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弗雷魔船拍賣會的各個出入口,有著一班怪人。

若不仔細留意根本無法發現他們,沒有特別的裝束亦無特別的特徵外表與常人無異,之所以稱他們為怪人是其行為極為古怪,每個都總是盯著會場的出入口。

要數最怪異的地方,就是每隔五分鐘整,這些怪人就會開始自言自語,對著空氣對話。

“A區,並沒有目標人物出入跡象。”

“B區,並沒有目標人物出入跡象。”





“C區,並沒有目標人物出入跡象。”

“D區,並沒有目標人物出入跡象。”

若問他們是誰?可能找遍整個地表都無人能夠答得到你,但唯一可以知道的是他們都是來自同一個地方,賢者學院。

從他們的對話中推斷,如無意外正在監視某個在拍賣會處的人物,或是本應該在拍賣會的人物。







拍賣成功後,烏斯第一時間到服務櫃檯進行收取交易金的動作。

“根據你的拍賣品,拍賣成交價為三千萬,拍賣會抽出部分作為服務金額,請過目。”

這位負責處理交易金的小姐,交到烏斯手上的不是現金,竟然是一張咭。

此卡質料軟硬適中,能屈能伸,表面還有一層薄膜,應該是防水防塵。

在帝國所用的貨幣並不像伊高領地那邊所用的“現金”,而是用“信用咭!”。





這張信用咭十分方便,可以存款,付款,要數不同的便是沒有信用額這個功能。

可能有人會問,魔法世界哪有現代社會的電腦?沒有電腦如何會電子記帳?沒有電子記帳如何收付款呢?

好巧不巧的是,魔法世界確是有一部類似電腦的機器,可以把其想像成為帝國的銀行庫,它能夠掌管整個帝國首都內的資金流動,而這個機器出現的原因就容後再談。

正是因為有這個信用咭,所以烏斯才敢一個人到異鄉交易,否則如何拿著一堆現金走遠路回到伊高呢?

在烏斯興奮的查看著手中信用咭內資金時,卻不知自己已經被惡狼盯上。

就在烏斯離開拍賣會場時,憤怒的馬爾大師已經想好復仇的計劃並付諸實行。

第一步他二話不說的走到拍賣會上屬於胡夫家族的獨立房間。

房間前的兩名侍衛雖然知道對方是馬爾大師,但仍然阻攔對方,這是因為馬爾大師雖然同為胡夫家族但卻只是旁支,並不是嫡系。





從那兩名侍衛角度,馬爾大師和自己家族地位相若,最多只能算是半個長輩,而相反房間中的是胡夫家族的重要人物之一,現任胡夫家族族長的次子,胡夫傑夫,所以當然的不讓後者隨意進出。

馬爾大師並沒有因此而發憤,用謙卑語氣向兩位侍衛道︰“麻煩兩位侍衛大哥向傑夫通傳一聲,有要事報告給他,是關於資金一事。”

侍衛同樣以尊敬對方的語氣道︰“麻煩馬爾大師稍等一下。”然後就敲門向房間裡面道︰“傑夫閣下,馬爾大師有關於資金一事想與你商討。”

等了一等,房間就傳來︰“讓他進來。”

剛走進胡夫傑夫所用的專用房間,只見兩名女性正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當然馬爾大師已經知道剛才為什麼需要稍事片刻,不過在這個地方並不是什麼稀奇之事,所以沒有過多的驚訝。

“馬爾,還呆在這裡做什麼?還不快說?我還有要事在身!”只見急躁的傑夫想趕快的聽完馬爾大師有關於資金一事,然後完成未完成之事。

“咳…是的,我想出一個可以解決傑夫你所有的領地急切需要資金的問題!”





聽到有辨法時雙眼一亮︰“大師…此話當真?”

原本以為馬爾大師只是來帶個建議,誰不知竟然是一臉認真提到有解決辦法,要知道他日思夜想即使想破頭都找不出其他方式,要知道若果能夠解決這個問題,能夠在父親面前呈個威風,顯示自己領導有方,家族之位就未必落入長子之中,次子同樣有逆襲的機會,因此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立即改稱對方為大師。

要知道在中世紀歐洲時期,理論上爵位都是由長子繼承,但在魔法世界中,長子觀念並沒有太過牢固,相反略為鬆動。

若眾兄弟都是平平無奇的,長子當然順理成章的成為繼承人,但假如在兄弟中有過人的實績,特別有過人之處,則有可能一舉成為繼承人。

“只是…我的計劃伴隨著一定風險,就是不知道傑夫閣下敢不敢嘗試。”

聽到風險的瞬間很快就出現失落表情,但這表情並沒有持續多久就換了驚喜︰“哦?風險…合理。”

傑夫雖然不是有大智慧的角色,但同樣並不是個傻子,當然知道世上沒有事情是不需要代價,尤其是這次的資金問題是個大問題,若能說出簡單解決反而有詐,所以即使聽到伴隨風險仍然覺得合理“還望大師指教。”

眼見對方態度軟化,馬爾大師明顯受落,面上的表情比起剛來到時被傑夫直呼其名好得多︰“你還記得剛才那件髮飾嗎?”





“當然記得,這總共拍賣出三千萬,若不是領地遇上災害,我也會競爭一下!”傑夫一邊說火氣就上來,因為他這一次完全沒有任何收穫,沒有收穫不是什麼大事,最怕就是淪為笑柄,成為其他貴族茶餘飯後的話題。

“你有想過其實那件髮飾不只一件嗎?”

“有什麼關係嗎?”

“正確情況來說的確沒有,但若然動點力…”說到這時馬爾張開手掌,並說到力字時,就緊緊握起拳頭。

“你打算用搶的嗎?”

“這不叫搶,這叫最佳的資源分配。”

“…那請問還有幾個在哪呢?”





“你已經看過了。”

帶著遲疑的眼光看向馬爾大師,思考了數秒︰“你說搶那個賢者…。”就在快要說出答案時趕快掩著自己的嘴,生怕被那些怪物聽到,並四處張望,確保沒有人來“沒可能,給我多幾個腦袋我都不敢搶那種怪物手上的東西。”一邊說一邊搖頭擺手。

“好吧,這個提議當是我的一個開玩笑吧。”說完就轉身離去。

被馬爾迫急的傑夫在對方快跨過門前時道︰“他身上還有多少個?”

沒有回頭只是輕輕一道︰“應該還有三個以上。”

“能確定嗎?”

“雖然我今天的眼光確實不怎麼樣,但是數量還是能夠看出的。”

此時傑夫心裡無比糾結︰“三個以上?那起碼值九千萬以上,即使不是所有都值三千萬,起碼有六千萬,這個數目雖然不多,但已經足夠在父親前炫耀一番了…”

“那你有什麼計劃?”

知道傑夫已經同意,馬爾就把自己的想法分享給對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