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點了點頭的烏斯就開始後悔,因為他基本上都把心思放到木盒設計上。

要說最清楚的事實莫過於這次所出售的首飾是放在頭上。

對其他資料可謂一知半解,無論是製造過程及使用方法,都只有聽說過並沒有了解,更加沒有親身嘗試過,所以一時間他不知如何是好,更不知所謂使用是什麼使用。

騎虎難下!

既然頭已經點下,如果這時打退堂鼓,豈不是斷了自己財路?





要知道這次準備的貨物不是只有一件,是有足足五件,以這次拍賣的目的就是為了制定價格的先頭部隊。 

其原理就等同某一幅畫以高價賣出後,那幅畫的作者其後所有作品的價值都會有相應的提升。

所以只要這次能打好基礎,接下來的其他貨物就有相應的價值,不過機遇伴隨危險,同樣地只要這次表現失利,無法打響名堂,甚至令人覺得只是路邊攤的款式,那其他的貨品都只能變成下價貨。

對於烏斯來說,這是他邁向成功之路的第一步,同時有可能成為斷送末來的一步,自然不敢有半點怠慢。

腦內的記憶像書頁不停翻開。





有這類首飾的記憶⋯

記憶畫面回到第一件成品。

地點在鍊金術之家。

烏斯這日如常地出現在鍊金術之家,這已經是他每天的習慣,就連自己的日用店都沒有時間監察,都要擠出時間去一趟。

當然是因為他發現這樣充滿著各種商機的味道。





每逄看到這裡每一件物件,都是如此的實用,而且成本不高,材料又源源不絕,根本就是一個大商機。

可惜每當想提出某件物品想用來作商品時,都會被LL拒絕,還用一些小孩子都不會相信的理由拒絕自己。

雖然他不甘心,但沒有因此而遷怒於對方,生意總不可能事事順意,這是他多年來的經驗所得。

這一天,他剛到達鍊金術之家,就見LL滿意的看著手上一件奇形怪狀的物件,在他腦中找不到相對應的物件。

本著這一次可能談得成功的宗旨,一如以往上前問道︰“​這是什麼東西,這麼奇怪的,有什麼作用,用什麼材料製造,製造的方法是什麼,製造一件需時多久…?”等等一連串問題。

對方明顯已經習慣了對方的詢問方式,坐在辦公室的坐位,淡淡的道︰“​髮飾…”

其實對方有認真回答他的問題,但是當他聽到髮飾二字時,思緒已經飄到其他地方去。

他第一步就在想,這是髮飾?這能稱為髮飾嗎?誰會把這種不起眼的髮飾掛在頭上,那不如不帶吧。





不過很快就冷靜下來,因為他深知眼前這個人所造出來的東西都不是凡品,總會有個人之處,不能以一般的目光看待,然後就問道︰“​這個髮…髮飾,除了放在頭髮上,還有其他用處嗎?”

這時對方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自己,就如同在說,這麼白癡的問題都能問出還是趕快投胎比較好一樣,然後輕笑了一聲回答︰“沒有。”

感覺到對方詭異的視線,烏斯頓時面紅耳赤,發現自己剛才所問的問題到底有多麼的愚蠢。

不是不是,我不是要回憶這些…

畫面又變成書頁般飛快的往外翻。

一直翻到記憶中再次出現那件髮飾的情節。

這日他同樣身處於鍊金術之家,想著這次已經準備了數日,自覺已經天衣無縫的計劃絕對能吸引LL做生意。





但奇怪的是這天鍊金術之家竟然空無一人,按道理LL應該常駐在這裡才對呀,帶著這份疑惑便離開鍊金術之家外出四處尋找。

終於在不遠處的一個湖邊聽到有女孩的歡笑聲,他就知道自己找對了地方,在這個人煙稀少的地方出現的女孩只會是那個快要未落的貴族,伊高家的孤兒。

貴為七大族之一的伊高家女孩,竟然沒有萬千寵愛在一身,還自幼失去雙親。

據他所知她的那兩名雙親曾經在帝國十分有名,在戰火連間,打出銀色雙翼的美名。

後來當帝國統一後,帝國就禁止發動戰爭去侵占領域,但有狼子野心的人類就怎會因一句就停止呢?

雖然帝國每次都會派軍隊鎮壓挑事的一方,但貴族們當發現自己能夠持著不被戰爭侵占領域,就開始肆無忌憚,反正誰發動戰鬥就誰先被鎮壓 

很快就意識到戰爭帶來了約束力並且還有競爭力,不知誰人提供了意見,最後便成立了奧術會。

奧術會如同現代社會的奧運會,主要是讓有能力者參與發揮所長,當中要說兩者不同的就是要賭上領地,並且每年都必須要參加,若果不參加同樣需要割讓領地或經濟上的補償。





在某次的奧術會中,愛倫的父親受了重傷,其後更重傷而亡,遺留下了愛倫的母親,與還在母親肚子中的愛倫。

愛倫母親因此事傷心欲絕,終日病臥在床上,直到產下愛倫後,便難產而死,只剩下愛倫一人。

失去了伊高家的主力,其家臣在後來的奧術會都敗得一塌糊塗,領地不斷減少,最後只剩下這個偏遠的地區。

我不是要回憶這裡呀!

時間向前移一點。

就見LL與伊莉絲在忙著照顧愛倫。

烏斯當然不是有什麼偷窺的癖好,更不想在這個時間點打擾對方,既然要談生意就應選擇在對的時間。





本打算離開時,就發現LL突然從口袋拿出當日的髮飾送給伊莉絲。

就在這時聽到附近有聲音。

原來在不遠處,維迦和艾達在草叢邊偷看,二人身後的艾德拉在旁邊道德的轉向了身子,表示自身清白。

烏斯發現她們三人時,她們三人也同時發現了烏斯,便立即壓低他的身子,並做了個手勢示意他不要發出聲音。

這時烏斯終於反應過來,原來這些丫頭都有偷窺的癖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