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面所見只有一雙發軟的腳,每走過一步都會在沙石的地面留下了小坑足印。

走動的同時一滴滴汗,滴到泥土之中,伴隨著沉重的喘氣聲音。

然而宏觀的看整條路原來都佈滿一個個小坑足印,顯然這雙腳的主人已經不知第幾趟來回走這條路。

早在幾日前山賊們…不對,礦工們已經不負所拓的幫忙把那些能量罐運回到望風山地的倉庫。

不過當想叫礦工們順道運上酒店時,警報聲音如無意外的發出,看來某些酒店有著某種限制,或是有什麼外來因素影響,明明樹精能夠自出自入,為何其他人不能?





辛辛苦苦的一個人,一手拖著一個金屬架,拖上酒店。

本來整個畫面一片正常,直至畫面移到後方時LL的身後發現竟然有一支黑溜溜的棒狀物體,苦苦支撐著,若然在漫畫中那支棒絕對會加幾滴汗形容它的辛苦。

說起這支黑溜溜的棒狀物體,並不要想歪,這不是一本十八歲以上的小說,它是大家早已認識的魚尾猴所使用的黑棒武器。

當日眾人要辭別魚尾猴山,這支黑棒竟然獨腳一跳一跳的走到LL身旁,就好像要跟著離開。

但是只要不是金魚記憶的,就不會忘記,那個洞內的紅綠色粉末,別說想帶走,只是稍稍觸碰都會引來屏息障能量急速的下降,而黑棒作為魚尾猴的聖物同樣有著相同的待遇,甚至遠勝於前者,所以起初完全沒有打算帶走的念頭。





但是黑棒如何趕都趕不走,甚至像條蛇一樣,纏繞著LL的身體,害得他完全不敢下山,其他的同行者不明所以,不明白為什麼只要一離開就會發生恐怖之事,所以有的相信LL的說話,有的不相信,不過即使如此他們都願意等待。

思考了數日,LL改變了想法,原本幾日前他一直都在想如何趕走黑棒,但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不如找東西代替黑棒,這不就可以帶黑棒下山?

然後就開始利用手邊的材料,加上開羅和力柏二人合力,當打造出數十支相同形狀的鐵棒後,終於成功的偷樑換柱。

最後當帶著黑棒離開魚尾猴山時,只是略略的降低了少量能量,並沒有最初的一瞬間跌至見底,證明了LL的想法沒錯。

回到現在,黑棒從後苦苦支撐,再加上身體質素早已經不是普通人類可比,但總歸是個人類,拖著足足身體的兩倍重量走了數遍上落山,已經透支了身體的極限,最終需要分開數日進行,才能把全部能量罐運到酒店。





“呼,終於是最後一排金屬架,我散架了。”然後軟趴趴的坐在地上,看著酒店大堂內的一排排金屬架。

然後問題就來了,到底應該如何把這些能量罐放到酒店內?

環顧四周,酒店大堂仍然是那個酒店大堂,外表由始之終都無變異過,所以對“入油”的位置在哪毫無頭緒。

想著唯一的切入口還是在於鍵盤,一如以往的拿出房卡,按動房卡上的虛擬鍵盤。

要知道虛擬鍵盤上的文字,LL只看得明其中的十分之一都沒有,只能操控最基本的能量棒形圖和突如其來的地圖,還有一本類似圖鑑的物體,其他就沒有了。

現在只能見招拆招,在鍵盤上找個最能代表“入油”“能量”等等的關鍵字,應該便嘗試幾翻便能找出那方面的功能。

反正代表著“能量”的文字,應該在能量棒形圖中會出現,只要小心比對,應該不難發現相似的地方。

果不其然,在鍵盤上確是有個相應的文字,當按下去後,就彈出了選項。





選項是什麼不太清楚,但是虛擬鍵盤已經彈出虛擬螢幕,並以紅圈包圍了一排排金屬架上的能量罐。

“果然我就是天才。”

對自己一番理論以及操作,不由覺得雖然自己不是天才,但應該是凡人的極限,然後滿心歡喜的按下確定的按鈕,這個自己僅會的幾個詞之一。

當按下確定的瞬間,每個擺放金屬架的地面突然出現一個洞口,然後所有金屬架順著洞口自由落體並消失於眼前。

金屬架末入洞口後,地上的洞口一併消失,彷彿沒有存在過般。

這時心急的LL,立即打開能量棒形圖,觀察是否如昔日虛擬螢幕所展示般,能量有所提升。

果然,一個個早已見底的能量棒慢慢向上升,不過很快上升沒有持續數秒就停下,仍然處於紅色的狀態。





要用數字去表示的話,原來就是百分之一,現在大約有百分之五。

看著那提升了足足五倍“多”的能量,安慰自己的道︰“這次旅程…還真…不算無意義吧!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