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看到女裝衣服時顯得失落,不過很快就發現自己思考盲點。

“等等,這裡是魔法世界哦,一件女裝衣服絕對不會是普通衣服這麼簡單,更何況出自迷宮?根據我多年看漫畫的經驗,這件衣服絕不簡單,應該會是什麼仙衣,聖衣,刀槍不入那類的神品。”

一手就從眾人手中搶了過來,然後驗屍般檢察整套女裝,看看當中會否另有乾坤。

可惜整件衣服由上到下都沒有任何術式結構(魔法陣),要知道LL所得到的道具上,魔法石板,隱形斗蓬和吸血匕首,這些道具上都會刻上術式結構,而眼前這件衣服完全沒有術式結構的樣式。

還未死心的LL,立即把衣服遞到開羅面前,並要求他把能量(魔力)傳到衣服內,這裡選擇開羅自然因為他是唯一的晉升者,能量(魔力)比別人高出好幾倍。





這個要求,另當中眾人產生了莫名喜感,這明明就是一件普通的衣服,不過大家都沒把心裡話說出來,因為眼前這個男人往往做出奇怪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把他們的三觀一刷再刷。

不過即使是開羅試了數遍,仍然發動不出了什麼來,這無疑就是一件極為普通的衣服,沒有魔法,沒有刀槍不入。

當認清了事實後,忍不住的道︰“為什麼是一件普通的衣服,若是普通的衣服,誰會有人來攻略呀?”

這句話一出,大家就露出一臉不解,然後艾德拉便道︰“怎會沒人攻略呢?若沒有迷宮,衣服何來?道具何來?從聖典上這些本應是為神的恩賜,我們應該感謝神的,若不是我親眼目睹你能用鐵的材料打造傢俱…我,唉…。”

不知為什麼艾德拉越說聲浪就越低,越沒底氣,下面的內容別人已經聽不出在說什麼。





“難道聖典的內容會是錯嗎?等等,我怎能懷疑聖典的內容,那是世界的真理。”

雖然聽不到後面的內容,但聽得到前面說話的內容,並且異常震驚的問道︰“等等…你是說你們太多數的用品都是從迷宮中拿來的嗎?”

其他人聽到LL所用詞句中帶著“你們”後,便面面相覷,心裡想著︰“這傢伙是不是從石頭裡崩出來,這不是常識嗎?”但沒有人敢說出話來,就連開羅這個話癆都不好意思的。

雖然大家都沒把話說出,但從眾人的表情已經得知答案,並奇怪的問道︰“為什麼我在伊高領地這麼久,都沒有看見過迷宮呢?”

這時開羅終於忍不口的道︰“你真的好像剛出生一樣,迷宮主要分佈的位置都在帝國首都,越近越容易出現迷宮,而越遠則反之,而現在的伊高領地所在之處是帝國版圖最偏遠的位置,理所當然的看不到迷宮啦,即使偶爾會出現迷宮,都只會是白色迷宮。”





一邊聽一邊點頭,發現自己對魔法世界的世界觀嚴重不足,而且很多設定都十分奇怪。

...

“接下來,是本拍賣會上半場最後一件貨品,請大家細心留意。”然後便把蓋在貨物上的紅布揭開。

現在客人遲疑了半分,他們都是貴族,眼界自然比一般平民廣闊,在他們收藏品當中並不是沒有木盒,所以並不會因此已驚訝。

他們遲疑的原因是木盒並不是什麼需要拍賣的物品,雖然對平民來說,可能算是奢侈品,但對貴族來說並不是夢寐以求的東西,這時他們有兩個想法一是鑑定師出錯,犯糊塗了,另一個便是內容物非同小可。

然而接下來拍賣員的說法,便把上述的想法剔除了一個。

這時就連拍賣員看著手中的小抄都不禁遲疑起來,吞吞吐吐地道︰“現在就由露娜為大家介紹一下這個木盒…吧,沒錯就只是木盒的本身,並沒有其他東西了,不過若果拍賣成功的話,可獲得額外的贈品,現在底價四百萬,每口價不低於十五萬。”

這時眾人開始不滿起來,區區一個木盒居然要價四百萬,這還是底價,認定是該鑑定師出錯,犯糊塗了,不過這還未致於引來不滿的地方,因為不買即可,根本無需要鼓譟起來。





不過世界上總會有不同的想法,他們卻認為此舉是故意,故意隨便定價,誰買誰被坑,反過來說的話,就是台下的都是冤大頭來嗎?當想到此處就引來相當多的聲音。

“這個木盒要四百萬?那我家的都放在這裡賣了吧。”

“對呀,原來我是千萬富豪我現在才知道。”

“鑑定師是不是傻的,給我出來,讓我來當!”

現場環境開始失控起來,這時其他工作人員開始和拍賣員交頭接耳。

了解後便向客人道︰“相信大家和我一樣,都對這個木盒放到上半場的壓軸商品不理解,我收到通知,就讓鑑定師為大家講解一下。”

“他還有面出來見人,真有勇氣!”





接著有個年老背影緩緩慢步走向台上,這名老者正是坐在特別客廳為烏斯鑑定貨物之人。

“他眼睛都長在屁股上竟然沒有人上前參扶他一把嗎?。”

旁人聽出這句話是語帶相關直接表示鑑定師毫無眼光之意,便開始笑出來。

然而這名老者一轉身,聲音滄桑的道︰“咳…大家好,我相信我是誰應該沒有人陌生吧。”

這一下台下的人沉默了起來,並開始有有人附和道︰“馬爾大師。”

這時某些首次參加或見識淺薄之人便偷偷的問身邊知道的人,而問這個問題的人當中,剛好還是浮空船上評論烏斯的那群人。

“迪尼,誰是馬爾大師?”

迪尼便是烏斯的堂哥,此時的他在尼爾商會包間中左擁右抱,他身邊的都是女性貴族居多,雖然經常說貴族看不起平民,但能與尼爾商會結交甚至姻親,這些貴族都十分樂意。





“馬爾大師?他是拍賣會鑑定師這行業的佼佼者,他總能看出每件貨品應有的價錢,很多出土迷宮有名的貨品都曾經經他的手,發揮出其最有價值的一面。”

“看不出這個老頭原來是名人?”

“當然啦,他早已經退休了,不過聽聞這一次出山,是因為他的家族想展露一下實力。”

“馬爾大師出身哪個家族呢?”

“七大家族,胡夫。”

聽到老者出自七大家族之一的胡夫,幾名女性眼冒金光,眼神與剛才完全不同,有種想吃掉台上的老者般。

畫面回到台上的馬爾大師身上。





當看到台下有著多人附和,而不懂的人可向旁人詢問便道︰“看來可以省略自我介紹吧。”然後就看向剛才揶揄他的那個方向道︰“剛才我聽到有人說我傻,有人說我是眼睛不好,可能真的如他所說,骨頭老了,眼睛不好使了。”

剛才那名說得最狠的立即受到四周怒目,被迫的一巴一巴打在自己的臉並道︰“剛才我只是炒熱一下氣氛,是我錯,是我沒長眼,是我傻,馬爾大師請你原諒我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