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個城堡。

這裡有一班身穿得體服裝的大人物正在議事廳中議事,不過從他們面部表情看來情況不容樂觀。

在討論的途中突然有位忍不住氣,向著其中一位成員拍抬大罵道︰“你不是說萬無一失的嗎?真是他_的垃圾,毫無用處的廢物。”這時才得以看清正破口大罵的人,正是當日被馬爾大師說服一同搶劫的胡夫傑夫。

被罵的人是馬爾大師,此刻的他沒有了昔日在拍賣場的氣焰,這當然是因為他失算了。

他低著頭,一肚子冤氣無處發洩︰“我…”





還未等馬爾解釋傑夫繼續針鋒相對的道︰“你說你要時間,我沒有給你嗎?”

“給了…”

“你說你要人手,我沒有給你嗎?”

“給了…”

“你說你要佈局,我沒有給你嗎?”





“給了…”

“那你說現在人呢?他在哪?時間給你了,人手給你了,佈局給你了,竟然都是失敗?你能說說什麼原因嗎?”

“…”

眼見馬爾不作聲,傑夫更走出議事廳的坐位,走到馬爾所設下的陷阱前,指著道︰“這些陷阱有用到嗎?”然後又指著四周的人道︰“那些人有用到嗎?”

過程中馬爾還是不敢說出一句話來,他錯愕的思考著整件事,因為從對方進到他的佈局後就沒有一件事情如他所料。





在拍賣會結束後,馬爾大師滿腦子就想著報復,報復那個在他鑑定師生涯中唯一留下污點的人。

他看到烏斯手頭上有著幾個相同的木盒。

作為同樣是商人的他,很容易就摸清了烏斯的想法。

理解到為什麼烏斯沒有一次過在拍賣會上同時賣出五個木盒,反而藏東藏西的,不就是為了想找個賣家高價賣出。

所以他在接下來就開始準備佈局,他故意到處不停發放消息。

消息的內容是某個領主的妻子自從去了弗雷拍賣會後,對那個會讓女子氣質提升的首飾朝思暮想,甚至還因此食慾不振,後來更倒病在床。

當然馬爾不是隨便選擇領主,他所選的領主,在社會中人人皆知的愛妻號,曾經因為妻子希望得到一顆石頭,竟然割讓出領地的一半,此舉曾經惹來一時笑話。

當然後來這名領主,很快就面臨經濟的危機,後得到馬爾的指點後,死灰復燃,領地比買石頭前更大,因此今次馬爾大師要求幫助,這名貴族沒有絲毫拒絕之意,完全配合馬爾的行動,在領地四處張貼收購那個首飾,並聲稱重酬。





這還只是馬爾的第一步,然後他就開始佈下天羅地網。

動用了所有關係網,東借西湊的借來一件件道具,當中有陷阱,又有機關,更有殺傷力大的道具,通通安置到貴族的城堡之中,在外人的角度,這一次絕對能夠甕中捉鼈。

即使如此,馬爾仍未覺得安全,還有不足之處,擔心有漏網之魚可能。

人生閱歷較多,與年輕之輩不同,萬事都要走在穩而不是走險,儘管旁人都認為這次計劃已經有十拿九穩之勢。

賢者學院的威名使得馬爾沒有絲毫鬆懈,更要求加派人手,不論當地冒險者公會也好,商會人脈也好,總之能用的通通一個不漏找出來,然後再安排一個的名義,這個名義可以是捉拿反抗軍,可以是捉拿淫賊,這些不是重點,最重要是可以吸引更多人前來幫助,在城堡附近形成一個包圍網陣。

果然單單用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名義都可以吸引一班志願者幫忙。

最後在一切的安排妥當下,在同日某貴族高價收購的消息便傳到烏斯的耳邊。





得知消息的烏斯雖然起初有疑,但經過多次查詢,都發現這個貴族的確有過千金換一笑的事跡,街知巷聞,就認為訊息可信度高,就決定挺而走險。

富貴險中求用來形容此刻烏斯心情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烏斯進入到該領地時,已經有無數線眼報告給在城堡中的馬爾大師。

此時此刻的馬爾大師仍然高高在上,大家有目共睹的馬爾大師的佈局都表示深深佩服,那個懵然不知怪物一步步走入陷阱當中。

值得一提是,這裡不是表達烏斯太笨沒能察覺這個是陷阱,始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別人用了這麼長時間佈局,到這個地步也只能認裁。

不出所料,當地領主很快便接到烏斯的信函,內容自然提到首飾的交易。

收到領主回覆,烏斯不疑有詐,在信中提到的交易日便到達這個為專門為他準備好的甕。

交易當日,馬爾大師一早特意四處檢察,要達到萬無一失,接下來絕對是一場大惡戰,不過一想到戰後的成果,即使辛苦也總算是值得。





當這個胸口掛著賢者學院徽章的怪物來到當地領主的城堡時,所有人已經各就各位,準備接下來與聞名而久的怪物大戰一場。
已有 0 人追稿