都是出身於某某貴族的小公子。

這時再回頭看那名身披斗蓬的男子就顯得與環境格格不入,他就像整隻船上的乞丐一樣。

要知道在魔法世界的文化中,不以真面目視人的,都是那些沒有自信的人,或者是曾經犯過嚴重錯誤之人所以再沒有面目視人。

所以但凡經過斗蓬男子身邊的客人都會被這打扮而吃驚,吃驚到底為什麼這種人能出現在這種高貴地方。

貴族之間開始議論起來。

“迪尼,那人是誰?為什麼這種乞丐都可以出席這種場合?他好像從開船到現在一直坐著那個位置。”





“殊!你細聲一點,我早已經問過我的父親,他說那傢伙不是普通客人,是以特殊人物身份進入此船。”

“就連大名富可敵國尼爾家族都打探失敗嗎?還有特殊人物身份?什麼來的?”

“你竟然不知道什麼是特殊人物身份嗎?”

“好像有聽過,但是不記得了。”

“你們有所不知了,這船一般只會在節日行駛,平日是不會…”

“這個我當然知道啦,今天是五年一度的弗雷魔船拍賣會,為了記念弗雷之神的魔船曾經拯救其他神明,所以才會勞民傷財的行駛這艘浮空船,以答謝弗雷的救命之恩。”

“說得很好,不過我並不是想提及這一點,我想說的是關於這艘船的能量核心。”





“那我今次真的知道了,這艘船需要能量極為巨大,所以在沿路上不停的為其補充能量,另一方面又要控制船身的載重量,因為越重所需要的能量越多,為了減少能量消耗,就要減少人口數目,所以每走數百米就把消耗掉所有能量的人離開,換上有能量之人掌控浮空船核心,那些人員就是特殊人物了嗎?”

“你可以等我把說話就完嗎?”

“…”

“所謂特殊人物,他的職責就是保護剛才提到的浮空船核心,這些人物來自各界的精英,上一次沒記錯便是來自冒險者公會的大師人物,再上一次就是我們尼爾商會的頭馬,而今年便是他,看他不愛說話,不愛打交道,加上從打探得來的小道消息,他應該是來自賢者學院,那些自認高人一等的“驕子”。”當說到驕子二字時,說話者明顯高了幾度,明顯帶有諷刺的語調。

“賢者學院?他這麼利害的嗎?我聽說強者都有怪癖,原來是真的。”

“殊!別再說得這麼大聲,我怕我下不了這船。”

“知道了。”

其實他們這群貴族的對話全都被那名身披斗蓬的男子聽到,此刻他低著頭故作鎮定,但身體每一寸肌肉都僵硬得像石頭,而且不敢移動半分,在他的坐位之下還有幾滴還未乾透的冷汗。





這時鏡頭慢慢移到身披斗蓬男子的正前方。

嗯?

這不就是掉隊的烏斯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