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沒有突發事件到來,使整趟旅程有驚無險的到達拍賣會場,同一時間烏斯終於安定下來,一直保持著的僵硬動作此時終於可以緩緩鬆下來。

但這時未可以放下心頭大石,因為聚焦在他身上的目光從未冷卻過。

雖然已經刻意的把臉望向飛船外,但仍然吸引不少貴族的目光,他們表現出不同的目光,有的是仰慕,有的妒忌,甚至好奇,或者厭惡等等。

仰慕,妒忌自然不用多說,從外人來看,能從大名鼎鼎的賢者學院中挑出一名來負責保護這一艘浮空船,絕對不是泛泛之輩,若選中的是在座血氣方剛的貴族,當中的榮譽夠他們吹足三代,每次宴會都要說不下十次,可想而之惹來羨慕和妒忌那是自然。

好奇更加不用多說,誰都想知道這名特殊人物其真實面貌,不要以為只有少女貴族就連男性的貴族都好奇,女的自然是想嫁給能賢者,男的千萬別想歪,他們只是想把自己的姐妹介紹給對方,家族中能有個賢者學院出身的乘龍快婿,不單能鞏固自己地位,若能從奧術會爭取頭銜,提升自己的爵位不是夢。





厭惡就要提一提,某些人對這班尖子的看法,其原因十分簡單,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試想想為什麼現實生活大部分城市的寵物都不能是老虎,獅子這類動物?因為這些都具攻擊性,若某天突然在市區中發狂,一班手無寸鐵的市民面對老虎只能成為其的盤中餐,所以為了保障市民,這些動物大多都被禁止飼養。

但現在問題是那個不是別的物種,這班尖子同樣是人類,所以無法禁止,但從其他一般百性貴族眼中,他們好比猛獸,若他們發難,根本無人能阻止,這就是出現厭惡目光的原因。

不過這些目光對烏斯來說並不算是什麼東西,他不是不在意這些目光,現在根本沒暇理會這些目光,因為他怕的是被懷疑的目光。

現場上有著與自己一起長大的親戚朋友,說不認得是沒可能的吧,稍一不慎,隨時被他們揭穿真實身份。





普通冒充他人行為可以當成開個玩笑就算,但這一次冒充的是特殊人物,而且當中還包括偷取皇室通,隨時惹來殺身之禍,連幫助他的麗莎都會受到牽連,所以一直都要小心翼翼地避免被家族中人面對面的機會,直到全船貴客完全下船後才敢慢慢的離開船隻。

來到拍賣會處,這裡同樣的不是以往的頹垣敗瓦併湊而出的建築,從建築風格,使用的材質,區域的劃分,牆身的設計,甚至連地上使用的地磚都是精雕細琢,以現代人的眼光,這個建築是集藝術與數學之大乘建造而出,不輸給現代任何高樓大廈,就連出身在這裡的烏斯都看得目不暇給。

身有要事的烏斯與其他客人分道揚鑣,他要先去把需要拍賣的物品給拍賣行估價,所以去到另一邊的客房。

前台小姐看見來人身披斗篷便不禁露出不屑的眼神,但再望望其胸口位置有枚屬於賢者學院的配章立即一改面貌,和善有禮的道︰“先生,是否有貨品需要拍賣?”

烏斯並沒有出聲,只是點點頭。





“請稍等一下,我先安排獨立客廳。”只見前台小姐手忙腳亂的走出前台,並引領烏斯到特別客廳。

一般拍賣貨品的都會在前台完成,前台已經有數個鑑定師為貨品鑑定價格,而能到特別客廳鑑定只有二種原因。

一,其貨品十分貴重,連前台的鑑定師都不能定價。

二,來人身份尊貴,所以都會認為其貨品有一定的價值,即使貨品普通,但經過身份尊貴的人使用過,連帶其貨物身價都能脹上一脹。

而烏斯的情況自然是後者。

前台小姐打開獨立客廳房門,就見一名老者拿出放大鏡的鑑賞貨物。

那名老者見到前台小姐不嫌其煩道︰“你經常亂帶客人進來,這次如果客人帶過來的貨物沒有超過千萬的,你明天不用上班了。”然後看看來人竟然是一身黑斗蓬準備開罵之際看見前台小姐指指客人的胸口,這名老者突然變成和藹可親的道︰“這位客人歡迎大駕光臨,請坐。”

當看見來者就坐便問道︰“客人要拍賣是那件貨物呢?”





烏斯仍然沒有出聲,只是把木盒推到鑑定師面前。

鑑定師拿到木盒後,看見木盒上的鐵扣便遲疑起來,對於從沒看過的款式他首先用力強硬打開,無果後又對木盒輸送能量試圖理解木盒是道具的一種,經過反覆試了數遍,仍然找不到打開木盒的方式,只好面紅耳赤的推回給烏斯。

當木盒拿到烏斯手中,只見輕輕的解開鐵扣,然後再把內容物呈現到鑑定師面前。

從鑑定師的眼中,看見那一套流暢的動作解開木盒上的“鎖”,便開始對那個木盒產生興趣起來,面帶笑容等待內容物,可惜當看見內容物時原本面上的笑容顯得僵硬起來,因為他沒想過竟然與華麗扯不上半點邊的,只是普通的物品。

不敢得罪對方的道︰“這個木盒我可以放在上半場壓軸品,但內容物…算吧,一併賣出可以嗎?加上你的身份…我把它定為底價約四百萬,不知你認為合理嗎?”在說話的同時盯著前台小姐。

這時站在旁的前台小姐已經快要哭出來,平日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賢者學院出手竟然如此低下,看著眼前的客人哭笑不得,然後默默地離去。

烏斯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點了點頭然後就離開。





事情完結後,每位來客根據自己的爵位坐到自己應坐的位置,坐的位置越高代表爵位越高,而最上層甚至有數間單獨的客房,可見其高貴的身份。

身為特殊人物身份的烏斯,他的位置不高不低,剛好在高等貴族之下,低等貴族之上,對他而言這並不是無禮之舉,甚至是抬舉了他,由於在上報自己身份時,烏斯用的是一介平民身份進入賢者學院,要知道平民與貴族之間界線就如人畜之分,所以他能坐在貴族之上已經可見拍賣會對他的尊敬。

就在眾人還在觀看會場的四周並議論紛紛之時,突然會場中出現一名婀娜多姿的女性,然後四周的貴族便安靜下來。

這名女性衣著光鮮且暴露,她的身份是本次拍賣會的司儀。

“大家好,小人是本次拍賣大會司儀,露娜,就此宣佈五年一度的弗雷魔船拍賣會正式開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