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壓著身子的烏斯明知故問的問道︰“你們在偷看他們嗎?有什麼好偷看?”

“艾德拉說,LL最近總是偷偷摸摸的,好像有什麼秘密一樣。”

“這是因為你們女子經常胡思亂想。”

“烏斯,你這樣說就不對啦。”維迦忍不住插嘴道。

“對呀對呀,你知道嗎?艾德拉看人很準的,什麼事都逃不過她的法眼。”





在二對一的情況下,烏斯知道再怎樣說下去,自己絕對佔不了半點便宜,只好順著他們,並一同偷看。

“看吧看吧,果然真的有東西送給伊莉絲,難怪今天總有事情給我們做,原來是打算支開我們,別阻礙他們二人世界。”艾達不滿的看著。

“那個是什麼來? 黑溜溜的。”維迦看著那件髮飾。

“那個?我記得前些日子他曾經說過,好像是髮飾來的。”烏斯一臉了解的道。

一旁的艾德拉聽到髮飾,雖然身子並沒有轉動,但雙耳已經豎了起來,看來女性對飾品的需求,是不劃分任何時代。





見眾人開始好奇,烏斯便開始介紹那個髮飾,並加入很多心底話,內容當然是對這件髮飾的不滿之處。

正當他說得興高采烈之時,聲浪變得越來越大,這時突然就被緊張的艾達用手蓋著他的口,並壓下聲線,嚴重的警告道︰“殊,別這麼大聲,會被他發現呀!”。

烏斯不以為然,認為根本沒有可能的道: “這個距離怎會被聽到聲音呀?”

“你別說這樣說,我認為他的耳朵比小小兔的更加靈敏,即使在很遠…很遠的聲音都能聽得到呀!”。艾達很想表達有多遠卻因詞窮,只好連續說多個很遠表達很遠的距離。

而對方並沒有因此信服,反而更想放下狠話︰“我才不信,若果他這裡都能⋯”





“別說出來了,因為這樣容易被打臉的。”就在烏斯正要發下恨話時,突然從旁出現另一把男聲道。

這把聲音一出,眾人便知道出自LL,因為那怪裡怪氣的腔調,加上那些怎樣聽都不像本地人能發出的音節,如此好辨認的這世上應該沒有幾個人。

由於偷竊被發現,眾人一時間都反應不及,就像畫面被靜止一樣。

“你們看很久了吧?”

“我們只是在這逛街,剛好撞到烏斯,他好像有事找你,那我們三人就不打擾你們了,再見。”艾達立即找人背黑鍋,然後準備逃脫。

“這麼巧合嗎?那就不如留下來了吧。”

...

終於在一場鬧劇後,大家回到鍊金術士之家。





“你們不是很想看的嗎?”

其他人好奇的點點頭,只有烏斯不抱任何期待。

只見LL拿著那個髮飾,很簡單幫助伊莉絲紮了一個馬尾,然後道︰“我見你每天在打掃時,頭髮都阻礙著你,所以用這個髮飾把頭髮紮起來,方便行動。”

這時伊莉絲面紅耳赤的低下頭接受對方為自己紮馬尾。

在魔法世界中,女性大多都是長頭髮,但沒有什麼方式去束起,所以十分不方便。

當看到完成品時,幾位女性就生出妒忌之心,本以為一方美人的伊莉絲已經無法再漂亮。

但事實卻是把頭髮束成馬尾後,更顯整齊,更有活力,在外表上又添上了幾分,試問那有女生能不妒忌呢?





畫面突然靜止不動,因為這是烏斯中的回憶,他已經找到他需要的片段。

對了,我要回憶就是這個!

當回憶了使用方式時,便走到拍賣台。

剛好看見收拾包袱的前台小姐,這名前台小姐就是把烏斯引見馬爾大師的那一位,烏斯沒有說話,仍然保持神秘感,又可能是怕被尼爾家族的族人認出,所以只是用手指了指,並示意她上台。

若果這裡是別的地方,這名前台小姐可能不會理會,但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每個人都是大官貴族,沒有一個能隨便開玩笑的,所以即使他對烏斯有強烈不滿的感覺仍不敢表露出來,並聽從指示來到台上。

這名前台小姐,沒有什麼出眾的相貌,但並不醜陋,就是一個簡單的普通人。

“到底是在搞什麼呀?還有什麼使用方法,我想他必定是在故弄玄虛!”

“我同意。”





接著只見烏斯從回憶中模仿著LL把頭髮的後背部梳得整齊,當然是以手代梳啦。

在整的過程,慢慢開始出現變化。

那名前台小姐雖然沒有美麗的外表,但紮起了馬尾後,讓人看起來朝氣蓬勃,青春靚麗,完美地突顯出前台小姐青春活潑的優勢。

這裡要稍稍說一說,烏斯不是知道那類人適合這種紮法,只是剛好找個認識的而已,好死不死,又給他找到一個可以極為配合這種紮法的女性。

這時台下風向開始改變,主要是一眾男性露出了垂涎三尺的樣子,看他們飢渴的樣子恐怕差一點就想問一問前台小姐底價是什麼來。

緊接著道某名客人便問道︰“這個難道是讓人變美的道具嗎?為什麼剛剛馬爾大師不說呢?”

聽到這個質疑馬爾大師又怎會不反駁︰“這並不是任何道具的一種,不信你可以上來試一試,把你的能量輸入去。”





說出答案後,大家就不敢繼續延伸話題,怕的不是馬爾大師,而是七大族之一的胡夫。

這時從麗莎公主的獨立房喊出一聲︰“八百五十萬!”

一時間大家就反應過來,拍賣要再開始了。

這時不論先前有否叫價的都開始想競爭起來,因為原本以後只是單單一個木盒,一個賢者學院的人情,但現在有讓女性變美的物件,誰不想自己女伴更漂亮?

“八百九十萬!”

“九百七十萬!”

“一千萬!”

一眾色相出現在眾多男性的面上,並希望搶得這種物件,果然這些錢就是樂得花。

而馬爾大師每聽到有人叫價,臉上就苦不堪言,他沒想過只是這樣的操作就能讓女性美提升了幾分,現在他心裡在想,到底是那件物品神奇還是這名出身賢者學院的神秘人神奇,不過怎麼樣也好,他那完美的成績單上破處般出現了一大筆紅筆了。

正當大家以為叫價止在一千萬時。

有女聲大喊︰“一千五百萬!”這名叫價的女子正是剛才說麗莎壞話的肥女子。

現場客人嘩然四聲,敢一口氣加五百萬看來勢在必得。

她身邊的好友瘦女子便道︰“你瘋了嗎?一千五百萬?你把你家一半領地賣出去嗎?”

“我早想試試成為萬人迷,當我成為萬人迷時,那些所謂的貴族自然會為了討好我送我更多的禮物,只賺不賠呀姊妹。”

“但是…”

“一千五百萬!一次!”

“一千五百萬!兩次!”

“一千五百萬!三次!”

“一千五百萬!成…”

“但是…我出一千六百萬。”一直在但是的瘦女子在這時忍不住心裡的惡魔,那個女子不想成為萬人迷?別說那種萬千寵愛在一身的感覺,往日其他男性看到自己盡是一臉嫌棄,只有爵位比自己低的才會對自己阿諛奉承,雖然口中盡是對自己的讚美,但瘦女子雖醜並不是傻,她自然知道這是恭維說話,所以同樣想得到寵愛,最後決定與好友競爭。

一旁的肥女子就憤怒起來︰“你背叛我?”然後大喊︰“一千七百萬!”

“那有什麼背叛不背叛,這是公平競爭呀!”然後大喊︰“一千八百萬!”

“你再加價我們就絕交!”然後大喊︰“一千九百萬!”

“你不加價我怎會加呢?”然後大喊︰“二千萬!”

“還我送給你的那件衣服!”

“你手帶著的是我送你的手鏈!”

二人先是口角計先而口角,繼而動武,初時只是你推我撞,後來演變成更激烈的互扯頭髮,直至其他人喊價才暫停。

其他女子起初還有點顧忌,其主要原因,正是之前所說,這個髮式只有簡單的設計,並沒有顯得富貴,使人卻步。

所以就真的沒法裝出來了嗎?並不是!

相信大家都有聽過化妝的最高境界是要像沒化妝一樣。

這句說話的意思並不是指化妝品前和化妝後一樣,而是化了妝後別人看不出自己化妝了,就好像跟別人說這是我天生麗質一樣。

而這件髮飾正正帶出這一點來,如同流行句子無形的裝最為致命,這裡值得一提的便是肥女子確是有走在潮流尖端的目光,只可惜被身旁的瘦女子過河拆橋,否則早已經成為她的囊中物。

就在這時現場的女子都開始醒悟了起來,然後迎來新一輪的加價,直接把價錢抬到二千七百萬。

她們施展混身解數,力求爭取這件髮飾,有的哀求自己的男伴,有的家暴自己的男伴,當然有更多的本來已是一方的貴族,自己出錢也未嘗不可。

果然女性愛美不愛命,為了變美,不惜任何代價。

在台上的烏斯看到價格一口一口提升,不禁的拉下斗蓬擋著自己臉部,因為他不想讓人看到自己的笑容,快要忍不住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