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

漆黑的夜深,一名穿著斗篷的男子身在某個城堡的外圍,背著城堡方向,喘著氣拼命的逃跑。

此刻這名男子身上有著多個細微傷口,不知道被什麼追趕著,只是一個勁的向著某個方向逃走。

知道他正在逃跑的原因是在逃走期間不時回頭看,深怕被別人發現一樣。

前方剛有有個轉角位置可作掩護,就看也不看順勢的走到轉角位置。





這個不謹慎的動作很快就使他後悔不己,就在他剛轉角位後就正好遇上幾個人影向著他這個方向前來,在這個了無人煙的地方,現在出現的都是沖他而來。

現在前無去路,後有追兵,他絕望的站在原地,動也不敢動。

從這些人影衣著應該是某些冒險者穿搭樣式,他們手中拿著發光石,為漆黑環境點亮出一條小路,期間有講有笑。

走在最前頭的一個人影向著身後跟隨自己的傢伙道︰“我事前已經在附近巡邏了幾次,發現整個城堡最適合躲藏的地方就是這個位置,若然我在城堡中突然被埋伏的話,沿著路線最有可能躲藏的位置絕對在這裡,所以我猜他一定會到這附近。”

其中一個最為矮小跟班道:“跟隨大佬絕對不會有錯!”





另一位滿面雀斑的跟班就突然問道:“大哥,你知道我們這次行動要捉的是什麼人物嗎?”

走在最前被稱大哥的人便流暢得有如背稿道︰“我剛才接到個可靠消息,領主大人剛才發佈一名變態淫賊偷看領主夫人在浴室更衣,怎麼樣呀大家?是不是一份極具正義感的差事?”

最為矮小跟班道:“大哥說得沒錯,這麼有榮譽感的事,即使沒有報酬我們都義不容辭,一會就把那個變態淫賊,打個落花流水。”

其他跟班附和道:“是呀。”

這時認為句子當中有著邏輯錯誤的雀斑跟班便問大哥:“大哥我有點事不明白。”





“什麼事?別放在心上,隨便問。”

“剛剛大哥明明有提到事先在附近巡邏,這明顯是埋伏的操作,但為什麼又說剛才收到消息去捉拿一個偷看領主大人夫人的變態淫賊?難道大哥事先估到那個變態淫賊會來城堡偷看領主夫人更衣?”

被冷不防的提問,此刻被稱為大哥的人物滿頭汗水,眼睛左右搖擺不定,整副做了虧心事的模樣心想︰“這些台詞我足足想了一整個上午還以為已經考慮周全,想不到一下子就被問到了。”

雖然經常提到魔法世界的人都很著重名譽,聲譽等等,這是社會的風氣,但同樣地樹大有枯枝,族大有乞兒,並不是所有人都是這樣的價值觀,顯然在這位大哥心目中,利益比名譽更重要,又或者在他心中,有金錢等同名譽所以他能不擇手段的爭取最多的利益,結果比過程重要。

“哈哈哈哈,若然你能明白,那我大哥的位置就是你坐啦,哈哈哈哈,我想現在差不多了,還是先集中精神守著前方吧。”然後頭都不回,走快兩步。

雀斑跟班此刻內心充滿著崇拜之情,心道:“果然能坐大哥之位就是與別不同,想到我想不到的事,這個大哥我跟定了。”

就在他們行走路途中每個還有餘力的討論接下來會遇上的事,其實從收到委託的時刻,他們便討論過接下來會出現一場惡戰,死的死傷的傷,又或者會是一場單方面的碾壓,輕鬆捉拿目標人物完成委託,但他們到死都絕對不會想到就在他們討論緊大哥如何料事如神之際,那個變態淫賊已經從他們身邊靜悄悄走過。

這班冒險者剛一轉角,某處原本空無一物的地方,突然多了一個人影,這個人影便是剛開始穿著斗篷的男子,此時的他艱辛的依靠著樹木,無力行走。





那個人影感覺到呼吸都顯得費力,掀起斗篷帽,露出一張蒼白的臉,這明顯是魔力透支的徵狀。

原來此人便是烏斯,此刻的他再沒有任何力氣。

他看著天空皎潔的月亮,就如感覺到月亮和他對著幹,心情十分糟糕。

這不能理解,正好可以摸黑行動之際,月光令漆黑的森林多了幾分視野。

沒有再埋怨月亮,看著眼前的斗蓬心想︰“做盡全力也只有一刻多…”想完後,眼前雙眼一黑,然後魔力盡失就在附近一處草叢暈倒了。

一刻在魔法世界等同現實世界的三秒,只是單位不同而已。

回到轉角位處。





正在後方趕來的追兵看到眼前的正在埋伏的冒險者。

雙方一碰面就各自準備好自己術式,準備對轟。

“等等,我們不是對手。”

雙方頭頭看向對方,拿著發光石互相照射對方。

“自己人。”

然後雙方背後的跟班終於解除了神經緊張的狀態。

當追兵的隊伍確認眼前這批冒險者是自己人立即走上前,急步繼續向前走並道︰“大家快跟著我上前追呀!”

那名大哥冒險者不解︰“放心,我們在那邊走過來,一定沒有人。”





然後追兵的隊伍的頭頭氣急敗壞道︰“這次目標有著不明的手段,他能無故原地消失,肉眼看不見而且不受任何元素感應所發現,所以他很有可能已經穿過這裡。”

“竟然有這麼神奇的術式?”

“別忘記這次的…”正要說出事實時想到四周都是外人然後就交頭接耳︰“這次的對手是那群怪物,有這種小手段不足為奇。”

然後那名冒險者確保四周沒有人偷聽後︰“你對,你對,我們還是小心為上。”

正當眾人快要走到烏絲暈倒的地方,突然有把聲音︰“你們看,那邊是不是有個人影呀?”

然後眾人立即看過去,確實有個人影一閃而至,然後兩隊人馬的頭頭立即喊道︰“快捉拿那個怪…淫賊!”

“係!”





然後所有人都向著另一個方向走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