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面被馬爾大師炒得如火如荼。

“你們聽到嗎?是賢者學院那班強者帶出來的寶物,不論那件寶物是什麼東西,單是用來收藏就已經一流呀,將來必然有升值潛力。”

旁邊聽到別人這樣喊出來時,認為對方目光太短淺,忍不住道︰“你傻嗎?單是賣個面子給對方,就已經值百萬了,這個我要定了。”

被人嗆得太兇,不甘心的回應︰“誰…誰不清楚呀,我故意不說出來,減少競爭力者呀,蠢大哥。”

在二人你爭我吵,吵得不可開交,旁邊一名年約三四十歲的面上已經暴怒得咬牙切齒。





他的身份是名門大族的西家長輩,西家是誰?就是出產鑄造術式名門之一。

此時前來正是發掘出有潛力的物品,而剛好這個木盒便是有潛力的道具。

原本他看到木盒時,就打算競拍下來,甚至在別人罵這個木盒值不值四百萬的底價時,還在一旁加鹽加醋,務求火上加油,減少競爭者,誰知馬爾大師一出場,就把他的小計打破心道︰“還是如此老奸巨猾,明明這件貨物本應只有我們和東家會競拍,現在還要故意拉什麼賢者學院,就是多說半句,害了我們兩家瞬間就多了不知多少競爭者。”

台上的馬爾大師眼見台下現時反應熱烈,就如自己所料般並心道︰“起哄得差不多了。”

“看來大家已經明白木盒的價值在那裡,現在事不而遲,有待我們的拍賣員繼續拍賣。”然後退下來將場地交回到露娜手中。





拍賣大會司儀露娜隨即上台,並宣佈拍賣開始。

還未等大會司儀再報價台下就有人喊道︰“四百五十萬!”

另一名競拍者緊隨其後,彷彿慢了一秒就慢了一輩子的道︰“四百七十萬!”

“五百萬!”

“五百七十五萬!”





“我大你個五百七十五萬!五百九十萬!”

“你大我個五百九十萬?我再加十五萬,六百零五萬!”

這二人正是剛才吵得不可開交的客人,相互以最低叫拍價疊起來,不過當大家族開始出手競爭後,便消聲匿跡,他們二人之所以停止競拍並不是怕那些大家族會找麻煩,而是帶不夠錢。

在這裡要先提一提幾百萬在魔法世界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呢?

對於整體奴隸平均,囚犯這種階級來說,他們本來就不會有任何收入,唯一的價值只有身價,這個身價還不是屬於他,是屬於他的主人。

對於整體平民平均來說,一輩子若能賺取四位數字,已經稱得上是一戶富貴人家,能吸引不少異性青睞。

對於遍遠的貴族來說,有十萬已經是整個領地的價值。

所以能拿出數百萬,絕對不是一般人,不過在這個五年一度的弗雷魔船拍賣會上,哪會有出現普通人呢?





哦!對了,除了某個敢冒充賢者學院的傢伙。

……

這時叫價已經被提到七百萬,叫價聲音頻密程度越來越低,差不多是成交價了。

馬爾大師在一旁暗暗自喜。

自喜的原因是確認了自己的眼界還寶刀未老。

所謂專業的鑑定師,就要看出一件貨物的價值所在,而通常都會先為貨物估個大約價值。

當估算了大約價值後,就會以其價值的一半放到拍賣行進行拍賣,其原因當然是為了給大家嘗嘗叫拍的樂趣,增加客人的參與感,當客人投入了這個過程,往往出手會比平日闊綽,貨品自然可以提升了價值。





換而言之在行內人眼中,只要聽到這件拍賣品底價,大約就摸得到鑑定師的估價。

在馬爾的鑑定師生涯中,可謂眼光獨到,從沒超過估價的上下一成,所以得到了鑑定大師的稱號。

沉醉自己一生的佳績中,場地內突然有人喊出︰“七百六十萬!”

馬爾大師閉著雙眼,點了點頭,彷彿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這樣就對了,下一個叫價的便是最後成交價了。”

果不其然,接下來便有人大喊道︰“八百萬!”

八百萬如雷貫耳,彷彿一錘定音般,整個會場瞬間鴉雀無聲。

露娜等了片刻後,沒有人緊接叫價,便嗌道。

“八百萬!一次。”





​“八百萬!兩次。”

​“八百萬!三次。”

​“八百萬!成…”

接著某一間獨立客房,傳出一名女性聲音,其語氣帶著玩味語調,就如整個會場都是她的玩具一樣。

​“我想問一問馬爾大師,此木盒附贈的東西好像未介紹過,是什麼名堂呢?”

在快要成交,在自己美滿的成績加上一筆時,突然被某人阻止,任誰都無法接受,一臉死人臉的看過去聲音源頭。

誰知這一看不得了,那邊正是皇族所用的獨立房間,面上表情瞬息萬變,變成一張人畜無害的笑容,生硬得像石頭道︰“既然殿下想了解,就由奴才為你介紹一下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