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殿下,這是你的信件。”

隨從微彎身子,把信件雙手遞向坐在露台正優雅地品嚐紅茶的麗莎。

聽到有信件寄來,高興得就連一向優雅的麗莎雙眼都要冒出光來,一手拿起信件並立即打開。

“嗯…嗯,他們要去的那個地點好像是…”

然後自己走到書架拿出一張皮革,然後把它輕輕張開,原來這是一張獸皮紙,紙上的內容便是帝國中的地圖。





手指在地圖上不斷推移,然後慢慢的停在某個地方道︰“應該是這裡吧,他們去這裡做什麼呢?”

然後再次到書架拿出另一本書。

“他們去那個充滿猴子的山幹什麼呢?我也很想跟去…”邊想著鍊金術士們的刺激的旅程,邊回到房間趟在床上幻想著自己參與其中。

事後數天才發現,原來信其實還沒看完,信中的有兩頁紙,第一頁是交代眾人近況和去向,第二頁是烏斯的請求。







烏斯在某個驛站不停來回踱步。

從幾天前開始,每逄這個時間都會離開自己打理的日用店,來到這個驛站等待。

這個驛站便是國家郵務專用驛站。

自從送信以久,一直沒有收到回信,烏斯開始坐立不安,因為他不想再次拿不出半點成績。

一直以來,他沒有試過這樣的心情,以往即使失敗他總可以找到藉口安慰自己,這便是沒有術式才能,所以沒有任何成績是很正常。





然而跟隨了LL這段日子中,他發現這名不但沒有術式才能,就連半點能量都沒有的怪人,竟然一次又一次的做出別人沒法做得到的事,這時他開始反問自己,以往的失敗是否只是因為沒有盡全力呢。

心態的改變使他越發焦急,而信件仿佛就像玩弄他一樣,以往甚少會延誤的回信,偏偏這次卻慢了好幾天。

片刻過後,遠處一名信使騎著類似駝鳥的動物,背著一大袋信件,準時的來到驛站處。

看見焦急的烏斯,信使笑著道︰“不用看我背袋了,你的信在這裡,看你這幾天都在這邊等,知你急…”

收到回信的烏斯都聽完對方的說話,就自顧自的打開信封,查看內容。

信中內有一封信個一張帖,帖上封面一時間吸引著烏斯的目光,因為這帖上有隻不死鳥,這是象徵皇室的徵章。

這張帖內容大置上是從賢者學院中找名負責保護浮空船核心的特殊人物。

看到這裡的烏斯已經認為大事不妙,這和自己原來的方式完全不一樣,緊接著閱讀信上的內容。





每看一行,雙眼都會略微增大了一些,不是怕看不清內容,而是內容相當震驚,雖然每句的語氣都像是在開玩笑的,但他知道對方並不是在開玩笑。

“明明我的方案都不是這樣,為什麼會被改成這樣?”

原本烏斯是打算把首飾以麗莎公主的首飾作為商品,並以她的名義到五年舉辦一次的拍賣會進行拍賣,一來自己不用出面,二來增加貨物來源的可信性,加上對產品的信心,想著這次行動十拿九穩。

誰知公主信中提及並不想參與本次拍賣會,所以就把從皇室保管信函中邀請賢者學院的請帖偷來,並要求烏斯假扮賢者學院派出的成員,還貼心的將自己在賢者學院的扣針一同交給了烏斯,作為上船的證明。

這裡還要稍微要提及這個拍賣會特殊人物的人選每次都是抽籤所決定,而知道結果的基本上人只有三人,當中包括皇帝,舉辦拍賣會的拍賣所所長和負責抽籤的人知道,不過現在要加上麗莎和烏斯。

信中內容都有提及讓烏斯了解,基本上可以說是天衣無縫,但唯一的問題就是,他的家族尼爾商會都會參加,當然他的家族族人不會是金魚記憶,絕對會認出他。

雖然腦海中有多次出現拒絕方案,但思前想後,若再回信公主要求對方用回自己的方案,即使對方願意時間也不許可,這一來一回拍賣會都已經舉辦中,更何況麗莎這次提議已經遠遠超過開玩笑的程度,她已經幫忙了,再要求那就太過份了。





再加上這次活動完畢後,下一次機會還要等多久,自己還要認輸嗎?術式不行連膽子都不行?

這時他腦海中出現LL的樣子,他想著︰“若果是他,他會去嗎……?”

就是這樣烏斯此刻便在浮空船上。

可笑的是剛才一直對自己評頭論足的貴族中其中一名人稱尼爾家族成員的正是他的堂大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