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空教訓了失言小輩後,便再無深入追究。

其原因不是因為他器量高,大人不記小人過,更多的是在這個場面下再為難小輩反而會顯得自己小心眼兒,在適時給對方巴掌同樣是台上的一門大學問。

當大家沒有再對他的地位有可質疑之處時,便舉起手中的木盒道︰“剛才我聽到有某些聲音對這個木盒的價值有所懷疑,我確切明白,正如和我看到第一眼一樣。”

這句說話已經充分的表明這個雖然是木盒,但是絕對不是一般的木盒。

“大家可有見到木盒上的這個鎖?”





台下的人開始把視力集中到木盒上的鎖,而距離較遠,位置較差的客人要透過瞇起眼睛才能看清木盒的鎖。

“就容我為大家展示如何操作鎖的部分。”

專業的鑑定師果然不是普通人,僅僅看烏斯隨手的操作,就把流程記得一清二楚。

這是多年以來見識不同奇珍異寶,要記著客人的步驟,所鍛鍊出來的記憶力,並非一朝一夕就能做出來,而且還會加上自己對產品的理解能力。

當然,主要原因就是木盒上的鐵扣本來的目的就不是為了鎖著內裡的東西,只是為了不要隨便被翻開而設計出來,所以並不複雜。





很快的一套流程把木盒上的鐵扣打開,展示於大眾之下。

若果台下的觀眾是現代人,絕對嗤之以鼻,這簡單的過程要教嗎?特別嗎?

但對於魔法世界的人來說,這好比一件剛出世的新型號智能電話般,從來沒有人想過的結構,沒有人想過的形式,就此誕生出來。

其價值就非木盒這般簡單了,是變成一種劃新時代設計的產物,其潛力可以說是無可限量,而身為鑑定師的佼佼者馬爾大師自然能看中這一點,便把木盒放到上半場的壓軸產品。

現場的客人觀察力自己參差不齊,不是每個人都能想到這裡產品的價值。





在魔法世界中同樣存在鎖這個概念,但形式存在形式卻完全不同。

在這個帝國的領土上,某些高等的建築內,例如貴族大宅,金庫重地等等同樣有著鎖,不過用來鎖的物件並不是一般鎖頭,而是能量鎖,這是魔法世界人的稱呼,若用遠古書藉上所記載,全名應該是能量波紋鎖,不過文明一落千丈,波紋二字隨文明失落而消失。

其原理只要把特定的能量的傳到感應能量的位置,鎖自然會打開。

用現代人的眼光好比指紋解鎖的原理差不多。

不過這種東西當然不是普通百姓所擁有,這種能量鎖只會出現在重要的建築上,或者應該倒轉說,有能量鎖的地方才能成為重要的建築。

當然這種鎖的造法早已經失傳,才顯得格外珍貴,現在台上竟然出現新的鎖,所以若能理解木盒上鎖的價值,自然會引來一波新的熱潮。

而為什麼說得這麼重要,卻只能放到上半場的壓軸產品呢?很簡單,在魔法世界能科技落後的程度早已明瞭,要打造這樣的鎖能找誰?絕對只有會鑄造術式的人才,才能仿造,而這類會鑄造術式人才大部分都集中在某一兩個大家族當中,所以這件產品基本只有一少撮人帶來價值。

再者,鑄造術式並不是什麼物質都能鑄造,當中是有局限,而開羅來說,他只能鑄造三種,木頭,石頭和鐵,不知道是已經到達極限還是有待開發,作為有名的鑑定師自然知道,所以木盒上的鎖賣的僅僅只有概念,這就是他定價不高的原因。





等待會場上客人討論開始冷下來,然後咳了一聲,把客人焦點拉了回來︰“大家可能對其還有所懷疑,把這個木盒賣出的是這次負責保護浮空船的特殊人物,他來自賢者學院。”

“賢者學院?”

“是那個賢者學院嗎?”

台下的客人開始議端紛紛,其原因有二。

一,即使剛才一同乘坐浮空船的客人某部分不清楚誰在保護自己,或者說若不是烏斯主動說出來,很難有人知道內情,反而顯得尼爾家族消息靈通。

其二,並不是所有客人都能乘坐浮空船而來,只有某部分高層成員,貴族,皇室成員等等才有幸搭上這班豪華之旅,所以就連船上乘客都出現不知道的情況,就更不提以其他方式前來的客人。

當傳來這麼轟動的消息,場面又出現一眾討論聲音,聲浪明顯比上一輪討論還要大得多,這時馬爾大師面露笑容,看來相當滿意自己台上表現,並清楚知道開始出現了更多的競爭者。





先賣鎖的概念價值,然後再添加名人效應,單憑這兩點銷售操作行雲流水,一下子把場地鬧得沸沸騰騰,再加上適時讓台下客人討論,並在討論快要冷下來時控制全場焦點,時機拿捏得相當準確,不快不慢,一看就知道其大師之名並非虛有其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